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援疆

援疆

一位援疆医生写给儿子的信

作者:段晓明 来源:兵团网 日期:2020-08-04
  我的宝贝,我知道,你又在想念妈妈了。虽然你从来不肯把你的思念说出口,但是我还是知道你的心里在想着自己的妈妈。我曾经答应过你假期可以来探望妈妈,日子一天天临近,却又有了突发的疫情,你小小的心里开始担心了,于是总是等着妈妈视频通话的你开始频繁给妈妈发送通话请求了,每一次你都问妈妈,出行的计划是不是泡汤了。你开始每一次连线都不舍挂断,总是要反复催促甚至是妈妈主动中断通话。
  对不起,我的儿子!我知道,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母子就在渐行渐远,终至别离。可是,我的儿子,我知道你与母亲的别离总是来得比较早一些、频繁一些。从你出生开始,似乎总有太多的人在与你争抢你的妈妈,而你的妈妈似乎总是会把投注你身上的目光一点点分出去。于是,你学会了等待,等待工作了二十四小时的妈妈,还不会走路的你只能在熟睡的妈妈身旁爬来爬去,时不时在妈妈身边蹭一蹭,不是妈妈不想醒来,是妈妈的意识似乎冰封在了身体里,沉重得无力苏醒;后来你学会了说话,于是你总是会问妈妈,我能陪你玩一会儿吗?似乎对妈妈来说,睡眠才是最好的朋友,于是肉乎乎的你坐在熟睡的妈妈身边摆弄自己的玩具,时不时用小眼睛看看似乎总是睡着的妈妈。终于有一天,你对妈妈说,你要去做一名医生,你会不加班、不上夜班,早早下班,给妈妈带好吃的回来,陪妈妈玩,那一刻你稚嫩的声音仿佛刻在我的心尖,成为我一生不能触碰的疼痛,甚至连深夜独处都不敢品味。
  对不起,我的儿子!我知道,每个孩童都要慢慢长大,终至可以阻隔风雨。可是,我的儿子,你的成长似乎总是有那么一丝无奈。在你刚刚蹒跚学步,妈妈就总要周末还去加班,于是你扯着妈妈的衣角不肯放手,妈妈告诉你,有好多小朋友在等着妈妈,他们的光明等待妈妈去守护,于是你不情愿地松开小手,小小的眼中含满泪水;在你刚刚开始学会梦想的时候,你向每个熟实的亲友询问,为什么人不能长一圈眼睛,而不是只有两只,可以丢失一个也不那么灾难,这样你的妈妈就不会总是突然加班;去年的冬天里,妈妈奔赴新疆,却只给了不到十岁的你一个晚上接受现实,你不停地问,妈妈能不能生病,能不能不与你分别,可你得到的永远是妈妈坚决的否定,于是你无奈地对妈妈说,妈妈在你身边也没什么用处,妈妈的离开也没什么了不起;今年的疫情让你失去了与老师面对面的交流,你只能从网络获取知识,年迈的姥爷姥姥不能帮你操作,终于有一天,你对妈妈说,你可以独立连通投影、电视、下载、打印,你解决了所有网络学习的问题,不需要去羡慕那些有父母帮助的同学,甚至你会记得提醒妈妈要抓紧时间学习,会在姥姥不舒服时督促她去医院,会告诉姥爷疫情期间不要出门。我的儿子,你突然间长成了一个小小男子汉,那一刻你稚嫩的成熟仿佛刺入我的心底,令我不敢检视,不敢回望。
  我的宝贝,虽然我无法时时与你相伴,虽然我无法把全部目光投注给你,但是请允许我,在终于可以重逢的那一天,给你一个真真切切的拥抱,认认真真地告诉你,我爱你,我为你骄傲,我坚强的、善良的小小男子汉!

责任编辑:刘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