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央媒体看兵团

来源:兵团网 日期:2023-08-14

 

凭机械,悠然种棉遍地生金

  ●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尚杰 赵明昊

  炎炎夏日,天山北麓火伞高张。在准噶尔盆地南缘,兵团第六师芳草湖农场50多万亩棉田,白的、黄的、红的棉花,开成了一望无际的云霞。

  正是田间管理的关键期,偌大棉田,却没见几个人影。

  “嗡嗡嗡……”一台大型无人机飞过头顶,悬浮在棉花枝头,喷洒下阵阵白雾。

  “过去,种棉花全靠一双手。种400亩棉花,雇20个人还不够。现如今,有了一个个‘高科技’帮手,‘背着手’就能种棉花!”芳草湖农场十四连种棉大户刘巨良指着无人机说,“比如‘打花叉’,过去靠人工,一人一天最多干8亩地。现在用上无人机,一台一天能干四五百亩。”

  新疆地域辽阔,适合机械作业。十多年前,大农机的引入,就让棉花的生产效率大大提高,但是,还有短板需要补齐。以采收为例,“如果用手采,一个熟练的采棉工,一个月下来也就能采10亩地,采棉季往往要持续两个月之久。有一年没请够工人,雪白的棉花在地里淋雨冻雪、发霉变质,可把我心疼坏了”。回想往事,刘巨良还觉得心疼。

  怎么办?

  2012年开始,团场里陆续出现采棉机,刘巨良看得心里痒痒:省时省力、效率高、采得快。2015年,他下定决心凑够了120万元首付,把一台总价320万元的采棉机开回了家。

  刚开始那几天,他吃不好睡不香,生怕这大家伙砸手里。没想到,他赌对了。

  第二年,这台大家伙早早采完了自家棉,开足马力驰骋在芳草湖农场和呼图壁县的棉田里,当季结束,刘巨良一算账:共采收了1万多亩棉花。刨去成本,净赚百十万元!

  2016年,随着配套种植技术的成熟,采棉机在兵团大面积推广开来,人工采棉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

  为了管好这台大家伙,刘巨良把大学刚毕业、在北京上班的儿子刘广宇叫回来,专门负责采棉机的运管。头脑灵活又勤快的刘广宇,为采棉机配备了5人团队:2名驾驶员,2名辅助员,1名后勤保障员,整个采棉季人歇机不停,昼夜不停作业。

  “有规模,效益更好。”刘广宇联合亲朋好友陆续购买了6台采棉机,成立了尚乐农机专业合作社,把采棉版图扩展到昌吉回族自治州,甚至开入南疆采棉。原来采购的箱式散花采棉机,也升级为打包采棉机,实现了棉花采收不落地。

  这个月,刘广宇和他的尚乐农机合作社又迎回一台崭新的采棉机。在合作社院子里,记者目睹了这台崭新的大家伙:长10多米,宽和高都有5米多,光轮胎都有一人多高!“它一天轻轻松松采500亩地,相当于1500名工人。”刘广宇笑得很舒畅。

  不独采棉机,如今的戈壁棉田里,植棉的各个环节都告别了人工操作。

  “从犁地、播种,到灌溉、灭虫,再到打顶、收获,还有秸秆还田、残膜回收,全部实现机械化。拿播种来说,在北斗导航精准定位辅助下,一台播种机一次性可完成铺设地膜、滴灌带、精量播种3项作业,每公里田垄播种误差不超过2.5厘米,确保了后期采棉的效率和采净率。”芳草湖农场农业发展服务中心主任郭强告诉记者,“土壤墒情站、自动阀门控制器、水肥一体装置、巡田无人机、物联网虫情监测仪……这些智能化设备,让作物的长势和病虫害情况尽收眼底。”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大农机,驰骋在天山南北的棉田里。眼下,兵团现有采棉机近3000台,棉花机采率超过95%,辐射带动新疆3000万亩棉花实现全程机械化。新技术的推广应用,让植棉户意气风发。刘巨良说,自己在地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现在感到前所未有轻松”。

  (原载《光明日报》2023年8月12日1版)

 

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戈壁明珠满城绿

  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王艺钊

  站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将军山上远眺,一幅田园城市风景画尽收眼底。玛纳斯河从城市东侧缓缓流过,滋养着如翡翠般的绿洲,繁花似锦,绿意盎然。

