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兵团精神推动了民族精神和中华文化在新疆实践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19

一、 兵团精神丰富和增强了新疆地方文化中的进步因素

新疆地方文化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历史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要道,新疆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东西方文化交汇地区,也是世界上中华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希腊文明等四大文明唯一的汇聚之地,较之我国其他地区,更多地受到境外各种思想文化的影响。同时,新疆是我国多民族、多文化、多宗教的地区,同我国其他地区相比,新疆地方文化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更多地受到宗教文化、民族民俗文化的影响。新疆地方文化的这些特色,丰富了中华统一文化中的多元特性,在历史上也支持了丝绸之路的繁华,推动了新疆的发展。但不可否认,由于境外思想文化影响较大,造成了新疆各族群众思想认识上的混乱,影响到对中华文化的向心力。由于宗教思想文化的影响较大,造成了各族群众安于现状、将希望寄托于来世、思想封闭等不利于社会进步的认识,对新疆的社会进步产生了不利影响。由于存在着较强的文化多元性和民族文化差异,造成了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缺少交流,文化的社会交流功能未能得到充分的发挥。所有这些,都制约和影响着新疆文化的进步和发展,导致解放前许多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濒临失传。虽然新疆也有源远流长的屯垦文化传统,但同解放前的宗教文化、民族文化等的影响相比,其影响性和对新疆整体文化发展的带动作用都是很有限的。

由兵团精神引导的兵团文化,是一种与新疆其他地方文化有着迥然不同的渊源性、时代性、影响力、开放性和进步性的文化。一是从历史渊源上说,兵团文化传承了历代屯垦文化的优良传统。历代屯垦戍边将内地先进文化、先进技术传播到新疆,促进了新疆的文化发展和社会进步。兵团文化不仅同历代屯垦文化一样,将内地更加先进的文化和技术传播到新疆,进一步保持了新疆屯垦文化传统的影响力;而且同历代屯垦文化不同,是以维护新疆各族群众根本利益为出发点、怀着为新疆各族群众多办好事的态度来的,使兵团文化具有更大的进步性和更强的影响力。二是从直接来源上说,兵团文化传承了人民军队文化传统,一条红色的血脉始终在兵团文化中强劲地流淌。作为经历井冈山、长征、南泥湾大生产等具有光荣历史、久经革命战争考验的英雄部队,兵团人始终怀着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对建立社会主义新新疆充满激情,具有不怕一切困难、不惜一切牺牲去夺取胜利的气概,有着高昂的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这些特质,使得兵团文化从一开始就为新疆文化注入了新的进步血液,强化了新疆文化中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三是从时代背景上说,兵团文化是社会主义时代精神的产物,是以弘扬社会主义文化为目标的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具有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性质,代表了人类进步的方向,是当今时代最具有先进性的文化;兵团发展繁荣了以兵团精神为内核、具有鲜明社会主义特色的军垦文化,极大地增强了新疆文化的进步性。四是从影响力上说,当一个个体来到不同的文化环境中时,主要遵循“入乡随俗”的原则,以放弃自身的文化特点去适应当地文化为主;但兵团文化不同,兵团文化是一种集团文化,作为一支由部队集体转业而来的群体,这一文化的主体不是以个体的身份出现在新疆的,而是以一个集团的面貌出现在新疆的,这种集团性使兵团文化对新疆文化有着更大影响力,能够从一开始就以一个独立的文化形态影响着新疆文化,增强新疆地方文化中与兵团文化有着同样性质的先进方面。五是从开放性上说,兵团文化是一种开放的文化,不仅兵团文化的主体是来自五湖四海,吸收融汇了全国各地各民族的风情;而且兵团文化同新疆的宗教文化、民俗文化等地方文化之间没有历史上的对立和冲突,是抱着尊重新疆各族群众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和文化特色的态度的开放的文化,兵团文化在发展中注重加强同各少数民族文化和地方文化的交流合作,尊重和主动吸收各民族文化的长处,帮助地方发展经济文化事业,积极引导宗教文化与社会主义文化相适应,更扩大了兵团文化对新疆文化的影响力。六是从进步性上说,兵团文化是一种快速发展的文化,随着兵团文化实力的快速提升影响力也会迅速扩大;兵团白手起家发展了初具规模的文化事业,各师、团场普遍成立有业余演出队,团场、企业经常性地开展群众文化活动,各种会演、调演十分活跃,吸引了邻近地方乡村的积极参与,以具有高度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群众广泛参与、充满活力和军旅特色的文化吸引着各族群众,成为新疆文化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是新疆多元文化中具有先进性和引导性、示范性的重要元素,从整体上引导和推动了新疆文化发展。

