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旅游

文化旅游

张相鹏:成为新疆考古人 过了三道坎

来源:新疆日报 日期:2021-11-02

  张相鹏(中)在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考古工地工作(摄于8月30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张海峰

  10月,轮台县的荒漠里,依然骄阳似火。在奎玉克协海尔古城考古工地上,张相鹏灰头土脸,蹲在一片低低的“土坑”旁,专注地研究着每一铲掀开的沙土。这个“90后”甘肃小伙,在新疆考古工地上找到了人生方向。

  一道坎: 

    水土不服,整整咳了一个冬天 

  “和新疆的缘分好像是注定的。”张相鹏微笑着说。硕士毕业前,他从未来过新疆,却好像和新疆相识已久。因为父亲曾在新疆工作了近10年,每年带回来的馕是他想念已久的美味。2017年,获得陕西师范大学考古学硕士学位后,正赶上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招兵买马”,几个同学相约一起考的,只有张相鹏如愿以偿。

  “2017年7月14日来报到,一周后就去了富蕴县,参与莫勒达拜墓地的抢救性发掘。”张相鹏说,“这是我在新疆参加的第一个考古发掘项目。”随后,他又参与了新源县阿尤赛沟口墓群的发掘。

  回到乌鲁木齐,已是飘雪的冬季,他在所里只待了4天,又和同事一起奔赴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参与石头城遗址的发掘。“这是我在新疆参与的第一个大型主动性考古发掘项目。”

  南疆之行让张相鹏非常震撼,“我们在路上走了3天。沿途天高地阔,风光奇伟,我感受到了新疆大地的广袤神奇。”

  第二年,石头城遗址发掘开工,张相鹏再度前往。尽管来自河西走廊的他还不太适应帕米尔高原的气候,但仍然坚持从7月初一直干到了12月底。

  “初来乍到,水土不服。从石头城遗址回来以后,整整咳了一个冬天。”张相鹏笑起来,“我感觉自己真正成了新疆人。”

  2019年12月,他参与了博乐市被盗墓葬的调查。后来,这个案件被列为全国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公益诉讼的十大典型案例之一。张相鹏特别开心:“觉得自己的工作和付出真的挺有意义。”

  二道坎: 

    重复劳动,说不疲惫是骗人的 

  2018年,轮台县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开始发掘,这是“考古中国”的重大项目之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文博学院组成联合考古队,领队是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党志豪。2019年,当发掘工作再度开始,工作队需要扩编时,他看中了严谨负责的张相鹏。

  每年四五月春暖花开,考古队就出发了,一直在南疆荒寂的戈壁滩上发掘7个月以上。“我们早上一般是6点多起床,7点20分准时从县城驻地出发,前往野外的临时营地,路程大约有30公里。早上8点半开始发掘,下午8点收工。”张相鹏说。

  “7个月的时间,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说不疲惫是骗人的。”张相鹏笑道,“在工地上感到特别累的时候,我们会到周边的遗址去看一看,换一个地方就算放松了。”

  9公里外正进行卓尔库特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同样是“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都是为了找寻西域都护府遗址。戈壁荒漠上的同行相互交流鼓励一下,又有了坚持的力量。遇到中秋、国庆等节日,在工地举办联欢会就是放飞心情的轻松时刻。

  当然,缓解疲惫最好的方式还是“新发现”。每当一件令人惊喜的文物“横空出世”,工地上就会一片欢呼,所有的疲劳感烟消云散,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

  “新疆的野外考古环境非常艰苦,这样的环境很能磨练心性,让我有了更多的成长。”张相鹏说,“渐渐地,我敢于去探索一些未知,有了自己的一些判断和理解,并且不断被肯定。”

  三道坎: 

    去还是留,执著奉献影响了我 

  从2018年至今,奎玉克协海尔古城的发掘已进入第4年,一系列考古新发现备受瞩目。近日,张相鹏和党志豪合作,发表了相关论文。

  “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出土了具有北方草原风格的夸张变形狼纹带扣、卧狼纹陶范,具有典型的察吾乎沟口文化特征的带流陶器,还有卜骨、五铢钱等典型的中原地区的遗物,表明奎玉克协海尔古城人群体现出的是一种兼容并蓄的多元文化特征,这与中华文化多元一体格局是一致的。”张相鹏说。

  最为重要的是,奎玉克协海尔古城是目前新疆经考古发掘明确年代最早的城址,是春秋至汉时期塔里木盆地北缘的典型城镇。奎玉克协海尔古城的发掘与研究,为深入讨论这一时段该区域史前文明由聚落走向城邦文明的早期文明化进程提供了详实的资料,也为西域都护府的探寻提供了重要线索。

  随着奎玉克协海尔古城考古的深入,张相鹏对未来的事业发展越来越有信心,更在新疆找到了“家”的踏实感。刚来新疆时,父母希望他调回甘肃,他曾在走与留之间徘徊过。或许是看到了他内心的纠结,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文瑛经常找他谈心。“讲到了他们那一代人的工作,也讲到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有的责任和担当。每一次都让我特别感动。”张相鹏说,在奎玉克协海尔古城考古工地上,项目领队党志豪也经常跟他聊团队以后的计划,“新疆考古事业的前景深深吸引着我,新疆考古人的执著和奉献精神深深影响了我。”

  张相鹏说服了父母,决定留下。

  “在新疆,我已经找到离梦想最近的地方。”张相鹏说。

责任编辑:赵宇 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