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归乡偶记

作者: 木菲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20

坐在归乡的火车上,才发觉我错过故乡的春天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十年前离开故乡外出求学工作,往后即便匆匆回来,也大抵是春节假期。那会儿的故乡,还完全是一副冬日模样。

这次难得请假回家办事,刚巧办完事赶上周末,满心想要重温久违的故乡春色。快速前进的列车和多年前离家的那趟列车天差地别,当时轰隆隆的绿皮火车变成了高铁,车窗外是一闪而过的风景。车窗的倒影里,多年前是一张青涩少女面孔,一脸憧憬写满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今倒映出的,却是一张盼望归家的成熟面庞。

离家乡越来越近,一颗心早已踏上回家的路千万遍,眼前仿佛出现了团场主干道两旁笔直的白杨,路的尽头是一轮金色的夕阳,迎着余晖走进连队入口,两旁粗壮的垂柳应该已经抽出绿芽,孩子们正爬上爬下,大人们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在连队上空响起,夹杂着全国各地的方言。这些大人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生活,将戈壁变绿洲,他乡变故乡。哦,我可爱的连队,你的孩子就要回家,多盼望你的春色温柔,抚慰游子漂泊的乡愁。

下了火车,儿时伙伴来接我回家,一路上我兴致勃勃地和他说起想念故乡的春天,告诉他我记忆里的春天除了满眼荡漾的绿意,大人孩子日渐鲜艳的衣裳,还有一股属于春天的味道,说不清是泥土开始湿润的芬芳、空气里夹杂的植物清香,还是天气暖起来后家家户户飘出的饭香。朋友只是笑而不语,开车走在一条我既陌生又熟悉的路上。新修的道路笔直宽阔,曾经日日陪伴我的两行白杨树只留在记忆中了。

回到连队天色已晚,吃罢晚饭我提议和父亲一起去散步。连队的夜色如水,春风拂面,安静的道路上时不时会遇见几个散步的老人。我和父亲并肩走着,一抬头,忽然看见夜幕之上,点点繁星,竟然忍不住要红了眼眶。这样的群星,已是多年不曾见到。

然而,最令我心生悲伤的不是星光,却是灯火。我儿时无数次走这条路,每次都会路过一排排营房,那时候家家户户亮起灯光,家家户户不仅因为有大人和孩子而热热闹闹,院里的鸡鸭牛羊的叫声也此起彼伏。而现在,我走在这条路上,一排排营房寂静无声,零星的灯光在黑暗中孤独地亮着。父亲告诉我,好多人都去了城市,连队人越来越少,留下的人大多和他年纪相仿。

后面几天我去田野果园,踩着松软的土地看树上拱起的春芽。坐在小时候熟悉的果园里,让暖暖的阳光包围着我,时间在这里格外慢,慢到我可以看到昆虫爬行,树木发芽,花朵开放,日头偏西,就在果园里让这一天光阴溜走。回到家,家常小菜,白粥烙饼,怎么吃都觉得是人间美味。晚上散步去看星光,回到还有凉意的房子,在这微微凉意中很快睡着,睡得格外香甜。

我深爱的故乡春色依旧,只是太多像我一样的游子走上了一条远去的路。离家前,我写下一首小诗,还记得最后一句是“我爱这世界的繁华与喧嚣/却深陷故乡的/夜色撩人/白日悠长”。离别的车带着我慢慢开出连队,挥着手的父亲越来越远——我深爱的家人和故乡,定格在这一幕。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