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旅游

文化旅游

保护新疆老鸹蒜

来源:新疆日报 日期:2021-11-01

  10月13日,在乌鲁木齐市举行的一场野生郁金香主题展览“缘来是郁金香——自然艺术展”上,自然里植物学社发起人杨宗宗向记者讲述了在相关部门支持下,他和团队历时3年保护野生郁金香的故事。9月8日,野生郁金香所有种类均被列入国家新调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

  野生郁金香是观赏性郁金香的祖先。在国内,它们只分布在新疆,是新疆特有的植物类群。野生郁金香俗名叫老鸹蒜,成片分布在城市周边的山坡土丘上,因其根茎略带甜味,一度被人们当作野菜采挖食用。

  新疆特有植物 

  新疆很多人不认识野生郁金香,却熟悉老鸹蒜。“小时候,房前屋后的山坡上经常能见到老鸹蒜,小孩子都喜欢挖它的根茎吃。”在“缘来是郁金香——自然艺术展”大厅里,50余岁的乌鲁木齐市民梁建民告诉记者,以前大家都以为老鸹蒜是一种野菜,直到现在,还有人会挖老鸹蒜吃,“今天才知道,原来老鸹蒜就是野生郁金香,是我们新疆的特有植物。”

  和很多人一样,童年时代的杨宗宗也对老鸹蒜一无所知。直到上了初中,他着迷于植物分类学,才知道老鸹蒜的真实身份。

  杨宗宗进一步了解到,原来国内郁金香原生种只分布在新疆,新疆郁金香还是非常稀有的多花类型。“其他郁金香一株只开一朵花,新疆郁金香一株可以开四五朵甚至十几朵花,是培育观赏性郁金香的重要种质基因库。”

  然而,对于不同种类的野生郁金香之间究竟有哪些不同,杨宗宗依旧不太了解,他开始去野外寻找它们。在调查中,他发现由于很多人不知道老鸹蒜的保护价值,依旧把它当野菜随意采挖。

  “野生郁金香要成长4年至5年才会开花。它的根茎每一层皮就代表1岁,人们扒开的那一层层皮,其实是它成长的历史……”杨宗宗说,每次看到有人采挖品尝野生郁金香,他都很心痛,“郁金香属植物含有秋水仙碱等多种生物碱,大量食用,会使人中毒。”

  2018年,杨宗宗和疆内植物爱好者共同成立了自然里植物学社,决定调查、保护并科普新疆的野生植物。在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后,杨宗宗和团队瞄准的第一个对象就是野生郁金香。

  荒漠生态卫士 

  杨宗宗团队的足迹几乎遍布了新疆北部的荒漠、沙漠、平原和山区。这段时间,他们不仅掌握了多数野生郁金香的分布特点和生长周期等,还摸清了它们之间的区别。

  “和观赏性郁金香不同,野生郁金香并不适应肥沃的土壤,它们喜欢生长在干旱、贫瘠的荒漠和沙漠等地,有的甚至生长在岩石缝里。”杨宗宗说,他们曾尝试将城市周边被破坏的郁金香进行迁地保护,“我们在乌鲁木齐东山收集了一些新疆郁金香根茎,把它们迁到达坂城一带的荒漠环境中试种,历经一两年的休整,它们虽然存活了下来,但是长势明显没有以前茂盛,说明野生郁金香是比较依赖原生态环境的。”

  杨宗宗在调查中还发现部分野生郁金香的生存策略。比如看似娇弱的柔毛郁金香,却生长在新疆北部浩瀚的沙漠里。“我们在富蕴县沙漠里见到柔毛郁金香,白色花瓣,黄色花蕊,外形犹如莲花。沙漠中一片荒芜,几乎看不到任何生命迹象,柔毛郁金香却像一朵朵绽放的白莲异常美丽。”

  而生长在荒漠区的毛蕊郁金香,为吸引昆虫授粉,雄蕊部分长出黑色小尖头。“我们观察了很久发现,这些黑色小尖头有可能是吸引昆虫前来授粉的。授粉结束,它们也随之掉落。”

  杨宗宗说,历经3年调查和保护,他和团队成员发现,野生郁金香不仅是新疆特有物种,它还是新疆荒漠环境中的生态卫士,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野生郁金香的分布地大多在新疆干旱贫瘠的荒漠环境中,它们对荒漠环境的水土保持和环境修复具有重要作用。”杨宗宗说,野生郁金香还是早春植物中开花较早的蜜源植物,是很多越冬苏醒昆虫的重要食物,“它们的生存会直接间接影响荒漠中其他生物的生存,因此野生郁金香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一环。”

  采挖触犯法律 

  为向更多人科普野生郁金香知识,呼吁更多人保护野生郁金香,2020年4月,杨宗宗在全国知名科普公众号“物种日历”上发布了一篇关于新疆老鸹蒜的文章,一度引起社会各界关注。

  “近两年,在社会各界关注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保护野生郁金香的行列中来。”杨宗宗说,近年来,在相关部门指导下,杨宗宗和团队与很多公益组织,通过媒体、微信公众号、抖音、科普讲座等形式,对野生郁金香等新疆野生植物进行宣传。

  今年9月8日,在国家新调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野生郁金香所有种类全部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种类,杨宗宗和团队得到消息后百感交集,根据规定,老鸹蒜以后不能随意采挖了,再挖就会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会受到法律制裁。

  眼下,杨宗宗和团队成员正在积极招募志愿者。杨宗宗倡议:“新疆的植物资源丰富,希望有更多志愿者加入到科普宣传中来,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新疆植物为人熟知,让新疆植物的朋友圈越来越大。”(赵梅)

责任编辑:赵宇 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