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援疆

援疆

昆仑山上听牧歌

作者:李岭宏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7-14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敕勒歌》中所描写的苍茫壮阔的景象,是学生时就盼望能亲眼见到的,并还似曾随着隐约、悠长的歌声几度进入梦中。欣喜的是,来到兵团不久,就实现了这个愿望。

  2017年10月,刚刚到兵团的我们下沉基层团场连队。我也跟随兵团农业局的结亲干部,从乌鲁木齐乘火车20多个小时到和田,再转乘3个多小时的汽车,来到位于昆仑山脚下的十四师一牧场。

  汽车到达一牧场时,天色已然黯黑,只能隐约看到远处巍峨耸立的昆仑山峰轮廓,星星点点的灯火与满天闪烁的星辰辉映。在场部,我们一行简单分配了行李,又跟着当地的同志走过颠簸和曲折的山路,来到了海拔2800米左右的二连配种站。来接我们的吴连长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情况,连队干部还把条件稍好的房间腾了出来,烧起了煤火。正值连队羊群人工配种的关键时期,配种站承担着几万只羊的配种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为了抢抓时间,连队所有的干部都集中住在这。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直接进入工作状态。首先学会按照种群数量,分配羊群进站配种时间,并将发情的母羊分拣、归圈。原本以为难度不是很大的工作,但真正干起来,才知道不易。单单赶羊入圈,每天都像经历一场战斗。几百只羊四散,不赶还好,一赶满山满坡跑得更欢,只能自叹“两条腿真的跑不过四条腿”。再看看牧工,就办法多多,手执的木棍、头上的帽子、随手拣起的碎石,往奔跑的羊群前面一扔,羊就乖乖站住,听话地被牧工赶回。

  我们也学着吆喝着、手中的木棍飞舞着,费尽全身的力气才把羊赶回圈里。更不要说从几百只羊中将发情母羊分拣出来的巨大挑战,分拣出的羊在羊群中左一穿、右一转,马上就消失在视野中,再也分辨不出来。几天下来,我才没有了刚开始的手忙脚乱。

  这里没有自来水,更没有清澈的甘泉,我们每天只能在山脚下的河坝里与上万只牛羊共用混浊的河水,河水上还漂浮着牧民戏称的“六味地黄丸”。晚上大家把混浊的河水提到桶中,经过一夜的沉淀,最少也有半桶泥沙,上层稍许澄清的水就是饮用水。我们到了山上的放牧点,才知道这样的水还珍贵如油。有的放牧点距离山下水源要二三十公里远,牧民要用马、驴等牲畜,经过几个小时山路才驮回两桶水,保障一家几天的吃用。为了节约用水,我们基本上几天都不洗脸刷牙。

  比起生活条件艰苦,更困扰我们的是大山的阻隔。在昆仑山腰,缺乏通信条件,很少能找到有信号的地方。试了很多次,只有居住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上,举着手机才能时断时续的打电话、发短信。每天早晨是大家自发固定与外界联系的时间,小山包上,我们都举着手机,接受外面的信息,了解山外的情况,给家人报个平安,处理工作。

  这短短的时间,也让我们甘之如饴。半个多月的下沉生活,让我真正了解了基层连队牧区的情况,与少数民族职工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也成了群众眼中的贴心人。每天迎着朝阳,看着群众脸上绽放的喜悦和赶着羊群向昆仑山上空中草原而去的坚定背影,我们对这片土地未来的安定富裕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梁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