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人

兵团人

刘守仁:“羊在天山,我就在天山脚下住一辈子”

作者:马雪娇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1-25

  刘守仁,男,汉族,中共党员,1934年3月生,江苏靖江人,新疆农垦科学院名誉院长、研究员。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刘守仁长期扎根边疆致力于绵羊育种事业,先后培育出“军垦细毛羊”和“中国美利奴(军垦型)细毛羊”2个新品种、10个新品系,创立了“血亲级进育种”“品种品系齐育并进”“三级繁育体系”“综合特培”等育种新方法缩短了科研和育种周期,其科研创新成果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应用,累计向全国25个省区输送优质种羊32万余只,创造经济效益50多亿元。

  刘守仁获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4次,其中全国科学大会重要贡献奖1次,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次、二等奖1次。先后被授予“全国革新能手”“全国劳动模范”“有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称号。

  时间回到1968年,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标注着“军垦细毛羊”的展台可谓万众瞩目。

  中国拥有属于自己的细毛羊了!在世界育种界,培育一个新品种往往需要100多年。而在兵团,有一位仅用了十几年时间便培育出优良细毛羊品种的人。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兵团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守仁,他培育出了“军垦细毛羊”和“中国美利奴(军垦型)细毛羊”,被誉为“中国细毛羊之父”。

  “从21岁到80多岁,都在和细毛羊打交道,闻惯了羊圈味儿,听惯了羊叫声,几天不去看看我的羊,心里就‘痒痒’。”此时,在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治疗的刘守仁心里牵挂的依然是他的羊。

  一次次研究、一项项创新、一个个成就,积累的是科技财富,沉淀的是愈加深邃的爱国情怀、为民情怀。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把学生培养成专业人才,把中国细毛羊做大做强,把成果转化成职工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收益,这是刘守仁多年来科研人生路上重要的信念。

  从长江之滨到天山脚下 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1934年3月,刘守仁出生于江苏靖江,在他读完小学后,举家迁至苏州。

  刘守仁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对他寄予很高的期望。有一次,刘守仁去内蒙古,看到从国外引进的马非常漂亮。他当时就想,这辈子要和马打交道。和当时在纺织界较有权威的父亲商量后,17岁那年,刘守仁报考大学时,选择了南京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

  上世纪50年代初,大学生们个个意气风发。毕业后,在填写工作分配志愿时,刘守仁的第一志愿是到最艰苦的地方干最艰苦的工作,第二志愿也是这句话,第三志愿还是这句话。最终,刘守仁被分配到了天山脚下。

  “天山,天山,远在天边。”临别时母亲眼中的泪水,让刘守仁永生难忘;父亲的鼓励字字入心,“新疆有许多天然牧场,是你建功立业、报效祖国的最好去处!”

  带着家人的祝福和期望,21岁的刘守仁带着两麻袋书和行李出发了,从兰州坐汽车,用了整整7天时间来到新疆。一辆进山拉木头的大卡车把他撂在一个叫紫泥泉的山沟,种羊场就在这里。

  年轻的刘守仁原本喜爱马,而紫泥泉只有羊。“一切服从国家分配,国家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刘守仁一头扎进了羊群里,这辈子和羊打起了交道。

  大学生到牧场,牧工们觉得很稀奇,以为他待不长。刘守仁却认为,“边疆是个大舞台,基层是一片广阔天地,群众有着丰富的经验,场长、牧工、同事都是我的老师,要与大家打成一片。”

  很快,大家的看法就变了。紫泥泉种羊场条件艰苦,人畜共用水源。刘守仁与牧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在牧工家吃面片,没几口就吃出羊粪。“刚开始真受不了,不过很快就习惯了,把羊粪吐掉,接着吃。”刘守仁笑着说。

  3月是接羔的季节,数十只羊同时产仔。剪脐带、称体重、打扫羊圈……凡是能干的活,刘守仁都抢着干。母羊在雪地上产下羊羔,他脱下棉袄裹住羊羔就往产房跑;看到娇弱的羊羔,他就抱进自己的被窝养护;他还经常在小羊产房里铺上干草和衣而眠。“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哩!”牧工们无不称赞。

  耐得住寂寞 一辈子就做一件事

  当时国家急需细毛羊,用其细毛做纺织毛料,但国内没有,只能依赖国外进口。身为畜牧技术员的刘守仁下定决心,要让全国人民穿上国产原料制成的毛料衣服。在种羊场的一间土屋里,他开始实验,要把从苏联引进的阿勒泰细毛羊羊皮“披”在土种羊身上。

  一场对标世界前沿的“长跑”开始了。为了尽快掌握细毛羊的繁育技术,刘守仁把家搬到了草原深处,长年居住在帐篷里,后来干脆住在牧工家里。白天,早早起床跟着牧工放牧,赶上产羔季就整晚蹲在羊圈里帮忙接生。厚帽子、皮筒子、腰间一根毛绳子,昔日的文弱书生变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牧羊人”。

