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戍边

西北之北 大河辽阔——共产党员马殿英的故事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2-07-12

  古尔邦节到了。在祖国西北之北、素有“鸡鸣闻四国”之称的边境重地——十师北屯市,加斯尔汗·阿哈提起了个大早。今天要接老马来家里过节,她煮奶茶、插鲜花、炸馓子、炖羊肉,高兴得忙里忙外。

  每逢节日,老马都被哈萨克族牧工争相接到家里。“老马不在,奶茶不香!”牧工们说,大家和老马,就像奶茶和盐分不开。

  有一种爱,叫倾尽所有。几十年来,老马拿出60余万元,无偿帮助额尔齐斯河畔200多户牧工,帮助30多个孩子考上大学。他帮过的牧工,有的成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有的成为劳动模范、致富带头人。

  “老马帮人,不分认不认识、关系好不好,有困难就帮!”牧工们都知道,老马来了,问题就解决了。

  老马名叫马殿英,共产党员,担任过十师警卫连副指导员、十师毛纺厂副厂长、北屯医院副院长,今年86岁。无论身份如何变化,始终穿着一身旧军装,初心不渝,使命不移。

  老马家里,马桶盖已发黄破裂,用铁丝缠了又缠,沙发扶手露出木头,墙角堆着废纸壳……当领导的老马,不抽烟不喝酒,常吃馍泡饭,穿最便宜的黄胶鞋,捡废品卖,省下的钱除了养家,全用在牧工身上。

  边境线上,额尔齐斯河日夜奔腾,无私滋润大地,河水哗哗,流淌着难忘的岁月之歌。

  一辆自行车

  叮铃铃,叮铃铃……

  车铃一响,牧工们就知道老马又来了,赶紧前去迎接,毡房外打盹的小狗们也跳起来,欢快地跑向老马,亲昵地蹭前蹭后。

  记不清多少回,穿着旧军装、骑着自行车的老马就这样一次次出现在加那尔·达吾提的视线里。这辆“永久”牌自行车,承载着一家人的漫长岁月。

  8个孩子,从小到大,春衣冬裤,多是老马拿来;糖、面粉、清油、肉,老马月月送;孩子学习国家通用语言,老马一句句教。

  加那尔·达吾提的大哥上大学,老马交完学费,又每月骑车到邮局寄生活费;弟弟患白血病,老马求医买药,带他住院治疗,当医生、家人都感到无望时,老马依然不放弃。在满房子的药味里,弟弟还是走了,老马紧紧抱着他,失声痛哭。

  “每一个哈萨克族孩子都是他的孩子。”加那尔·达吾提在阿勒泰市上学时,一个月才能回一趟家,老马像心疼自己的孩子一样时常捎来吃的。有一次放学,加那尔·达吾提听到有人喊,一回头,是满头大汗的老马。

  60多公里路,老马骑自行车赶来,看到加那尔·达吾提,高兴地掏出兜里的毛巾,拿出几根冰棍。

  “那冰棍还滴着水,天气那么热,他却舍不得唆一口。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甜的冰棍。”看到老马擦擦汗转身骑自行车离去,加那尔·达吾提情不自禁地喊道:“阿克(哈萨克语,意为父亲)!”

  “3年前,阿克还骑车给大家送菜送肉。如今阿克老了,再也骑不动了。”加那尔·达吾提捂住了脸。

  老马籍贯河北,从新疆八一农学院(现新疆农业大学)毕业后,就到了担负屯垦戍边重任的十师工作。数百里边境线上,牧工星星点点散落,放牧守边。

  老马有一双跑不断的腿。几十年来,他骑自行车跑遍额尔齐斯河畔的牧区,几乎到过每一座毡房。直到3年前,他眼花耳聋,连抬高腿的力气都没有了,这辆表皮斑驳的自行车才静静地停在了墙边。

  这辆自行车很独特:前后各焊了一个大铁筐,时常装着衣物、药品、蔬菜……“到牧工家,从没空过。”加那尔·达吾提说,跨河流、过草地、翻山岭,路好时他骑车,路不好时车“骑”他。

