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父亲与《新华字典》

作者:于正生 来源:生活晚报 日期:2020-07-29

  1959年,我的父亲从江苏支边来到新疆,在胜利之光公社(现一六七团)当木工。

  因为父亲不识字,当年冬天,他参加了文化扫盲班。为了提高自己的识字能力,父亲每天晚上总是第一个到课堂,认真听教师授课,课上还不时地提问。下课后,父亲回到家中,总是草草吃过饭,趴在桌子上认真写字,一直到深夜。

  为了快速提高自己的认字、写字水平,就连吃饭时,父亲都在用筷子蘸水在饭桌上练习。后来,母亲不让他在饭桌上写字,他就用筷子在空中比画着写,饭后用根小棍在地上写。父亲给自己定下一条规定:每天坚持认5个生字,认不到5个生字,晚上就不睡觉。经过两个多月的扫盲,父亲已经认识扫盲书本上所有的字词了。

  1960年,为了能够多学文化知识,父亲托人在书店买了一本《新华字典》。有了这本字典,父亲学习的劲头更足了,经常为了搞懂不认识的字、词反复查阅字典,逐字逐词地理解其意思和用法。

  1965年5月,父亲把我从江苏接到新疆读小学。父亲经常教育我要努力学习文化知识,他还将自己没有文化的苦衷说给我听。

  在父亲的教导下,我认真努力地学习。父亲常常陪着我一起学习,他还提出要与我比赛认字,看谁认得多。当时,我已经上小学五年级,自认为一定会赢过没有上过学的父亲,在比赛中却发现父亲比我认的字还多。父亲说:“你看看我的字典,翻了快一半了,你能超过我吗?”

  到1966年9月,父亲认字、写字的水平大增,给家人写信已经是小事一桩。

  父亲一生学习,共用了两本《新华字典》,第一本字典一直用到1993年,翻得破烂不堪,再也无法使用了。后来,我给父亲买了一本新的《新华字典》。

  2006年,父亲临终前将这本字典交给我,我把它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如今,每当我看到这本《新华字典》,就会想起父亲那些年努力学习文化知识的情景。

责任编辑:张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