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尝鲜豌豆荚

作者: 王云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14

豌豆和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绵长的记忆。尝鲜豌豆荚,清甜的滋味,值得永久品咂。

当豌豆花开了,豌豆荚还在生发,便有了咀嚼鲜嫩豌豆荚的冲动,想想别人种一点豌豆的辛苦,也就压制了嘴馋,其实,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想着菜市场总有的卖,何必要破坏他人的劳动成果?

鲜嫩的豌豆荚,是饱含绿色汁液的好东西,从新生的茎上摘下,整只放进口中,便有清新的甜味锁定味蕾不放,时至今日,也只不过是对儿童时期贪嘴行为的一种怀念罢了。

日常空闲期的采访对象都是老者,他们总是和豌豆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联系,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年月,有的人就是种豌豆的;有的人曾经用豌豆制作淀粉或者粉条;有的人,实在饿了,就偷偷抓两把豌豆种子回家充饥;也有的人,是在夏天来临了,豌豆荚可以食用的时候,偷偷摸摸摘下几把,拿回家给孩子尝鲜。总之,这片土地和豌豆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故事。

一日,忽然看到菜市场有豌豆卖,已经不太新鲜的模样,女邻居坐在那里剥豆子,豌豆粒却还新鲜,赞美了一声,于是她痛快地把豌豆粒转手给了我。拿回家,炒来吃,总算尝到了一回豌豆,也在欣喜范围内。

已是7月,大风天又来了。看看晚霞烧得正旺,散步也就不算太迟,虽然已经快晚上10点,但这对于高纬度的北疆来说,大约是黄昏的开始也未可知。

蛋蛋娘手提一把菜地专用的小铲子迎面走来,这是一个为我采访带来极大乐趣的老人,她曾经为了给我还原历史真相,特意开设了一趟表演课,连蹦带跳地解说,以此加深我的记忆。

打招呼,很热情,相互都很热情,更热情的是,她拦下我,揪起我的新T恤,形成一个旧时能装盛食物的兜,把她新采摘的豌豆荚,从她的口袋中掏出来,放进临时的兜中。

这还了得,一个快80岁的老人,能种几苗豌豆?推脱是在所难免的,蛋蛋娘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也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她只顾掏着口袋说,这是稀罕物,给娃娃们吃,不给你吃。

她拉扯大两儿两女,不容易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在没有面粉吃的时候,她会带着孩子捡拾麦穗,用一个天然的木臼,自己把麦粒捣碎,果腹,以此来度日。

新鲜豌豆荚是稀罕物,大约已经嵌入她的脑海,这也许源于她的孩子们在那个年月是喜欢吃豌豆荚这类食物的。

我无话可说,就这样捧着这个临时的兜,看着她一把一把地掏着豌豆荚,左口袋掏完了,掏右口袋,直到两个口袋都掏完了,她一直说,这个自己种的,好吃,给娃娃们煮着吃,好吃,娃们爱吃。

我把采访她的故事打印出来,她一字不落地看了,很满意,竖起了大拇指,一个真实的,有着沧桑岁月留痕的大拇指。

空口袋的快乐地回家了,满兜的也快乐地回家了。这是对一个熬星星、熬月亮人的最大褒奖,强过多少空话。

当有人在路上拦下你,硬要塞给你几把豌豆荚,你就收下吧——那是一个愿意肯定你的老人家的一片心意。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