  “70多年前,王震将军就是站在这个山岗上,指着脚下的这片亘古荒原说,‘在这里建一座新城留给后代吧’。如今,这一愿望真的实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城市管理局局长杜占国介绍。

  7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军垦人坚持植绿、护绿、扩绿,把石河子市建设成一座生态之城、绿色之城、花园之城,建成璀璨夺目的“戈壁明珠”。

  在绿化美化中,石河子市始终坚持“先栽树,后修路,以树定路”的发展理念,230余万棵大树、宽厚的防护绿带、浓荫的道路绿化撑起了城市最“硬”的绿色空间骨架。“同时,我们还按照‘东优、西展、南进、北扩’的城镇发展空间布局,以绿网体系建设为抓手,着力打造石城绿色生态圈。”杜占国介绍。

  在戈壁滩上建设绿色生态之城,难度可想而知。为提高植树造林效率,石河子市园林绿化部门坚持科学造林理念,选择耐旱、乡土植物,在树木林荫道、公共绿地中,种植如菖蒲、鸢尾、萱草、景天、玉簪等耐旱地被植物。

  “经实验研究,此类地被植物比传统草坪可节水20%~30%。”石河子市园林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贺川江说,石河子市还优化园林植物配置,在种植节水型园林植物时,推广应用乔、灌、花、草结合的多层结构,减少水分蒸发,提升节水型园林植物的生态效益和景观配置效果。

  不仅如此,石河子市还采用滴灌、微喷、喷灌等节水措施浇灌绿地,减少沿程渗漏和蒸发损失,相比传统漫灌节水30%~50%,有效节约绿化用水。

  在石河子市中心,一条全长5.6公里的明珠河穿城而过。这本是城边防风林带的引水渠,随着建设发展,防风林逐渐成为城市的中心地带。石河子市因地制宜,将明珠河改造成集滨水活动、休闲游憩、游览观光于一体的城市综合性滨水景观带,全线配套建设绿道,串联开放式共享空间。

  “我家就在这附近,每天推开窗就能见到绿色,滨河公园为我们休闲跳舞散步提供了一个好去处。”石河子市退休职工王卫红对记者说。

  在绿荫掩映的凉亭中,市民围坐在石桌边乘凉聊天,孩子在一旁追逐飞舞的蝴蝶……这是记者在石河子市玛河生态公园内看到的场景。难以想象,这里曾是一座令人望而却步的垃圾场。

  “过去,这里的地面凹凸不平,到处是砂石采集留下的大坑小坑,市区的生活和建筑垃圾天天倒入,就成了一座‘垃圾山’。后来在职工们不懈奋斗下,‘垃圾山’变成了绿树掩映的生态公园。”玛河垃圾场党支部书记张莉向记者讲述着今昔之变。

  玛河畔的建筑垃圾场经过30多年的改造,变成了1700余亩的绿色生态公园,日造氧量可达4万余吨,成为真正的“城市绿肺”。2020年,石河子市联合玛纳斯县启动玛河生态修复工程,共同对玛河沿岸进行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将城市绿地系统与城市外围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生态要素有机衔接,进一步完善石玛两地生态网络。

  城市绿地率42.33%、城市绿化覆盖率43.11%、三年乡土适生植物应用比率达89.35%、人均公园绿地面积15.01平方米……一个个数据,展示着石河子市这个军垦之城推进生态修复、建设美好家园取得的突出成就。

  城在林中,人在园中,如今的石河子市“满城绿”。由绿向美,石河子市园林绿化部门,正在向着新的目标奋进。

  “今年我们已完成绿化灌溉系统改造,依托玛纳斯河河水和天山积雪融水,通过管道加压、自压方式置换城区绿化用水,形成独立的绿化灌溉管网。工程建成后城区每年绿化可节约自来水900万立方米。”对于今年的计划,杜占国信心满满。

  《光明日报》(2023年08月23日 04版) 

 