  “耐得住寂寞,一辈子做一件事。”刘守仁说。没有实验室,墨水瓶当试管,铁皮、竹片当实验工具,放大镜当显微镜,镊子当计数器,刘守仁瞪大眼睛细数1平方厘米有多少根羊毛,一数就是三四个小时……由于过度劳累导致抵抗力下降,刘守仁感染了布氏杆菌病,开始发高烧,后来双腿肿痛,并影响到脊椎。但他没有放弃,继续攻关。

  功夫不负有心人。1957年春,几百只细毛羊“咩咩”落地了。那一刻,刘守仁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扑过去把羊羔搂了起来。刘守仁既喜悦又清醒。根据国际经验,培育一个成熟新品种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果然,第一批杂交羊羔毛色变杂,出现“返祖”现象;第二批杂交羊羔近四成不幸夭折……一点点摸索,一关关攻克。1965年,杂交羊羔成活率提升至98%。1968年,细毛羊亮相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不久后,农垦部正式将其命名为“军垦细毛羊”。十多年冲刺,梦寐以求的新品种诞生了!结束了我国没有细毛羊的历史。

  细毛羊的羊毛品质尽管达到了国际标准,但离当时的澳洲羊毛仍有不小的差距。1972年至1976年,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两批“美利奴”公羊,紫泥泉种羊场有幸分得两只,刘守仁如获至宝,暗下决心,“把美利奴羊的皮‘披’到军垦羊的身上”。

  几年下来,刘守仁调查整理了6万多个数据,理清了阿尔泰羊的五代谱系,做了数不清多少次杂交实验。1985年,中国美利奴(军垦型)细毛羊通过国家鉴定,达到国际优质毛纺原料水平。

  刘守仁先后培育出中国细毛羊2个新品种、10个新品系,创立了“血亲级进育种”“品种品系齐育并进”“三级繁育体系”“综合特培”等育种新方法,缩短了科研和育种周期,其科研创新成果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应用,累计向全国25个省区输送优质种羊32万余只,创造经济效益50多亿元。

  1999年,刘守仁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像一束光 在边疆汇聚起科技的强大力量

  “刘院士影响了新疆农垦科学院老中青三代科技工作者,他是西部畜牧科技人才的孵化器,燃烧自己、成就别人。”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所研究员甘尚权说。

  1989年,刘守仁担任新疆农垦科学院院长。上任之初,全院没有一个博士。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刘守仁开始在南京大学、石河子大学等院校带博士。

  2000年,刘守仁筹措资金建立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他迫切地希望新疆农垦科学院能有更多人才。刘守仁想尽办法给年轻人机会。在一次优质细毛羊的选育、培育与推广科研中,他带着学生完成该项目的一大半后就退出了。科研成果的名单上少了刘守仁的名字,他说:“你们放心,我不是打退堂鼓,我只希望事业的接力棒能一代代传递下去,培养人才是国家、民族长远发展的大计。”

  从零硕士、零博士到如今较为完整的硕、博人才架构,刘守仁用各种方式不断推进新疆农垦科学院的人才培养与科研团队建设。因为他知道,这才是绵羊育种未来与希望的保证。

  在刘守仁的感召下,一股科技力量凝聚在此。十几位从大城市深造回来的博士凝聚在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酝酿着新的突破。2016年,以刘守仁为首席科学家的省部共建绵羊遗传改良与健康养殖国家重点实验室落户该院,更是给了这个团队无尽力量。

  科研攻关不忘为国家培养人才,刘守仁亲设“青年科学奖励基金”,培养了多名优秀的科研技术人员;指导青年科技人员,完成部级科研课题几十余项。多年来,他先后培养出50多名硕士学位以上研究人员,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所成为西北五省实力最强的研究所。

  “我们正在用新技术培育一个毛细、肉嫩、多胎的新品系,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新疆白’。”如今,已经87岁在医院治疗的刘守仁依然牵挂着他的羊。他的团队一面继续攻关超细型细毛羊新品系,一面在多胎肉羊、肉用羊“新疆白”的选育上持续探索。

  每次大家去探望他,只要谈起羊,刘守仁脸上便焕发神采。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所研究员石国庆说:“老师一定又想起了他总提起的那个梦:蓝天下、绿草间,一朵朵‘白云’飘啊飘。那不是云,是我们的细毛羊,飘出一望无尽的美好希望……”

  刘守仁说:“人不仅为自己而生,也为祖国而活着。能够献身于祖国的事业,为实现理想而奋斗最光荣不过!我喜欢天山,羊在天山,我就在天山脚下住一辈子!”

  天山脚下,有他最爱的草原,有他最爱的羊,更有他的根。

责任编辑:张艺馨 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