二、 兵团精神促进了新疆各族群众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

新疆是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丝绸之路提供了新疆各族群众展示自身独具特色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的平台和渠道,扩大了各族群众的联系交流和兴盛繁荣,催生了享誉千载的西域文化,为中华民族文化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新疆历史上许多享誉盛名的文艺精品都是不同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产物。像喀喇汗王朝的《福乐智慧》中就谈了书中吸收了不同民族的智慧,谈了其他民族文人们对书的评价;许多民俗文化也在不同民族之间流传。因此,没有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就难以实现新疆文化的发展繁荣。但同时,新疆也存在着阻隔各民族文化交流的因素。新疆生产方式原始落后,被沙漠戈壁分割,交通不便,制约着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新疆许多民族各有其相对独立的生产生活方式,也使其文化带有封闭性,导致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缺少经济文化联系。随着延续千年之久的丝绸商道因被海路商旅取代的湮灭,导致沿丝路建立的新疆各城邦国家因失去生存条件而衰败。境外宗教势力的侵入导致的宗教战争、民族仇杀对新疆各民族文化交流与发展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特别是近代以来,新疆政局动荡、内忧外患,严重危害到新疆文化发展繁荣、文化遗产的传播保存;各族封建统治者蓄意制造民族隔阂、民族仇视和宗教敌视,一些占主导地位的民族压制其他弱势民族,影响弱势民族的文化发展延续。

新疆的和平解放为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与融合创造了政治前提;而由兵团精神主导的兵团文化,则为新疆各民族文化交流与融合提供了现实纽带和渠道。一是兵团人的生产方式同历史上新疆已有的生产方式不同,是一种社会化的大生产方式,兵团不仅建立了现代化的大农业体系,而且建立了现代工业、商业、交通运输体系,形成了在新疆具有吸引力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本身就带有扩散性,突破了历史上绿洲小农经济的局限,能够打破其他落后生产方式的封闭性和自我循环,吸引其他民族参与到这一生产方式中来,对地方各族群众具有示范带动作用,从而扩大不同民族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使建立在生产方式之上的各民族文化也在这一先进生产方式的推动下相应地扩大了交流与融合。二是兵团人同新疆各族群众之间没有任何历史恩怨,不存在历代各族封建统治者那样的对其他少数民族的歧视和压制,也没有历史上不同民族之间因为争夺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而造成的冲突等历史包袱;兵团人是以一种崭新的面貌来到新疆,以一种平等和尊重的态度对待其他兄弟民族,本着“不与民争利”的态度努力维护和保障各兄弟民族的利益,尊重各兄弟民族所信仰的宗教和风俗习惯,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平等地同各民族进行交流,有助于打破历史上长期形成的阻碍各民族文化交流的坚冰,营造有利于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融合的文化氛围和社会环境。三是兵团是一个既融入新疆社会又高度集中统一的集团化组织,兵团单位遍布新疆各地,与各兄弟民族毗邻而居,互相往来,互通有无、互帮互学、互助互爱,同各民族之间都有着长期广泛深入的经济文化联系;同时,兵团又是一个自成一体的集团,有着相对独立的兵团文化体系和特征。这些使得兵团文化同各民族文化之间都有着长期深入的交流与融合;同时又借助兵团文化这一共同的纽带,不断扩大和深化各族群众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从而使各民族文化之间的交流融合迈上一个新台阶。四是兵团文化不是孤立发展的,而是在广泛吸收借鉴少数民族文化中不断丰富发展起来的,向地方兄弟民族进行宣传、与各兄弟民族同呼吸共欢乐,是兵团文化的一个重要功能;因此在兵团文化发展中广泛吸收借鉴了各兄弟民族喜闻乐见、习以为常的娱乐形式,兵团创作的许多歌曲都借用了少数民族曲调、唱词,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蒙古族等不同民族的一些流传广泛的曲调、唱词、人物、故事都在兵团题材的文学作品中不同程度地得到反映和体现,作为一种中介间接促进了各民族文化交流与融合。五是兵团以服务各民族为己任,以促进各民族团结融合为主要目的,是“兄弟民族相互支援的有效形式”;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兵团牢记毛泽东同志“为新疆各族人民多办好事”的指示,积极主动地帮助少数民族发展文化社会事业,建设文化活动基础设施,培训文化人才和文艺骨干,指导文化活动开展,开展文化交流合作,有力地提升了各兄弟民族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使各兄弟民族文化在一个更深的层次、更广的范围、更高的水平上进行交流与融合。


1 2 下一页

一键分享:
编辑:曹玲玲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