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精神

兵团精神

归国博士陈宇奇和他的“军垦二代博物馆”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2-30

归国博士陈宇奇和他的“军垦二代博物馆”

 

陈宇奇在精心保养半个世纪前生产的“解放”牌电影放映机(资料片)。据本报资料库

游客在军垦二代博物馆里参观(摄于8月20日)。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丁愉 摄

一盏盏煤油灯悬挂在军垦二代博物馆的小院里(摄于8月29日)。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丁愉 摄

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老物件静静地躺在军垦二代博物馆里(摄于12月5日)。 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丁愉 摄

更多内容 请扫二维码

  ●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美惠子 徐敏

  链轨式拖拉机、“解放”牌电影放映机、“红旗”牌二八自行车、缝纫机、石磨、土坯模子……一件件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老物件,静静地躺在八师一四三团九连的一座小院里。

  初冬时节,一场小雪过后,连队的林果大道旁,“军垦二代博物馆”几个红色的大字格外醒目。推门而入,马灯、架子车、镰刀等映入眼帘,仿佛将人们带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对创始人、归国博士陈宇奇来说,这里承载着他童年的回忆,是一座兵团精神的红色基因库。

  精心收藏

  老物件诉说兵团故事

  一盏马灯,将人们的记忆带回到父辈们早出晚归辛勤工作的难忘岁月;“解放”牌35毫米电影放映机,浓缩了童年看电影的快乐时光;一张1978年的高考准考证,点燃了百万考生的信心与希望……在这座农家小院的陈列室内,展品一层摞着一层,没有精心的设计,有的只是满满的生活气息。

  “这些老物件里有各种打土块的模子,是老一辈兵团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写照;还有一把用了30多年的铁勺,铁勺四周已磨平,已然变成了一个铲子,是兵团第一代军垦人屯垦戍边、艰苦创业的象征;在文献陈列室,有一本红色经典剧本《智取威虎山》,我经常与来访者共同诵读其中的经典选段……”说起博物馆里的老物件,陈宇奇的话语中充满了身为兵团人的骄傲。

  美国归侨博士、侨联海外顾问、海外高层次人才,这些都是陈宇奇的头衔,但62岁的陈宇奇最爱“兵二代”这个身份。

  “兵团是我的根、我的魂,一开始开办军垦二代博物馆,源于对家乡的眷恋。现在,我更希望人们从这里得到精神上的滋养。”陈宇奇说。

  “身为兵团人的后代,我有责任将兵团精神传承下去,将兵团文化延续下去。”他深情地说。

  这座军垦二代博物馆设有农工家庭陈列室、农耕文化陈列室、基层连部陈列室、毛泽东思想文献陈列室、改革开放与新时代陈列室及青少年科普教育陈列室等,展陈丰富,内容繁多。

  在博物馆的前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石磨,这是陈宇奇专门请人从南泥湾拉来的。石磨重逾千斤,运输过来十分困难,让陈宇奇费了很大的劲。他笑着说:“也许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石磨,但它是一个诞生在南泥湾的石磨,其中蕴含的意义非凡,南泥湾是我们兵团精神的渊源。”

  走进院落,一盏盏各式马灯挂满了院子。“‘挑灯夜战’是我们兵团人开荒造田艰苦创业的难忘记忆,马灯串联起屯垦岁月的琐碎和繁杂。”陈宇奇说道,让他印象最深的是连队伙房前的马灯。白天,连队空无一人,百十个人天不亮就去开荒劳作了;夜里,伙房前马灯下人声鼎沸,笑语阵阵。连队文书将马灯做成一个大红灯笼,红纸每天一换,纸上写着当天的开荒成绩、好人好事等。满身尘土的军垦战士们围着红灯笼边吃边看,大声议论,或赞誉,或挑战,或喜气洋洋,或暗下决心。马灯下,有太多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徜徉在陈宇奇的“桃源世界”,看着满屋子的老物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家国情愫在胸中荡漾。

  陈宇奇希望,这个小小的私人“军垦二代博物馆”能将更多人带回那火红的岁月中……

  不忘家乡

  种下感恩的种子

  1959年,陈宇奇出生在八师一四三团,当时这里还叫“曹家坡”。对尚且年幼的陈宇奇来说,上世纪60年代的兵团,处处都是美好的回忆。

  这里的居民来自五湖四海,四川话、河南话、山东话、甘肃话、陕西话……幼时的陈宇奇能说多种方言。这里每个人都满怀着建设新中国的热火朝天的干劲,大家互帮互助,同吃苦共劳动。

  “社员都是向阳花,花儿朝阳开,花朵磨盘大,不管风吹和雨打,我们永远不离开它……”这是歌曲《社员都是向阳花》的歌词,是当时脍炙人口的歌曲,唱出了当时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1965年7月,周恩来总理来到石河子视察。还在上小学的陈宇奇激动不已,幼小的心灵里装满了对家乡的自豪感:“一定是我们这里建设得好,总理才会专门来访问石河子,来看望我们。”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陈宇奇常说的一句话,童年的美好记忆,使他对兵团、对家乡的热爱,深深流淌在血液里,扎根在骨子里。

  父亲是陈宇奇人生的引路人,在他的教育下,陈宇奇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性。

  小时候,不管天气如何恶劣,陈宇奇都要独自一人去上学。初三毕业,陈宇奇想和伙伴们一样等待国家分配工作,遭到了父亲的严厉批评:“不学习就要劳动,怎么能为国家作更大的贡献?”