融出美丽新生活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农旅融合撷英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道忠 见习记者 桑妍
  “充分发挥区位优势,紧紧围绕乌昌地区居民的‘菜篮子’‘果盘子’需求,积极推动农旅融合,融出新业态、新亮点,融出美丽新生活。”不久前,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举行的2023年第一次农业农村暨乡村振兴现场观摩会现场,师党委书记、政委李斌说。
  近年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党委依托地处乌昌(乌鲁木齐市和昌吉州)腹地的区位和市场优势,紧紧围绕“农旅结合、农旅共强、以农促旅、以旅兴农”的发展思路,大力发展绿色有机林果业、特色种养业、特色花卉种植等高附加值产业,打造农旅融合发展示范点,推进特色农业与休闲采摘、观光旅游、健康养生等深度融合,做活农、文、旅、体、康融合文章,激活乡村振兴“一池春水”。
  “智能植物工厂”——
  “智慧农业”拉引擎
  农旅融合走新路
  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一〇四团畜牧连,就不得不为海力特云雾培智能植物工厂所驻足。作为全疆首家“智能植物工厂”,它的出现不仅让昔日的戈壁滩增添了绿色,同时也开启了“物联网+智能植物工厂”的绿色农业新模式。
  穿过一片热带景观,挂满枝头的番茄和葱茏青翠的有机蔬菜映入眼帘。据了解,这里的作物均为云雾培种植模式。“云雾培技术是将营养液雾化成微米级雾滴,直接喷射到植物根系,给植物生长提供水分和养分。”生产技术总监黄德振介绍,依托这种模式,可实现各类作物全年无间断生产。土地利用率比平面种植提高6倍以上,用水量仅为传统土培方式用量的1%,产量却是土培模式种植产量的30-50倍,蔬菜从种植到采摘只需要18-20天。
  在保障作物基本种植的同时,一〇四团畜牧连抢抓国家教育改革进程中关于加强劳动教育的战略部署,将海力特云雾培智能植物工厂发展为产学研合作基地,根据各中小学校实际教学需求,联合新疆师范大学、新疆农业大学开发一系列农耕文化课程。据统计,目前已开设云雾培蔬菜栽培、无人机组装与飞行、哈萨克族传统手工刺绣、拓印、古法手工制香、缠绕画等10多门课程。自2022年以来,已接待5万余名学生,并赢得广泛好评。
  中小学生利用假期来到植物工厂,在蔬菜园里学习中草药知识和蔬菜种植技术,在花卉园里种植鲜花,在无人机基地动手组装操作无人机……这里不仅有传统农耕文化的展示,还有现代科技的魅力。
  “鲜花小镇”——
  特色产业稳步走
  农旅结合促增收
  如今提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一〇四团畜牧连的特色产业,“鲜花小镇”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头号招牌。推开温室大棚的门,一盆盆在花农精心栽培下生机勃勃的绿植瞬间便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这里有君子兰、月季等100多种花卉,细细看去,不由得让人感叹“鲜花小镇”真不是徒有虚名。
  “鲜花小镇”的现状,与一个人背后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那就是一〇四团畜牧连党支部书记于志新。一个自称“对于农业,我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的人。
  于志新这样评价自己也不是没有道理,在来一〇四团畜牧连之前,他曾在一〇四团牧四场工作了14年,后来又在育肥羊厂工作。对于农业,当时的他的确是个门外汉。
  担任一〇四团畜牧连党支部书记后,于志新对连队里设施农业基地的60多个温室大棚开始了琢磨。当时温室大棚全部作为职工身份地确权到每家每户,然而由于连队的职工多是定居牧民,对设施农业并不了解,大棚大多数都被流转给了蔬菜种植户。同时,由于技术不到位,种植户常年种植叶菜,不仅效益低,也未能发挥温室特有的“春提早、秋延晚”优势。
  如何提升附加值?于志新一方面在网上查阅资料,学习与农业相关的理论知识,另一方面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和客户走访。终于在2021年,连队“两委”确定了利用设施农业基地,发展鲜花种植产业的方向。畜牧连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统一将分散在职工手中的大棚进行回购,并投资1000余万元将大棚再次改造升级,形成了以鲜切花、盆景盆花、观赏植物等多位一体的种植结构,属于一〇四团畜牧连的特色产业由此诞生了。
