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我与“大光”的情缘

作者:林均惠 口述 王月媛 整理 来源:生活晚报 日期:2020-08-04

  1964年夏天,我从胜利七场(现三团)调到大光棉毛纺织厂工作,成为一名光荣的纺织工人。

  1959年,一师根据自治区发展规划,在纺织工业部和上海市的支持下筹建了大光棉毛纺织厂。1962年,该厂建成投产,主要生产大光牌纯毛线。

  为什么叫大光棉毛纺织厂?这其中还有一段缘由,一师是以三五九旅的老战士为基础组建的,三五九旅在南泥湾进行大生产时,把纺线织布的同志组织起来,成立了大光棉毛纺织生产合作社,为解决当时部队战士穿衣难问题作出了巨大贡献。当这支优秀的队伍来到新疆开发建设时,为了继承光荣传统,延续那段难忘的经历,所以起名为“大光”。

  大光棉毛纺织厂初建时,共有2000多名工人,主要生产棉纱和毛线。棉纺车间分工细,有前纺和后纺,纺织机24小时运转,工人分早中晚三班倒。我被分在棉纺车间当挡车工。

  挡车工的工作是个人分片巡回操作,在持续行走中查看高速运转的纱锭或织机,快速处理故障。

  每天一上班,我们就忙个不停。一名挡车工看两台纺纱机,不停地接续断线,清除卡机,每台纺纱机有50米长,有150个纱锭。当班时,挡车工必须思想高度集中,手眼并用,快速完成操作,工作辛苦。

  曾经有人算过,作为一名棉纺挡车工,上一个班(分早中晚三班)至少要走30公里。

  我印象最深的是上大夜班,每次刚下大夜班还不能休息,因为作为家庭主妇,八九点就要起床照顾孩子、操持家务了。

  作为一名山东姑娘我很要强,虽然家里孩子多,但我从没有因此耽误工作。记得我怀着二女儿时,每天早上,我挺着肚子先把大女儿送到托儿所,然后再去上班。那时,周围的姐妹心疼我,经常主动跟我调换上班时间,就是为了让我休息好。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大光棉毛纺织厂一度成为新疆“明星企业”。我们自主研发的“雪莲牌”提花毛毯供不应求,并出口到苏联等国。在阿克苏,想买条价值128元的毛毯,得存4个月工资(当时工人平均工资30元左右),还要厂长签字才能买上。

  那时,我先后买了30多条大光和雪莲牌毛毯,除留给自己两条作纪念永久珍藏之外,我把其余的都作为最代表心意的重要礼品,送给了兄弟姐妹和子女们。当孩子们结婚时,我都会送给他们一红一绿两条大光棉毛纺织厂生产的毛毯做陪嫁。

  我常对孩子们说:“大光棉毛纺织厂是我最难忘的地方,这里有我劳动的艰辛和收获的喜悦。”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每次来到儿女和兄弟姐妹家里,他们都会把我当年送给他们的毛毯拿出来,笑着说:“您看,这是您当年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们一直把它当成传家宝,很好地珍藏着呢!”

责任编辑:张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