  骑车从牧工家返回,经过树林,老马又拾起柴火,捆好放车上,到了大路上,捡起货车上颠落的煤块,路过哪家放哪家。

  牧区200多户牧工,老马都放在心上。谁家老人得住院,谁家孩子要入学,谁家牛羊缺饲草,老马事无巨细,利用业余时间能帮尽帮。

  帮助牧工,还要抚养自己的3个孩子,老马夫妇的工资几乎月月光,住房一直很简陋。

  妻子起初不理解:“老马,只要你天天在家,什么活都不干我也高兴。”老马愧疚地说:“守边牧工困难比咱多,共产党员不去解决谁去解决?团结起来看好祖国的大门,这比照顾小家重要和光荣得多呀!”妻子渐渐想通了,和孩子们一道全力支持老马。

  “需要交学费、买吃的,就去找你马叔叔。”让多那尔汉·加米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父母每次赶着牛羊转场前,都要这样叮嘱他。老马一路帮助,多那尔汉·加米考上了大学,如今已成为阿勒泰市阿克吐木斯克寄宿制学校党支部书记。

  “您对自己太抠了。”走进老马家,看到房子未装修,摆设简单陈旧,与光鲜世界格格不入,多那尔汉·加米鼻子直发酸,“这些年您帮了这么多人,大家都富起来了,这房子还是老样子……”

  老马说:“边境偏远,牧工们太需要党的温暖了。看着大家过上好日子,安心守好边,我比住好房子还幸福!”

  一段不了情

  老马的背上,长长的疤痕依然醒目。

  一个落雨的秋日,老马听说一户牧工正在转场,赶紧戴上帽子骑车来到大路上。天黑后,路上斜穿出一位骑马的牧工,老马避让,被疾驰而过的车撞上,“嗵”的一声,重重地摔在路边,鲜血直流。

  “流了很多血,再晚些来,命就没了。”医生全力抢救。医院走廊、病房里,满是行色匆匆的牧工,他们有的举家连夜开拖拉机来,有的骑马从后山赶来,含泪把老马唤醒。

  “发生了啥事?”人太多了,让医生们“虚惊一场”。

  老马的儿子马刚结婚,婚房挤满牧工,房外拴满马匹,热闹非凡。

  “这么大的事,也不说一声,我们自己来了!”一传十、十传百,牧工纷纷赶来,弹起冬不拉,跳起“黑走马”,各族宾客亲如一家、欢聚一堂。马刚高兴又激动:“来了这么多亲戚,真为爸爸自豪!”

  老马爱牧工,牧工也爱老马。

  送牛羊,老马不要;还钱,老马绝对生气。一起喝个奶茶、吃个奶豆腐什么的,老马就很高兴了。

  与牧工越走越亲,有多次往大城市调动的机会,老马都放弃了,回到河北工作的两个儿子接他去,他也不肯。

  一段情缘,深藏他心底。

  寒风呼啸,狼嚎声声。1961年12月的一天,在警卫连工作的老马执行任务返回途中,大雪纷飞,戈壁一片白茫茫。

  突然,远处有亮点闪过。狼,两头!老马拔腿就跑,翻过几道坡,躲进芦苇丛,却迷失了方向,转了一整天也没找到出去的路,筋疲力尽。

  雪深天寒,要么被狼吃掉,要么被冻死。快绝望时,一匹马踏雪而来,牧工将他扶上鞍。回到毡房,炉火正旺,笑脸盈盈,几碗热腾腾的奶茶下肚,老马缓了过来,睡了三天三夜。之后,牧工准备了奶茶和干粮,骑马将他送到大路上。

  “牧工救了我的命,一定要报答!”回到驻地,老马一连几天失眠。哈萨克族有句谚语:“自己拥有的美食,一半是给客人的。”只要沿途有毡房,走一年也饿不着,这是多么勤劳、淳朴、可敬的亲人啊!

  来年开春,雪刚化完,老马就买了砖茶、方糖,来到记忆中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座毡房了。

  “我的老乡,你在哪里?”四处寻找无果,老马突然想明白了,千百年来,这份情谊血浓于水。找不到恩人,就报答所有的牧工!