  “同样一个温室,种植蔬菜产值1年2万-5万元,种植鲜花就是7万-10万元。”于志新高兴地说,这不仅提升了集体收益,流转费也更高了,连队职工的收入自然也增加了。对连队鲜花产业的发展,于志新充满信心,更满怀期待。
  目前,“鲜花小镇”升级改造大棚33座,8座已运营,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的经营模式,将“小、散、零”的花卉种植发展为规模化、专业化生产。同时,通过开展学生研学游实践教育、电商平台综合引流等,促使花卉销路从市场批发、店面销售转向订单型、定制型消费,推出鲜花包月、花卉托管、鲜花盲盒等新型销售模式,把花卉卖到了全国各地。
  “花年一舍”——
  打造田园综合体
  农旅联合助振兴
  传统与现代相互辉映、自然与人文相得益彰。近年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围绕“一团一业、一团一品、一团一景”,打造田园综合体,推动特色产业带动文化旅游业与农业深度融合,促进“旅游+”农业、生态、新生活方式的创新发展,形成了大话西游桃园、花田林海采摘园等一批农业产业化发展示范点,为农业经济转型升级注入强大动力,成为乡村振兴新引擎。
  在第十二师西山农牧场,有一个独具一格的多肉养殖基地。驱车前往,隔着车窗远远地便望见一个手绘的红色门牌,上面用黄色的颜料写着“花年一舍”四个大字。
  穿过藤蔓做成的拱门进到院子里,可见花丛中缠绕着彩带的秋千、花架上挂着的竹编鸟笼、一处用不同样式的多肉装饰好的休憩区,甚至连墙上都是有趣的涂鸦。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经营户年海东的杰作,多肉养殖是他的喜好,而这个基地是他的事业,“花年一舍”这个名字便是将他的姓与他所爱的花结合在了一起。
  依托西山农牧场良好的气候环境,年海东把自己理想中的多肉“王国”变成了现实。现在,他经营着6座温室大棚,种植了从40多个国家收集来的900多个品种的多肉植物,年收入超过100万元。
  在西山农牧场的逐鹿田园梅花鹿养殖园,农旅结合的方式更是显而易见。“我们的梅花鹿特色养殖在全兵团算是亮点,在乌鲁木齐也是只此一家。”望着可爱的梅花鹿,西山农牧场二连党支部书记、指导员周亚说,“这是我们连队职工致富奔小康的希望。”梅花鹿全身都是宝,鹿茸、鹿血都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和极佳的滋补作用,是周亚和其他社员眼中的“宝贝”。
  为了吸引更多游客来养殖园观赏梅花鹿、选购鹿产品,周亚推出了新的营销模式——认养梅花鹿。只要缴纳一定的认养费和饲养费,认养人就能获得梅花鹿所有权,可以帮梅花鹿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定期来看望,鹿茸、鹿血等鹿产品也全部归认养人所有,这一方式赢得了不少游客的青睐。
  目前,园区除养殖梅花鹿之外,还饲养鸵鸟、山羊、兔子等动物,并努力向田园农家乐方向发展。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已形成集观光旅游、文化旅游、科普教育、果蔬采摘、特色餐饮于一体的休闲农业产业带,2022年被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共青团中央公布为“稻花香里说丰年”全国乡村旅游精品线路之一,有力带动周围职工群众创收增收,助力乡村振兴。(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道忠 见习记者 桑妍)
 
沙海里养起了小龙虾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二二四团,被塔克拉玛干沙漠簇拥着。记者见到十连永成水产养殖合作社的员工努尔买买提时,他正小心翼翼地扒开水草,收着地笼。
  抖搂几下,一只只身披红甲的大号小龙虾就乖乖地跌进脚旁的大盆里。努尔买买提拎起一只向记者展示:“每只至少有六七钱重,一公斤能卖80多元!”
  “没想到这里也能养小龙虾,还能养这么好!”记者感叹。
  “有诀窍呢!”努尔买买提打开话匣子,“就说这水吧,是昆仑山高山融水和沙漠盐碱水混合而成的,还加了益生菌,酸碱度在7.5到8.5之间。弱碱水养出的小龙虾更鲜美!”
  “沙漠光照强,小龙虾喜阴。我们就在塘里密密种水草,便于它们藏身避光。”指了指池塘,努尔买买提接着讲,“去年,连队试养的小龙虾大丰收,供不应求!今年,我们又新挖了10个标准塘。原来吃小龙虾要从疆外运来,现在,反过来了!”
  (原载《光明日报》2023年10月23日1版) 

责任编辑:马梦 楚甲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