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春天的风筝

作者: 赵天益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3-30

春分节气一过,冰雪早已融尽,天气愈发暖和起来。在西北,厚重的冬衣已穿不住,需换上稍薄些的外套。虽不时刮风,却不甚凛冽,有些柔和了。在外行走,隔冬久违的自然舒畅缓缓浸润身心,呼吸中渐渐有了些泥土的气息,这是万物复苏的春天味道。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代诗人高鼎的《村居》无疑是描述早春二月时景的名篇,生机盎然,予人欢愉的江南春色在诗中灵动可感地呈现出来。小时候读到此诗,后两句描绘的画面总会清晰浮现于脑海,尤其是“纸鸢”让我产生强烈的好奇和兴趣。虽然我生于北方,这里的农历二月,还远没有诗人高鼎笔下那些旖旎的自然风光,但“放纸鸢”的冲动始终在心中涌动,总盼着天气晴好、风力适宜之时,体验一下早春的欢乐。

纸鸢也就是风筝,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许久以来,关于风筝的起源有多种说法,比如斗笠、树叶说,认为风筝的出现是受到被风吹起的斗笠、树叶的启发。还有帆船、帐篷说,天空飞鸟说等等。观点虽不一致,但风筝很早就出现在中国是不争的事实。

“竹马踉跄冲淖去,纸鸢跋扈挟风鸣”是宋代大诗人陆游笔下纸鸢飘飞的动情描绘,尽显闲适童趣的文字,印证了放纸鸢、骑竹马已是宋代孩童玩乐的重要项目。明清时期,风筝的制作技艺、装饰技艺得到空前发展,清明时节,郊外踏青放纸鸢已是一种普遍风尚。文人贤士会手制风筝赠予友人,寄托情感,是一种颇为文雅的交际活动。

不过,风筝更多的是连接着童年童趣。一根长线,连接着天空与地面,让人与天有了接触的凭借与可能。放飞风筝也是放飞一种儿时的多彩幻想,幻想飞升天空俯望大地的刺激感与征服感。梁实秋在《放风筝》一文中说:“放风筝时,手牵着一根线,看风筝冉冉上升,然后停在高空,这时仿佛自己也跟着风筝飞起来了,俯瞰尘寰,怡然自得。我想这也许是自己想飞而不可得,一种变相的自我满足罢。”这般心绪在每一个放风筝的孩童心中或许都出现过吧,抬头仰望风筝在空中随风飞翔,一种对更高更远世界的好奇心也随之翱翔。在把风筝收回来的时候,好像是游罢归来,这是一场童年幻想的奇妙之旅。

当代作家贾平凹在《风筝》一文中将童年的颇具童真的幻想,表达得更为细致。和小伙伴们一起制作的风筝“幸福鸟”断线飞走了,主人公很是伤心。婶婶安慰他说:“天是白的,那是它该去的地方。”这句话让孩子们的心得到安宁,风筝仿佛有了灵性,真的成了“幸福鸟”,飞到属于它自己的世界。今天夜里,“幸福鸟”是住在哪一朵云彩上呢?那里是不寂寞的,是快乐的,它应该飞去啊!孩子们心中的郁结在想像中得以释怀,风筝已不仅是一种玩物,而是一种情感的寄托和心灵的牵挂。这种淡淡的忧伤与内心的和解,让童年染上少许的轻愁,有着别样的童真滋味。

只不过童趣与童真并非人人皆有,风筝有时也承载着某些遗憾。鲁迅先生在他的《风筝》一文中,讲述了一段关于“风筝”的兄弟往事。少时发现弟弟偷偷制作风筝,狠狠将其破坏,“以为这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意”,是为弟弟好。结果多年以后意识到“玩具是儿童的天使”,自己当年是在伤害弟弟宝贵的童心与童趣。然而,长大后弟弟早已将此事忘却。“我还能希求什么呢?我的心只得沉重着。”一件小小的玩具,在鲁迅的心中演化成对兄弟的亏欠,确是难见的感怀。不过细细想想,这难忘的愧疚和自责,蕴含的恰是鲁迅对兄弟真切的深沉的爱。正是重视这种亲情,这般回忆才会如此动人。

在朗朗晴日的春天,放飞手中的风筝,其实也是在放飞一种轻松的心情。这连接着千百种不同的人生回忆,却更多地带来春天的欢快。仰望风筝在晴空中飞舞,在奔跑和牵引中感受单纯的快乐,正是风筝给予我们的最大幸福。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