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精神

兵团精神

不忘诗人郭小川

作者:刘伟林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1-28

不忘诗人郭小川

 

郭小川(资料图片)。据本报资料库

  翻开历史的扉页,三师四十六团这个曾经的沙漠腹地,经过几代兵团人努力,如今成为一个现代生活气息浓郁的小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无论是过去的其克里克还是如今的四十六团,都未曾忘记,著名诗人郭小川和他的诗《在大沙漠中间》留在了这里,也留下了一段珍贵的史料。

  郭小川是我国文学界一位富有才华的诗人。1963年11月,郭小川与贺敬之、柯岩一行到四十六团采风考察,用激情书写四十六团这个英雄辈出的团场,用满腔热忱讴歌兵团人热爱祖国、无私奉献的可贵品质。

  与兵团结缘

  郭小川与兵团结缘于抗日战争初期。1937年9月,抗日烽火已燃遍华北平原,郭小川等一批青年学生怀着一腔爱国之心在八路军驻晋办事处报名参军,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郭小川一直工作、战斗在三五九旅。他先在旅部“奋斗剧社”工作,后调往宣传科任宣传干事、政治教员,再调司令部任机要秘书,在王震旅长的直接领导下工作,直到1941年1月,郭小川经部队领导批准调到延安,成为国内有影响的著名诗人。

  1963年7月,王震邀请时任《人民日报》特约记者的郭小川和妻子杜惠以及诗人贺敬之、柯岩夫妇等一起到新疆进行为期半年的参观、访问。

  1963年11月4日,郭小川和贺敬之、柯岩夫妇在时任农一师(现一师)政治部副主任马增智、时任农一师(现一师)第四管理处团委副书记马定远的陪同下,从阿克苏出发来到昆仑山脚下的农一师第四管理处(简称“四管处”)喀什垦区。他们参观了喀什。行走在喀什热闹、繁荣的商业街,目睹着物资丰富的百货商店、精神饱满的农牧民,观看了喀什地区文工团精彩的歌舞、器乐演出,郭小川不禁感慨道:

  不走南疆,不知新疆如此天高地广;不到喀什,不知新疆如此源远流长……(《喀什一条街》)

  1963年11月8日,诗人们乘坐吉普车从草湖一路颠簸到了位于麦盖提县的四管处前进三场。

  诗人们得知,位于沙漠腹地的一个叫其克里克(维吾尔语,荒滩的意思)的地方,驻扎着一个在战争中曾立过不朽功勋的连队——前进三场六连。

  其克里克是一个四处被沙漠包围的小岛,5年前,20余名军垦战士挺进这片不毛之地,住在草把子和树枝编的房屋,在沙漠里白手起家发展农业。诗人们听到军垦战士们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下还能创造出这样的英雄业绩,便要求去这个连队看看。

  其克里克之行

  吉普车当天中午到达麦盖提县城,未做停留,立即向东南沿着通往该县六公社的农村大道,直奔其克里克岔路口。

  县城离这个路口约20公里,路口距连队尚有10公里被沙丘阻隔着,吉普车无法驶入。当吉普车刚在其克里克岔路口停下,就看见沙漠不远处有一小队骆驼朝路口走来,悠悠荡荡的驼铃声,别有一番欢迎的气氛。

  骆驼队到了路口,前来迎接诗人们的军垦战士们跳下来,向客人们敬礼问候。然后喝令骆驼卧下,请客人们跨上驼背。当大家都坐稳后,骆驼便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战士们再用缰绳把它们连成一串,由一个人在前面牵着,小小的驼队便开始一摇一晃地在瀚海里移动。

  大约走了一小时之后,一片小小的绿洲出现在视野之中。嗬,其克里克到了!

  当时的前进三场六连共有98名指战员,连长陈占真、政治指导员朱顺才率领全连战士敲锣打鼓,举着红旗,像欢迎凯旋的战友一样,迎接远方来的客人。

  当作接待室的连队礼堂兼饭堂,虽然是用红柳和芦苇扎的,但墙泥抹得厚而平,再用石灰水一喷洒,显得明净淡雅,朴素整洁,桌子上再铺上新床单,摆上水壶茶杯,就很像个样子了。

  六连军垦战士和他们的家属,都把自己最好最新的衣服穿上,以示欢迎之热烈,接待之真诚。诗人在欢声笑语中访问了每个家庭和集体宿舍,对这些几乎与世隔绝的军垦战士表示了崇高的敬意与亲切的慰问。

  此时的诗人们似乎驾驭不了自己的情感,“感谢……非常地感谢你们!你们辛苦了!你们平凡得像泥土一样,但又崇高得像昆仑山一样雄伟!你们是了不起的人民英雄!”话虽不多,情感很深。至于还藏在他们胸中尚未说出的话,像叶尔羌河水一样翻腾奔涌、回旋激荡。正是这段难忘的经历、难忘的场景,让诗人诗意大发,才有了后来的《在大沙漠中间》的诗。

  诗人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连队。

  军垦情跃然纸上

  诗人们离去不久,人们很快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了郭小川发表的诗——《在大沙漠中间》。郭小川的诗中多处叙述其克里克当时的情形,如:

  “这里是名为‘进去出不来’的大沙漠,

  黑夜只听风声,白日只见云朵。

  这里是几乎没有动物的‘死亡之国’,

  大雁不敢停留,小鸟不能掠过。”

  在热情的欢迎词中,连长陈占真说:“我们这里荒僻偏远,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做客,今天你们是连队迎接的第一批尊贵的客人!”,于是诗人记住了,他写下:

  “有多少朝代呵——谁也记不得,

  我们的世界似乎没有一个人前来做客;

  有多少年月呵——谁都很难说,

  这里也从不与我们的世界办什么交涉。”

  1958年,前进三场党委在这里组建了前进三场六连,进行垦荒活动,军垦战士用坎土曼、铁锹、抬把子、柳条框、独轮车推出块块田地,主要种植冬春小麦、棉花。1960年,在国家困难时期,六连军垦战士向国家上交10万斤粮食。诗人据此写下:

  “生活在这里的兵团人啊,

  他们终年在这几千亩的土地耕作,

  只有在送公粮的时候,才实行长途跋涉,

  他们平时从不进城去买什么鲜货,

  只有在取报纸的时候,才踏过百里沙漠。”

  诗中不仅对其克里克第一代拓荒者身处的极端艰苦环境做了具体的描绘,也对军垦战士表达了由衷的敬意。

  诗人们当年走访的这个连队,发展成为如今的四十六团。如今,诗人走了,当年的亘古荒原,通过几代兵团人的努力,已经变成绿洲,变成阡陌纵横、粮棉丰收的美丽家园。

责任编辑:王玮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