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援疆

援疆

难忘拾棉比赛

作者:叶邦策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7-14

  2017年9月,受中组部及华东理工大学委派,我作为第九批援疆干部,赴石河子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工作。

  之前,我从没来过新疆,更没有去过石河子。到了石河子后,我得知石河子在北疆,光照既长又强,昼夜温差大,而且气候干燥多风沙。初到石河子的我有点不适应,出现了皮肤干痒、鼻腔出血、失眠等症状。

  既然来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我克服身体上的不适,潜心投入工作。为落实污染防治工作部署,带队到三师进行调研,并与三师环保局和污水给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围绕污水处理及饮水安全进行座谈,座谈结束后,我带队到三师五十一团进行水质采样,当时正值首届“农民丰收节”,完成了当天的工作任务后,我参加了连队开展的拾棉花比赛。

  久居闹市,几十年没干过农活,更没捡过棉花,看着热闹的场景,自己很想体验一下。我向农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一听我这个来自上海的教授要下地干农活,高兴地答应了。他随手给了我一个装棉花的袋子,并告诉我要把棉花一把摘干净,不能留“羊胡子”。

  站在棉花花株的间隙中,身下棉花枝叶密不透风,上面烈日当空,太阳发出耀眼的白光,没一会的工夫,汗水就浸湿了我的衣服。摘棉花的时候,手牵动了棉叶,叶子上的薄土一抖动,随处飘散,我再低头摘棉花的时候,就会不经意间把空气中的薄土吸进自己的鼻孔。手背会被干硬的花壳划破,破裂处再沾上花叶上沾着的露珠,被太阳一晒,有点痒又有点疼,难以名状。

  我才摘一会儿,就感觉腰酸背痛、脖子难受,抬头看了下身边的职工群众,他们身体一伸一弯,双手灵活地摘着棉花,皮肤被烈日晒得通红,只顾着摘棉花,无心环顾四周,一会就把我甩在了后面。

  摘棉花是一件小事,也是一件难事,兵团以农业为主,很多职工群众以种地为生,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地里劳作,不辞辛苦、无怨无悔,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创造性地做,他们真的很了不起。再想到千千万万生活在农牧山区、边境一线的兵团人,他们不穿军装、不拿军饷,驻守边境一线,扎根沙漠边缘,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忠诚履行着国家赋予的屯垦戍边职责使命,不管环境多么恶劣,不管生活如何艰苦,他们都不曾想过要离开脚下的热土,只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团场建设得更加美好。我被他们的这种执着精神所感染,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能退缩,要勇往直前。

  还有3个月的时间,援疆工作就要结束了。风吹雨成花,时间赶不上白马,云翻涌成夏,眼泪被岁月蒸发,如果光阴不流逝,那么相聚、别离只是一个小情节,我相信,离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就如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一样。

责任编辑:梁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