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旅游

历史迷宫中的康家石门子岩画

作者: 赵天益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12

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我们在呼图壁县文化馆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从呼图壁县城出发,前往天山深处的康家石门子。

蜿蜒曲折的柏油路,沿塔西河溯流而上,汽车向南绕过红山水库,便进入天山山区。行驶10余公里,转向西南,地势越来越高,坡度越来越陡,路面也越来越窄。凭窗向北眺望,视野开阔,不禁心旷神怡。

路上途经几处山隘,隘口两侧一面是青黛,另一面是赭红色的峦峰,山峰相向倾斜欲坠。由远及近,石门隐约开阖。仰视峰巅,惟恐累石訇然崩裂。山路幽深远僻,石门林立如笋。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一带统称石门子,人们来这里,稍不留神,便会迷路。

接近中午时分,汽车行至山间一个凹形小盆地,忽见一座雄伟壮观的赭色山峰耸立面前,这就是我们倾慕已久的呼图壁康家石门子岩画群。

工作人员介绍说,清末之际,有一康姓逃户避祸入山,深居于此,后人称此地为康家石门子。另一种说法,石门崖壁之东,有一条深壑叫康拉尔沟,也有人称为康老二沟,康老二沟是哈萨克牧民康拉尔沟音译讹变。从人文历史环境分析,这里最早是游牧民族往来山区的憩息之地,因此,康家石门子可能是康拉尔音译的引申。

康家石门子岩画位于呼图壁县境内天山北坡低山地带,距县城80多公里,海拔1500米。毗连西南方向的山峦逐次升高,海拔5000米以上的冰峰终年积雪,雪线下是森林带,山峦北坡常年雪雾缥缈。雪水融汇的潺潺溪流,绕石门向南流去。崖壁峭拔而立,高达200多米,像一座巨大的石阙。

刻有岩画的山脚下是地势开阔的草地,气候湿润,野草繁茂,是夏秋两季优良的天然牧场。距岩画不远的地方有几处帐篷,据一位年长的哈萨克族牧民说,他从小就随父辈往来迁徙于这个牧场,崖壁上的岩画抬头可见,久而久之,对崖壁上的岩画谙熟于心。年复一年,岩画上的人物有不少已经渐渐模糊,有的已剥落了。由于岩画地处偏僻的深山,除了牧民以外,外界很少有人来到这里。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研究地方史志和岩画艺术的学者来此,岩画才受到学术界的关注。

岩画刻在山崖石壁上,岩画下端的石壁微微内凹,悬空自然形成一条檐壁。岩画常年受阳光暴晒和雨水侵蚀,表层蚀面石质酥松,有几处已经脱落。岩画下面是一块平整的坡地,地面上没有见到任何建筑物遗址,让人难以判断当时的人是如何在峭拔陡立的岩壁上作画的,因为岩壁上没有落脚的地方。

岩壁上的岩画东西长约14米,高约9米,面积约120平方米左右,崖壁壁面平整,不同于四周凹凸不平的崖壁,可见当时的人们在凿刻岩画之前对崖壁作过修整。岩画四周还余有宽裕的人工修饰过的壁面,表明凿刻这幅大型岩画区别于一般岩画的随意性,而是在初创时考虑到岩画的幅面及画面内容的完整性。近观岩画,除了略靠左下角有重叠凿刻的人物图像,整幅画面的层次安排及岩画的内容风格和谐统一。因此,这幅画的出现绝非偶然,某种意义上它所反映的是一个历史时代的剖面。

工作人员把我们领到视觉最佳的位置,面壁仰视岩画的最上层,那里排列着大小不同的九位女性。九位女性的下方,刻有众多的人物。右边是一位身材高大雄健的男性。在这一男性的左下方是一大一小两只老虎,旁边刻有三个挽弓射箭的猎人,瞄射两只威猛的老虎。再向左,刻有十多个男性人物。岩画中比较独特的是一幅双头同体人物图像,从画面上看,右侧为男性,左侧为女性,女性细长的脖颈后似有一条弧形的条带饰物。在这幅画的左上方有两排几十个舞态整齐的小人图像,由于画面斑驳,已分辨不出人物的性别。岩画中所有人物的头上都有类似翎毛物装饰,这大概是种族内独有的标识。

工作人员介绍说,岩画采用的是阴刻方法,即先用红色颜料勾勒出人体轮廓线,然后凿刻出轮廓线。轮廓线内部分刻成凹陷的平面,使轮廓线与物面形成凹凸分明的画面。

岩画注重人物面部五官部位的表现,选用浅浮雕的技法,将人物面部器官及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岩画采用曲线、三角、弧圆等几何图形刻画人物肢体,表现女性的丰腴、柔美,男性的健硕、粗犷,比例恰当、技法娴熟。

我久久凝视着岩画上的两组对马图案。这两组对马图案,一组是雌性,另一组为雄性,造型别致,为标志性的图案。离岩石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倒伏的岩石,上面刻有不同姿态的逸马。这些自然形态的马匹与两组对称图案迥然不同,表明岩画上的对马图案与现实中的马有区别,是作为一种图徽刻画在显著的位置上。史前人类崇拜自然物是普遍现象,从最初膜拜自然界中的太阳、月亮等逐渐转向膜拜与生存息息相关的事物。

据《汉书·西域传》记载,最早居住在敦煌、祁连山一带的大月氏部落以游牧为主,早期活动范围到河套一带,晚商时期与中原频频接触,后为匈奴破,大部分西迁至伊犁河一带。当时,大月氏部落的行踪遍布天山南北。康家石门子所处地理位置,是大月氏部落往来的途径,又是极好的天然草场,因而史学家推断这幅岩画可能是大月氏部落所凿刻。据记载对马图案是大月氏部落的图腾,是他们祭祀的崇拜物。

岩画旁崖壁间隙滴落的水珠打断了我的沉思。山崖上有一汪四季清澈碧透的泉水,经年不增不减,由山体渗漏出崖壁,在岩画的顶侧生成一条绿茸茸的苔藓,那泉水入口清冽甘甜。

远处的雪山上浮起了云霭,久伫山中已经感到水汽浓重,山顶飘云山中雨,康家石门子一日间气候瞬息万变,怕是霖霈即在须臾。于是,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乘车由原路下山。

一键分享:
编辑:王增博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