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党建
要有“得官而忧”的境界 作者:李映辉 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日期:2021-09-02

  一位领导干部被提拔到新的岗位,这本是值得高兴的事,可大家在更多的时候看到他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他这是在装威严。得知有人这样看待,他说:“当官的威严是靠自身的德才和业绩赢得的,声威德化,哪有必要装威严?我是一直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挑起肩上这副担子,能不能做到不负组织的重托和大家的期望。”

  古人有句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位领导干部不为得官而喜,反为得官而忧。

  由此,不禁让人想到初唐时期的宰相、文学家岑文本。一天,朝廷将他由中书侍郎提拔为中书令,他回到家中却是一脸“忧色”。母亲问他出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岑文本回答:“非勋非旧,滥荷宠荣,责重位高,所以忧惧。”那些日子,有亲朋前来祝贺。他却说:“今受吊,不受贺也。”还有人劝他,有了这么高的官职,以后可以经营产业了。他回答:“荷俸禄之重,为惧已多,何得更言产业乎?”这种获得提拔不以为喜反而为忧、为惧的心态很可贵。一个人获得职位上的升迁,是对其品德、能力和业绩的肯定,应当为之高兴。但是,肩上更沉重的责任和压力,对品德和能力更严峻的考验,也随之而来。此时此刻,对于一个清醒者来说,首先想到的是责任、压力和挑战,而不是什么高官厚禄、名誉声望之类。

  我们的领导干部与旧时代的官员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领导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所赋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这就决定了领导干部不管职位多高、权力多大、岗位多重要,都是服务于人民。同时也要求领导干部履行新的职责、处在新的岗位,要把如何为党尽忠、为民尽责、勤政廉政、开拓创新、不负重托放在第一位来考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是值得我们考虑的,也是不需要考虑的。在我们党的干部队伍中,这样的同志有很多。焦裕禄、孔繁森、牛玉儒、杨善洲、杨业功等,无不把职位当使命,把权力当责任,从不把权力岗位与个人名利相联系,始终想着如何用好手中权力和尽己所能来为党和人民多做一些事情。

  从某种程度上讲,领导干部的职务提升,也是对党员干部党性和品德的一次检验。是沾沾自喜,还是临事而惧,反映着两种不同的境界。这两种不同的境界就是,一个人所奋斗的一切是为了个人还是为了大众,是为了私利还是为了事业。不可否认的是,现实生活中,有的同志一旦听到自己将被提拔的风声便喜不自胜。怀有这样的心情似可理解,但不能忘了,我们的能力再强、本事再大,也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平台高了、权力大了,确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这是组织让我们为党和人民做更多事情,而不是为自己、为亲友、为身边人做什么事情。只有不忘党组织的培养、不忘广大群众的期待,才能懂得自己在受到重用之后该干什么、怎么干、为谁干。

  习主席强调,党员、干部在任何时候都要把党和人民的事业放在第一位,职务越高越要强化群众观念、增强公仆意识,指出“我们不舒服一点、不自在一点,老百姓的舒适度就好一点、满意度就高一点,对我们的感觉就好一点”。“得官而忧”就是一种“不舒服”“不自在”。只要始终保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积极而又认真地履行职责,在履行职责中坚持不懈地加强理论学习、知识学习和向群众学习,不断提高理论水平、政策水平、领导能力,不断改进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相信我们党的领导干部一定能够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

  (作者单位:绥中县人民武装部)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