  在未来的学习工作中,陈宇奇始终谨记父亲的教诲,把个人成长和回报社会融合在一起。

  1976年,高中毕业后的陈宇奇考上了新疆工程学院,是当时学校两个班级80名学生里唯一考出团场的。虽然考上的是个中专学校,但陈宇奇上大学的梦想一直没有放弃,依然坚持学习。

  在他的室友看来,陈宇奇是一个“不睡觉”的人。因为每天天不亮,他就已经去图书馆开始早读,室友们都睡了,他才结束学习回到宿舍。

  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并不只练习老师圈画的“范围”,而是把书上的每一道题都做完。“8000道题我全都做了一遍。”陈宇奇回忆道。

  毕业后,陈宇奇被分配到了乌鲁木齐煤矿学校当老师,在当时这已经算是一个非常体面的工作,但陈宇奇没有止步,一直在准备研究生考试。

  “人不能荒废自己,要懂得知恩感恩,珍惜青春、珍惜人生,珍惜党和国家给自己的机会。”陈宇奇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1984年,陈宇奇如愿考上了淮南矿业学院(今天的安徽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时值改革开放初期,向外交流的浪潮席卷了全国,在校学习的陈宇奇又有了新的目标——出国留学。

  “上世纪90年代,最前沿的信息和知识都在发达的欧美国家,出国留学能学到更多新知识。”陈宇奇说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陈宇奇的努力下,1995年,他远赴美国留学,于2000年获得肯塔基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之后定居美国,在田纳西州供职全球500强家电公司惠而浦,自此侨居美国21年。

  叶落归根

  做兵团精神的传扬者

  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20余年里,陈宇奇割舍不了对家乡的眷恋,几乎每年都要回国探亲。

  2002年,陈宇奇与天业集团开始了节水灌溉技术及其产品开发方面的合作,后又以太阳能光热发电资深专家的身份,参与了天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光热发电技术及其战略的谋划。

  每次休假回国,陈宇奇都要回到一四三团这片养育他的土地看看,儿时的记忆被一点一滴地唤醒。随着年岁渐长,他对祖国、对家乡的思念愈发强烈:“叶落归根,我得回去,回报生我养我的祖国!”

  最终,在2012年,陈宇奇作为自治区党委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引进的“百人计划”高层次人才回国定居,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在美国的优厚待遇。回到国内,陈宇奇服务于海尔集团、天业集团等几家大型国有企业。

  工作之余,陈宇奇有了更多时间回到家乡。如何把对家乡的回忆收集起来,让更多人了解历史,了解兵团精神?陈宇奇想到了收集老物件,把这些生动的历史“教材”汇集到一起,建立一座博物馆。

  说干就干!2016年,陈宇奇创建了这座公益性、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的“仓储式”军垦庭院,并起名为“军垦二代博物馆”。

  2016年至2018年,陈宇奇通过从收藏市场购买、废品回收站购买和各界捐赠等方式,先后投入近百万元,收集到近万件展品,并根据自己记忆中的样子,将展品分类整理,集中反映了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兵团人生产、生活的场景。

  旧货市场、连队的旧址甚至收购站,常常可以看到陈宇奇的身影。“石河子附近的四五十个废品收购站都被我逛了个遍。”陈宇奇说。

  时光荏苒。转眼,陈宇奇的军垦二代博物馆已创办了5年多。这些年来,陈宇奇不断地收集和扩充展品,培养义务宣讲员,丰富博物馆的馆藏和展览形式。

  自2016年免费对外开放以来,博物馆每年累计接待疆内外来访者上万人次。游客不仅喜欢这些有故事的老物件,还喜欢陈宇奇讲的那些老故事。

  “老物件、见精神、扬传统”,这是陈宇奇对他的博物馆的评价。这些都是立体的历史书,比书籍、PPT等教育载体更加生动,更能入脑入心。

  陈宇奇把传播军垦文化、弘扬兵团精神作为己任,把知乡、懂乡、爱乡落实在行动上,把感恩报恩切切实实写在了祖国的大地上。

  “我想通过这个小小的博物馆,让更多人铭记历史,了解军垦文化,传扬兵团精神。”陈宇奇说。

责任编辑:王玮昊 楚甲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