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人

兵团人

别样的生日蛋糕

作者:田楠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7-14

  昨天整理书籍时,书中夹着的一张照片掉在了地上,我弯腰把它捡起,原来是亲戚女儿给我寄的她过生日时拍的照片。看着照片中她脸上沾着的蛋糕奶油、堆满的笑容,勾起了我对援疆工作的一段回忆。

  2017年7月援疆后,我与喀什地区英吉沙县东风农场维吾尔族群众克依木·阿布都克里木结为亲戚。他和妻子海民姑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在昌吉上学,女儿在英吉沙县东风农场学校上学。

  2017年12月17日,我和同事去东风农场参加结亲活动。当天到达亲戚家时,天已经黑了,一抬头就看见了满天的繁星,不记得有多久没看见过这么美的夜空了。

  在亲戚的热情招待下,我们吃了晚饭,开始聊天。就在这时,亲戚的女儿艾提姑·克依木走进了屋里,她对海民姑打了个招呼,看见我后,很有礼貌地向我问好。我让她坐下,大家一起聊天,这是我第一次见艾提姑·克依木。

  几天的相处,我和亲戚一家人已经很熟。第七天下午,一听说晚上我要走,艾提姑·克依木忙说,明天是她的生日,想让我留下来陪她过完生日再走。我对她说,叔叔还有工作要处理,不能陪她过生日,只能提前祝她生日快乐。听了这话,她马上就不高兴了,撅着小嘴对我说:“那好吧,叔叔再见。”

  回到住处后,我心中充满了自责,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决定给她买个蛋糕。于是,我给驻农场“访惠聚”工作队的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帮我联系车辆,赶到了8公里远的县城,找到一家糕点店。我着急地问老板多久能做一个蛋糕,老板说最少40分钟,我一听时间来得及,就对他说:“快做吧,我等会来取。”

  心想蛋糕有了,要是能再买身衣服,估计孩子会更高兴。于是,我就在附近服装店逛了逛,给她买了套衣服。我拿着蛋糕和衣服赶回了农场,把蛋糕和衣服送到了她爷爷奶奶家。老人与我聊了一会,临走时,非要送我一袋核桃和红枣,我说不方便带,但拗不过老人,只好收下。

  重回住处,我给艾提姑·克依木的班主任打了电话,告诉老师说明天是艾提姑·克依木的生日,希望她和同学能对艾提姑·克依木说声“生日快乐”,老师答应了。

  艾提姑·克依木生日的第二天,天刚亮,我就接到艾提姑·克依木打来的电话,她兴奋地告诉我说:“我把你买的蛋糕带到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一起为我过了生日。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谢谢你让我过了一个这么特别的生日,谢谢你——田爸爸。”听了她的话,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涌上心头。

  570多个日夜,生活在新疆,每天都能看到很多熟悉的身影。可转眼间,他们就在你的视线里化成一道长长的影子离去。俄国诗人普希金说得好:“而那过去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难忘的援疆,人生中的一段美丽风景。

责任编辑: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