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马荣芳: “我就是一名兵团的老职工”

作者:卢小超 来源:生活晚报 日期:2020-07-29

  马荣芳家的全家福。

  马荣芳年轻时的照片。

  马荣芳和丈夫年轻时的合影。

  小寒节气过后,天气愈加寒冷。近日,记者走进马荣芳老人位于十二师三坪农场一社区的家,老人两岁的重孙子在客厅里戏耍玩闹,儿子、儿媳妇已经退休,在家精心照顾一老一小。

  “我就是一名兵团的老职工,没有什么文化,没多大能力,采访啥?”87岁的马荣芳心直口快。当记者说明来意,老人打开了话匣子,从最初的入学参军,到驻守戈壁滩垦荒种田,马荣芳的一生清晰地呈现了出来。

  入学参军,她是青春欢快的女战士

  1931年12月26日,马荣芳出生在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华东野战军所属部队驻扎在阳信县一带的农村,马荣芳的家里住了很多解放军战士,从小她就常常给解放军战士跑腿送饭。

  “我父亲虽然是农民,却也有些文化,当时是解放军的通信员。”马荣芳回忆说,这让年幼的马荣芳接受到了很多革命思想。

  1949年3月,华东野战军渤海军区政干校在山东、河北两地招收了一批回族青年,组成回民大队在学校学习,计划为部队培养在农村工作的少数民族青年干部,年仅17岁的马荣芳是其中一员。

  “当时年龄小,不懂,后来才知道进入政干校学习,就等于参军入伍了。”马荣芳说,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懵懂的姑娘,思想很简单,但父母从小教育她“跟共产党走,听毛主席的话”却始终铭记在心。

  学习半年后,马荣芳进入部队成了一名通信员。1950年,部队南下,马荣芳跟随部队前往南京、杭州等地。在南京时,部队整编,马荣芳被分配到第三野战军第三野战医院工作。

  朝鲜战争爆发后,马荣芳所在的部队被紧急调遣。可在即将出发时,马荣芳高烧不退,意识模糊、全身哆嗦,她和其他伤员一起被留在了医院。一起留下的女医生栾忠兰(音)精心照顾着马荣芳,马荣芳病愈后,就留在了医院做护士。

  1951年,马荣芳被抽调为体检护士到山东各地招兵,这是她离家1年多后首次回到山东,但因为任务重、工作忙没能回家探望父母。回到医院后,马荣芳被选送到护校学习,学习期间,她被任命为班长。积极上进的她要求入党,但却被告知入党前必须要有团员身份。最后经组织批准,马荣芳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

  学习结束后不久,马荣芳接到调令,被调往南京,分配到南京军区直属医院第三中队。不久后,马荣芳所在的医院跟随部队往西北转移。

  有一天,一位同事告诉马荣芳:“你要调去西北。”

  “组织调我去哪,我就去哪。”年轻的马荣芳回答说。

  1951年,部队在兰州改编后,马荣芳和医院的同事们都领到了发放的棉衣、棉裤。在天水过完元旦后,战士们乘坐卡车前往新疆。

  半个多月后,马荣芳和同事们到达迪化(现乌鲁木齐),马荣芳被分到新疆军区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政治处。

  垦荒种田,她是兵团第一代建设者

  1956年,马荣芳被调往农七师十九团七连任排长。随后,她又先后被调往农七师一管处修造厂政治处、三管处修造厂政治处工作。于1969年10月调往农九师机械厂,1971年4月调往农九师一六五团机关工作。

  从此,她和家人便坚守在这片土地上,在茫茫戈壁上建起了绿洲良田。回顾这一生走过的路,马荣芳坚定地说:“我们就是生活在戈壁滩上的人,一直在开垦绿洲良田。”

  如今的人们,对兵团成立初期的那段历史最直观的印象是辛苦,可马荣芳的回忆却充满了乐观和美好。

  “没啥辛苦的,那个年代没人偷懒耍滑头,大家都干一样的活,都很努力,所以不辛苦。”马荣芳说,尤其看到土地上长出了庄稼,结出了果实,那就更不觉得辛苦了,大家心里都收获的是幸福感。

  “当时我们都以单位为家,愿意付出。”马荣芳的回忆让人深思。

  正是这种纯粹的热爱与付出,让边疆大地从此生机勃勃。马荣芳于1986年退休,老伴郭武魁2004年去世后,在十二师工作生活的儿子把马荣芳接到三坪农场居住。

  “我和老伴在额敏县有一套房子。”马荣芳说,现在团场职工的生活太好了,吃的东西越来越好,住的房子越来越大,出门开的是私家车,这样的生活以前想都不敢想。

  家庭和睦,她是乐享天伦的老职工

  说起家庭生活,马荣芳很干脆地回答了两个字:幸福。

  刚到新疆军区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政治处时,单位领导就给马荣芳介绍了对象。1949年,随王震部队进疆的河北籍战士郭武魁与她相识相恋,于1952年结婚。

  结婚时,郭武魁跟随部队在和丰县境内剿匪,确定结婚日期后,马荣芳赶到剿匪部队驻地,七十三团将批准他们结婚的文件邮寄到驻地。

  婚后的日子,简单而忙碌,剿匪结束后,郭武魁又先后调往塔城、伊犁等地从事机务工作。后来,郭武魁履任一六五团副政委、团长等职务,马荣芳始终陪伴,不但是“贤内助”,自己的工作也干得很出色。

  “我们两个人都是一心一意为工作,我没立过功,老头立了好多功。”说起老伴郭武魁,马荣芳的幸福溢于言表。

  1953年,马荣芳和郭武魁的双胞胎女儿出生,两年后儿子出生,可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孩子。“我出生40天后就进了托儿所,直到上小学二年级时才回到家里。整个童年父母根本顾不上照顾我。”马荣芳的儿子对记者说。

  虽然疏于对孩子们的教育,但马荣芳、郭武魁耿直、善良的秉性给了孩子们最好的教育。“我家现在是四世同堂,儿子退休后,就在家专心照顾我,儿媳妇持家是一等一的。”说起现在的生活,马荣芳的脸上充满了幸福的色彩。

  马荣芳来到三坪农场后,党组织关系也转到了三坪农场一社区党支部。

  “马荣芳同志:您在三坪农场一社区党支部2016年‘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被评为‘我身边最美党员’……”采访即将结束时,马荣芳拿出了红色的荣誉证书,她说这个证书对自己最特别。因为她是一名兵团职工,这荣誉是兵团基层党组织给她的褒奖和肯定。

责任编辑:张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