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我与兵团日报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3-03-01

   

 

 

  

   

 

  

“我与兵团日报”征文启事

  1953年5月22日,一张名为生产战线的报纸,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创刊。它就是今天的兵团日报。

  70年来,兵团日报见证了兵团的成立,记录了戈壁绿洲的沧桑变迁,展示了改革开放的澎湃浪潮,推进着维稳戍边的千秋伟业。无论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兵团日报都及时传递党的声音,积极引导社会舆论,履行了兵团党委机关报的职责与使命。

  兵团日报,因兵团的存在而存在,因兵团的发展而发展。回顾过去的岁月,我们尤为感恩兵团党委的正确领导,感谢广大读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关心支持和帮助。

  我们忘不了那一双双深切的目光,忘不了那一双双温暖的手,忘不了那如雪花一样飘来的稿件,忘不了那穿越四季的叮咛和问候。

  基于此,本报开展“我与兵团日报”征文活动。希望通过这个栏目,讲述您与兵团日报的缘分和故事,表达对兵团日报、对兵团事业的热爱和情感,送上兵团日报70华诞真挚的祝愿和祝福。

  我们真诚地希望,无论您曾在兵团日报社工作过,还是被兵团日报影响过,或是与兵团日报有着联系和特殊感情,请积极参加征文活动,写下您不凡的经历和故事,让我们和兵团日报众多读者一道,分享您的感悟、感怀、感受和感动。

  我们相信,您的来稿,就是给兵团日报创刊70周年最好的礼物,也一定会激励和鞭策我们进一步做好新闻宣传工作,奋力开创兵团日报新的历史、创造新的辉煌。

  我们期待着您的来稿。稿件以随笔、散文为宜,每篇文章2000字以内。兵团日报及所属新媒体将从征文来稿中择优刊登。征文活动截止6月底。

  来稿请发1183653361@QQ.com,并在邮件主题处注明“我与兵团日报征文”。

 

  兵团日报社

  2023年3月1日

   

难忘的岁月

  ●丁言鸣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曾工作过的《兵团日报》已创刊70年了。如同一个人的成长,一张性质特殊、个性鲜明、风格独特的报纸,走过牙牙学语的幼年,迈过艰难困苦的青涩岁月,经历了风云激荡的变革,迎来了豁达通畅的成熟,留下了一串勉力跋涉的足印。

  我于1990年调入兵团日报社,那时还叫《新疆军垦》,是一张四开四版的周三小报。然而在我工作的5年中,报社经历了巨大的变革,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我亲身经历了这个变革的过程,这是我多年报业生涯中一段难忘的岁月。

  当时,兵团的新闻人才相对匮乏,许多从业者都是从基层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土记者”。为了办好《新疆军垦》,当时的报社领导在各级支持下,汇聚了一批热爱新闻工作,又有相当成绩的新闻骨干,从而形成了一支比较成熟的骨干队伍。报社还首次招聘了一批新闻科班出身的大学生,优化了人员结构,报社的规模也达到了70多人,为报社的发展夯实了基础。

  回顾在报社工作的岁月,有一件事令我记忆深刻。当时《新疆军垦》改名不久,我们建立了一整套运行机制,有每周一次的编委会周会、有每日早晨的例会、有每周的好稿评选会、有编辑记者的岗位责任考核制度、有明细的奖惩制度……这些制度成了兵团日报逐渐转型发展的保证。

  最热闹的是每周的好稿评选会,编辑记者各抒己见气氛热烈,有时为了一个好标题、一则好消息、一篇好通讯,争得面红耳赤。好稿评选会成了大家业务学习的课堂、凝聚力量的加油站。那些评出来的好稿、好标题、好专栏,很多都在各级新闻奖项评选中获奖。

  开门办报,群众办报是当年一个鲜明的特点。报社采取“请进来、走出去”的方法,定期邀请基层新闻骨干到报社实习,报社的编辑记者也定期沉下去开展新闻培训。另外,报社每年与基层联办各种征文,每年和各师、团联编各类专版、专刊,这些做法夯实了办报的基础,使报纸内容更丰富扎实。

