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陆房突围战:成功粉碎日军合围 作者:秦颖 高中华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日期:2022-11-28
  陆房战斗,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第115师初到山东后,以弱势兵力和装备战胜日军合围的第一次大规模反击战,于险象环生中跳出包围圈,是继平型关大捷之后的一次成功突围战。这场战斗轰动全国、震惊中外,大大提高了八路军在山东及全国的影响力。 

  日军九路合围,第115师绝地求生

  1939年3月,八路军第115师师部和第343旅第686团主力以东进支队的名义,在代理师长陈光、政治委员罗荣桓率领下挺进山东,4月与津浦支队、山东第六纵队会合,依托泰肥山区、大峰山区、平阿山区和东平湖,在地方党政军民的配合下,击退日军多次进攻,伪军大部瓦解,群众抗战情绪普遍高涨,进而威胁济南、泰安等交通枢纽城市,致使日军震动。日军驻山东最高指挥官、第12军司令官尾高次郎清楚日军板垣师团曾在平型关败于这支部队,遂于5月初纠集8000余兵力,在100余辆汽车、坦克协同下步步为营,分九路围攻泰西根据地,逐步向中心地带推进。5月2日至7日,日伪军“扫荡”了大汶河南岸地区,8日向汶河以北推进,将我部3000余人合围于肥城以南、汶河以北地区,妄图一举消灭八路军主力。

  基于日军形成的严密封锁线,第115师决定向西南东平地区转移,化整为零,到敌后开展游击。罗荣桓在日军包围圈形成之前已来到东汶支队,为了减轻主力部队的压力,该支队朝东南佯动,张贴标语,大造声势,吸引日军。虽然敌众我寡,险象环生,但日军不善于山地作战,我军不少指战员参加过长征,善于周旋作战,同时当地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依然存在突围和歼敌机会。

  深陷兵家绝地,众志成城守阵地

  10日,陈光与熟悉当地地形的泰西地委书记段君毅商定向南转移,由山东纵队第6支队第3团任前卫,第115师师部、中共鲁西区委、泰西地委随后转移。深夜,作为前卫部队第6支队第3团因熟悉地形,按原定方案顺利突出重围,第6支队第7团、师教导大队与师供给部、卫生部各一部也转至津浦铁路以东。而陈光所部行进途中,遭到日军阻击陷入包围圈,师部由刘庄转移到肥城安临站区之上庄,陈光召集第686团代团长张仁初、津浦支队队长孙继先等研究突围方案,决定令该团在内线牵制敌人,分散在山地与敌周旋,掩护机关分路转移。

  基于日军已封锁汶河沿岸且平原不利于发挥部队山地游击长处的情况,陈光决定带部队折返陆房一带。日军以机动部队之优势完成相互衔接,构筑起包围圈。陆房是一块有10余个村庄的小盆地,四面环山,只东南有一缺口的险要地形,周围方圆不足10平方公里,处于四面受敌的兵家禁地。我部立即抢修工事,利用周围小山加强防御,团部发出号召要求人在阵地在,不失寸土。

  11日拂晓,日军借助飞机、炮火掩护,向我方阵地全线进攻。我军凭险据守,部署第686团2营于陆房西北黄土岭村、肥猪山北部,1营于肥猪山中南部及岈山西部,津浦支队于陆房以北的凤凰山,师特务营于陆房东北的东山岭,疏散隐蔽,沉着应战,由晨至午连续击退多轮冲锋,将敌阻于山下。15时许,日军调整部署,集结兵力主攻肥猪山、岈山制高点,第686团指战员居高临下,猛冲猛打,在小高地与日军短兵相接,又打退敌多轮进攻。师直骑兵连出其不意,奇袭安临站,钳制东北之敌。日军只得重新部署,一度突破第686团与津浦支队的结合部,逼近师部隐蔽地陆房村。孙继先带支队1个连与师警卫连、泰西独立团80余人,与肥城地方武装密切协同,跟日军展开了肉搏战,终于打退日军,保证了全线防御安全。处于狭长地带的日军,除了加强炮火,也别无良策,但我方的危险并没有解除。

  紧急动员,乘夜间隐蔽突围

  时至黄昏,日军停止攻击,收缩兵力,各道口点起篝火,以重兵把守关口,期待天明收网。罗荣桓从东平县龙崮村东汶支队来电称龙崮一带没有敌情,可以向南突围。我方指挥员认为,日军畏怯夜战不敢贸然行动,须抓紧时间分路向西南突围。22时许,各部队先行收拢,进行战时动员,妥善安置伤员,避开大路,绕道穿行,以障眼法派出小分队袭扰日军,津浦支队骑兵连派出9人,3人一组,在敌阵地前骚扰其夜间休整。

  在当地群众带领下,第686团掩护师直机关翻过岈山,于12日到达汶上,13日转移至东平以东的无盐村一带,与前来接应的罗荣桓部会合。孙继先率津浦支队及师特务营、骑兵连护卫中共泰西地委机关穿过赵家村、郝家村间的狭长地带也于同日到达汶上;第6支队第2团2营在营长张杰带领下,从岈山西之双山突围至东平县荣花村,终于神出鬼没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

  12日清晨,尚蒙在鼓里的日军以猛烈炮火向第115师阵地发动攻击,竟未遇到任何抵抗,一直打到陆房村内,才发现八路军早已不知去向,尾高龟藏哀叹合围计划破产,百思不得其解,恼羞成怒之下残杀群众,烧毁房屋,更激起了军民同仇敌忾的抗日决心。在战斗进行中,当地群众筹来粮食和水冒死送到我军阵地,为部队抢占有利地形并于夜间突围带路,冒险保护好伤病战士,伤愈后送回部队;周围村庄的群众将散落的步枪、子弹、军衣、文件、药品等妥善收存悉数送交部队。部队返回泰肥地区后,陆房等地老百姓前来迎接、送来慰问品,并赞叹说:你们被困在罐子里,鬼子就要堵住罐子口了,可是你们却长着翅膀飞了。真不愧是共产党的部队!

  敌我双方鏖战一个白昼,第115师等部队以伤亡300余人的代价,毙伤日伪军大佐联队长以下1300余人,粉碎了日军的九路合击,保存了根据地的骨干力量,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抗日信心,振奋了抗战军民的士气,根据地出现了争相参军的热潮,革命力量有了很大发展。刘伯承在《我们在太行山上》指出,经过陆房战斗,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起来。

责任编辑:王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