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丁香花开

作者: 丁久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14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克里木这首带着浓郁新疆风情的歌曲,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激发起了我对这片美丽土地的喜爱和向往,但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已过不惑之年的我,竟然有机会获选,接受组织委派援疆,让我有幸有三年时间亲近这片美丽动人的土地,服务这里热情淳朴的人民。

我援疆的工作单位是兵团第二师,驻地在库尔勒,食宿的地方安排在了二师博斯腾宾馆。这是一座五层楼的建筑,楼前院子虽然不是很大,但绿化搞得非常好,中间是一个椭圆形小花园,占了院子近一半的面积。院子周边和小花园里长满了树木,有柳树,有榆树,有槐树,但最多的据说是丁香树。因为年头长了,这些树都长得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初到二师,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的工作、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生活,这些都需要重新学习和适应。起步的工作很紧张,要尽快融入二师,尽早熟悉工作,每天上班忙忙碌碌,工作时间感觉过得很快。最不好过的是下班后的时间,离家几千里,最想是亲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对于远离家乡的游子来说,思念亲人是永恒的主题,牵肠挂肚是不变的情绪。更何况,援疆的同志大多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正值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负重期”,担忧年迈的父母生病,操心尚幼的儿女学业,家成了我们挥之不去的牵挂。但组织的重托,远方亲人的嘱托,当地乡亲的信托,不容我们过多地沉湎于儿女情长,既然家国不能兼顾,忠孝不能两全,那就尽快调整心态,适应“单身”生活,用心投身工作,生活慢慢规律起来,虽然单调,但也充实。

记得那是2014年4月底的一个清晨,我早起晨练,刚到楼下,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顿感心旷神怡,“锈钝”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我急切地寻找着花香的来源,啊,原来是楼前的丁香树开花了,那一朵朵白如雪、红似霞的花朵竞相开满枝头,远远望去,就像绿叶上浮起了一片片彩云,香雾缭绕。来到一棵开得最茂盛的丁香树下,抬头仰望,只见嫩绿的心形叶子密密匝匝的,一串串小花努力地从繁茂的叶片中探出头来,像一张张涂满了香粉的笑脸冲你开心地笑。香味儿就是从这一片绿里喷涌出来的,飘洒到整个院子,围裹着我的全身。这香,香得那么热烈,香得那么奔放,香得那么舒展,香得那么纯真,让我如同一条鱼畅游在香海里。

其实,我本来并不钟情花花草草,一方面因为我的性格大大咧咧,还觉得一个大男人这样显得矫情;另一方面,工作一直忙忙碌碌,每天跑前跑后,回到家里常常身心俱疲,根本没有心情去侍弄它们。偶尔买上几盆稍名贵点儿的花,想附庸风雅,却也因知识不足,水平不高,管理不善,总也养不了多久就“香消玉殒”了。时间长了,也就没了赏花的兴趣,养花、赏花似乎与我无缘。

可是,就在这一天,就在那一刻,不约而至的相遇激活了我久已麻木的神经,平常的日子俨然变成了奇妙的节日,平庸的生活充满了动人心魄的诗意,我突然想起季羡林先生曾经写过的一段文字:“花开也是常有的事,开花有香气更是司空见惯。但是,在这样一个时候,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的花,有这样的香,我就觉得很不寻常;有花香慰我寂寥,我甚至有一些近乎感激的心情了。”季老所言虽有其特殊的语境,但此时的我与彼时的他,心境却有了一种息息相通——当时,他爱上了马缨花,把它当作知交;而我,从此爱上了丁香花,把它视为知己。

丁香花的花期很短,还没容我们好好相陪相伴,它就凋谢了,满地的落英提醒我,时光可贵,又短暂。“三年援疆路,一生兵团情,永远二师人”,这是我们入疆后谨记的一句话。援疆千余日,时间不算长,是倾尽全力,有所作为,还是碌碌无为,满足得过且过,做一个匆匆过客?我想,我的朋友已经告诉了我答案:花期虽短,但一定要把浓郁的花香留给人间。

所幸丁香花期虽短,可来年还会再开。

时间匆匆而过,去年春夏之际,已是我第三次和老友相会相守,也是我们在这里最后一次相聚了。我仔细端详着它,四个水滴形花瓣组成一朵小花,简单而纯净,香气也是淡淡的。它不像牡丹花那样雍容华贵,不像玉兰花那样亭亭玉立,也不像迎春花那样灿烂夺目,它简单到很少被人关注,但正是那一朵朵小花组成了层层叠叠的花穗,一枝枝花穗汇成了亮丽的彩云,而那淡淡的香气终也汇成了馥郁的香海。

二师的丁香花,这绽放在我国辽阔、雄浑的西部土地上的丁香花,质朴而纯真,芬芳而美丽,让我热爱,也会让我想念,就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