  一张成功的报纸需要有特色的内容来支撑,而有特色的内容又来自于报社有特色的专项报道活动。在我的记忆中,《新疆军垦报》组织了许多专项报道活动,如“边境农场行”系列报道活动。在“边境农场行”系列报道活动中,3位记者北上阿勒泰、南下叶尔羌,白天采访、夜晩写稿,完成了一篇篇有分量的深度报道,诠释了伟大的兵团精神。在重大题材报道上,兵团日报以大报的姿态参与重大题材报道,仅我参与的就有中央领导视察兵团、兵团成立40周年大会、全国两会……这些重大题材报道成为我新闻生涯中最珍贵的记忆。

  我在兵团日报工作期间,报社从小报到大报,从周三刊到日报,从铅印到彩印,完成了华美的嬗变。喜看今日之《兵团日报》,内容丰富、专栏纷呈、印刷精美。我深信,随着国家的发展,兵团事业的壮大,《兵团日报》一定会不负众望,百尺竿头,越办越好。

  (作者系兵团日报社原副总编辑)

 

一封记忆犹新的来信

  ●刘文健

  1985年末,我收到兵团日报社的一封来信。虽然已经过去近38年,但至今记忆犹新。

  信是李中扬同志写来的,他直言不讳地对我拍摄的一幅照片提出了批评:“一张6寸的小照片,颗粒这么大,如果放大了会成什么样子?”

  那年,我刚调到团场宣传科从事新闻工作,对摄影一窍不通。宣传科的一位同志把一张显影液配方表递给我说:“你按这个比例配好显影液,把胶卷冲洗十几分钟就行了。”看我有些疑惑,他又补充说:“我也不懂,是科里一位同志调走时这样交代的。”

  当时是9月份,天气不冷不热。我按照他讲的办法试了几次,效果还可以。但是随着天气一天天变冷,胶卷的冲洗效果越来越差,最后几乎显不出影像。我以为是胶卷的问题,便跑到照相馆对工作人员说:“你们卖的什么胶卷嘛,影像都显不出来!”照相馆的师傅了解情况后,笑着说:“现在天冷了,显影液要加温,温度太低不行。”

  此后,我把显影液加温后再开始冲洗胶卷。大概温度太高,冲洗出来的照片就如李中扬所说的那样,颗粒很大。李中扬的批评对我触动很大,让我对摄影知识的学习更加急迫。于是,我买来有关书籍,下定决心好好钻研。从胶卷的定时定温冲洗,到拍摄的构图、取景;从光圈、快门的调整,到前景、背景的应用……每一个知识点,我都不放过。

  一分汗水,一分收获。第二年,我的摄影作品《干部夜间查水》在自治区举办的“七五”第一春新闻摄影大奖赛中获得了三等奖。

  调到兵团日报社工作后,又是老报人一次次为我敲响警钟,使我在前进的道路上丝毫不敢懈怠。

  有时到基层采访,发现不了好的新闻点,会给自己降低要求,“凑”上一篇“豆腐块”文章。一次,时任副总编辑陈义看了我写的一篇“豆腐块”文章,严肃地说:“刘文健,你就写这样的稿子吗?”还有一次,报社推荐作品参评“全国农民报好新闻”,我把自己写的《二十四团迁坟造地千余亩》报了上去,被周硕勋主任毫不客气地“枪毙”了。他说:“迁坟造地几年前就报道过了,不是新闻。”

  正是这些老报人的严格要求,激励我不断学习提升自己,精益求精打磨作品。我把每年出版的《中国新闻奖作品选》买回来认真研读,结合兵团实际,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兵团日报社工作的12年中,我采写的《浮夸当禁》《用生命实践“三个代表”》《新疆棉蚜越冬研究有新突破》等十几篇新闻作品获得新疆新闻奖、兵团新闻奖和国家行业报新闻奖,其中,特别奖和一等奖4篇、二等奖6篇。这些成绩的取得,都归功于老报人的鞭策。

  愿兵团日报的新闻媒体人永远保持优良的工作作风,不断充实自己,脚踏实地、守好初心,身体力行、多出精品!

  (作者系兵团日报社原记者)

  

责任编辑:李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