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徐向前爱兵如子 作者:孟红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日期:2021-11-16

  在战场上,徐向前既是敢打硬仗、恶仗的军事家,又是爱兵如子的可敬领导。 

  1927年12月,广州起义失利后,起义部队余部撤至广州北部的花县(今广州市花都区),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1928年元旦,红四师到达海丰与当地的红二师会合后,中共东江特委决定“迅速扩大红区”,从此,两支年轻的红军队伍开始并肩作战。 

  这时,徐向前已经调任红四师参谋长。不久,他奉命率部东进,占陆丰、攻栗陇、打惠来,2个多月进行大小战斗20余次。红二师同时在北线也连连攻下了敌人据点,海丰、陆丰、惠来、紫金等10个县的反动武装和民团,被打得纷纷溃逃。 

  国民党反动派震惊了,立即调集几万兵力,分三路向东江“围剿”。仅2个师2000余人的红军,经过2个多月的连续作战,已经疲惫不堪,又缺少供给。在村庄被占领、道路被封锁、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四师只能退入深山。当时,徐向前只有一条单裤,连条换洗的裤子都没有。下雨天,战士们都找了个地方避雨,他却拿着一把破旧的雨伞,到处走走看看,关心战士们的吃穿情况。衣裤被雨淋湿了,只好靠体温慢慢焐干。管军需的女干部彭镜秋看到这个情景,就想方设法找来一块黑布,对徐向前说:“就拿这块布,给您做一条裤子吧。” 

  徐向前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你看哪个同志没穿的,你就给他做吧。”并且进一步嘱咐她说:“要好好合计合计,多想想办法,让同志们填饱肚子。困难会过去的。” 

  彭镜秋又坚持说:“您是一名指挥员,连一条替换的裤子都没有,这怎么能行呢?” 

  徐向前笑了笑,说:“大家都一样。你没看见,老百姓家十几岁的娃娃还光着屁股呀!” 

  部队的干部战士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 

  解放战争时期,徐向前率领华北野战军,转战在晋冀鲁豫地区。 

  1947年底,国民党在山西南部仅剩下临汾孤城。为全部解放晋南,策应中原、西北战场作战,并为夺取太原创造条件,1948年2月,晋冀鲁豫军区奉命组织前线指挥所,由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徐向前统一指挥所部第8、第13纵队和太岳军区8个团及晋绥军区所属吕梁军区2个独立旅共5.3万余人夺取临汾。在第一次攻击时,攻城部队先是实行炮火轰击,但没能如愿攻破城墙,反而造成不小的伤亡。 

  这时,前线指挥员打电话给徐向前,要求搭云梯,实行强攻,以完成任务。 

  徐向前沉思了一下,认为这种蛮干式的强攻,在目前的战况下坚决不可取。于是,他坚定地回答:“用这个办法攻城,会给部队造成很大的伤亡,可以考虑改用别的办法。我们要爱惜每一个战士的生命。” 

  接着,徐向前毅然下令停止进攻。此后,他组织部队集思广益,最终以坑道爆破的形式攻占临汾。 

  临汾战役结束后,在一次战事战况总结会上,徐向前再次意味深长地阐明了自己的用兵观点:“我们要把战士看成我们的亲兄弟,当成自己的亲子女一样爱护、疼惜。你们想想,老百姓在艰难之中,把儿女从小养大成人,送到我们部队来。如果蛮干,不讲战术,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怎么对得起老百姓啊!你们自己也有儿女嘛!”一番话使得在座的各级军事领导干部深受教育,频频点头。 

  1948年6月,我军发动了晋中战役,在此后的一个月中,部队连续作战,没能得到适当的休息和补充,十分疲劳。7月12日,驻守太谷的敌9总队2000多人弃城沿太谷东山逃跑,这些敌人已成惊弓之鸟,这正是一个歼敌的好机会。然而,当时我13纵和太岳军区部队正在向小常村赵承绶集团压缩包围,只有8纵刚歼灭南庄之敌还在打扫战场。 

  8纵已经连续战斗了几天几夜,部队既没有集中休整一下,也未吃未喝。但是,熟稔战略战术之道的徐向前抱定了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不给敌人喘息之机的决心,坚决命令8纵打完仗再吃饭休息。师长、团长带头走前面,集中一个班走一个班,集中一个排走一个排,非将该敌一口气歼灭了不可。 

  8纵接到命令后,克服重重困难,立即开始行动。经过一番浴血奋战,将敌人一个不留地歼灭了。 

  8月4日,徐向前在进行战役总结时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当时你们一叫苦,我就心疼地动摇决心,让这2000多敌人如他们所愿逃回太原,守上碉堡。到那时,我们再一个一个地去攻,那么就不只是伤亡几十人的问题了,而是伤亡几百、成千人的问题了。所以,当时非那样做不可,这才是真正的爱兵。” 

  大家听后,在佩服徐向前军事谋略的同时,也更钦佩他对士兵爱得真切、爱得深沉。 

  (摘自2021年第10期《党史纵览》,原标题为《徐向前元帅的独特带兵法宝》)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