  牧区的冬天异常寒冷,温度最低可达零下40多摄氏度,看到不会打火墙取暖的牧工蜷缩在一起,老马心揪起来,便一家一家打火墙、装火炉。

  听说老马打的火墙好看又能提高室温,牧工们都跑来找老马。为了挤出时间,每周日天不亮,老马就骑车往牧工家跑,到周一晨曦微露时再回单位上班。炉条不够用,就去废品站扒,到工厂找,敲敲打打修补一番。每年从入冬前两三个月就开始打火墙,有时一天打两三个,用坏了再打,一打就是30多年,打了3000多个,牧工们热在身上,暖在心里。

  牧区的四季,也是老马的四季。春天接羔,夏天打草,秋天转场、打火墙,冬天送煤,老马一刻不得闲。

  转场,路远难行。“有我在,不用怕。”劳力少的家庭,老马最操心。他把老人孩子抱到拖拉机上,自己扛着铁锹,走在前面,带路修路。从河畔到山口,70多公里,他赶着牛羊一路护送。

  偏远放牧点未通电,老马买了电线,雇工栽杆、拉线,架起从北屯到放牧点的“光明线”,又为牧工买来放牧点上的第一台电视机,将党的声音传到“最远一家人”。给牧工盖房子、装电话,为牧工买割草机、拖拉机,在老马的帮助下,不少牧工家里牛羊满圈,开上了轿车。

  一座连心桥

  “还不了老马的情,就多帮助别人。”阿勒泰市阿苇滩镇牧民巴合提亚尔·卡灭尼每月养老金不到3000元,仅助学就捐出了10余万元。

  成为“爱心妈妈”,被评为阿勒泰市优秀共产党员,巴合提亚尔·卡灭尼说,是老马深深触动着她。

  “有一年,天冷得早,老马扛着铁炉子,蹚河送到我家。河水漫到胸口,他冻得嘴发白……”巴合提亚尔·卡灭尼回忆,丈夫又患了胃炎,吃的全是老马买的药,一吃几个月。

  阿尔泰山,蒙古语意为金山。大家说,老马的心就像金子一样闪光。 在老马的带动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干部职工群众积极办好事、做实事,民族团结氛围浓厚。

  同山河,共守边。北屯市与阿苇滩镇唇齿相依,老马常说:“力量不在胳膊上,在心里。”

  春季,额尔齐斯河涨水,淹死过人和牲畜,数以万计的牲畜常在转场中被困岸边。到对岸,得绕行10公里。

  “建座木桥吧!”老马向阿苇滩镇领导提议。一起买材料、找工人,几十个人热火朝天地建起了额尔齐斯河上第一座简易木桥。有了这座桥,两岸群众常来常往,兵地关系更密切了。

  成为阿勒泰地区人大代表后,老马越“管”越宽,从十师北屯市“管”到了阿苇滩镇,从兵团“管”到了地方。

  “听老马的,没错!”牧工们有事先找老马。地方领导要求党员干部要向他学习,遇事找他多商量。

  “老马有好几张脸。”阿苇滩镇镇长伊力格尔别克·木合塔西说,对好吃懒做的人,是严肃训斥的脸;对有困难的人,是倾情相助的脸;为大家办事时,是忧心急切的脸。

  北屯医院刚建成时,资金紧张,没有建食堂。老马路过林带,见牧工蹲着堆石块烧茶、泡馕,馕上长了霉点。这哪行,老马心痛得脸变了色。

  第二天,他坐上班车,颠簸600多公里,赶到乌鲁木齐市,找到老领导帮助协调资金,很快建起了医院食堂,并以最低价供餐,来北屯医院就医的兵地职工群众比以往多了一倍。

  天上的白云一朵朵,地上的牛羊一群群,在额尔齐斯河畔,老马帮助牧工的故事多得数不清。牧工们说,看到穿着一身旧军装的老马,心里就无比踏实。共产党员这样把心掏给我们,我们怎能不拥护党的领导、怎能不热爱这片土地!

  “千万方土石,堆起巍峨阿尔泰山;千万颗心,凝成戍边强大力量。”阿勒泰地委委员、十师副师长库丽努·努尔哈力说,兵地各族干部职工群众边疆同守、维稳共担、经济共建成效显著,祖国西陲的钢铁防线坚不可摧。

  岁月长河里,多少人和事随风淡去,而在额尔齐斯河畔牧区,还有那么多人想着老马,常去看望他。大家说,风起时,好像总能听到自行车的铃声,仿佛又看到老马撩起军装的衣角,擦着额头上的汗。

  老马,你累了,歇歇脚吧,额尔齐斯河水一直向前奔流,动人的故事,我们会接着讲下去!兵(兵团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兰玲玲 通讯员 李景丽)

责任编辑:史进 王艳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