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我们没让前辈失望

作者: 卢东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4-21


1969年,我随父母来到兵团,在天山脚下的兵团机关直属子女学校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少年时光。

很多和我一样的少年,同父辈们一起来到兵团,共同经历了那个年代。参加战备劳动、同战士们一起春种秋收,一起啃窝头、喝涝坝水。

天山的雪水养育了我们,戈壁的风沙磨炼了我们,兵团精神影响着我们。回忆那段岁月,一幕幕难忘的生活经历,一件件锻炼意志的故事,如同昨天才发生一样,令我记忆犹新。

通往校园的胡同

兵团机关直属子女学校坐落在乌鲁木齐市北门附近,在北门环形路口,经马路北侧一条稍弯曲的胡同,直通学校大门口。

清晨,我们伴着明媚的阳光,沿着通往学校熟悉的小路,走进校园。学校的广播里播放着富有活力的晨曲,初升的太阳照在脸上,远方的雪山清晰可见,就是在酷热的夏天,也能看到远处被白雪覆盖的博格达峰。

兵团机关直属子女学校就像天山脚下的雪莲,历经变迁充满生命的活力。学校门前这条胡同,每天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每年迎来纯真活泼的新生,送走一批风华正茂的青年,平时它是一条宁静的胡同,当同学们上学或放学时才热闹起来,它见证了我们这些少年前行的步伐。

兵团机关直属子女学校的学生,谁也不会忘记这条亲切的胡同小路。无论家住市区哪里,上学时,从四面八方赶来,在胡同口汇集成人流;放学时,汇集的人流在胡同口散开,各奔东西。每天我们要往返这条路多次,一路上追逐打闹、探讨争论、海阔天空地神聊。我们总聚在一起玩耍,“丢沙包”、跳皮筋、“碰羊骨头”都是我们喜爱的游戏。

这条胡同小路两旁一棵树也没有,夏天最热的时候,同学们都愿意紧贴墙根走,躲在建筑物投下的阴影里感受一丝凉意。冬天,这条胡同被积雪覆盖,路面上的雪被踩得结结实实,有的路段被调皮的学生反复滑来滑去,路面光滑明亮的像镜子。春天来了,这条胡同泥泞起来,融化的雪水夹杂着泥土,路面到处是稀泥,踩着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我们的鞋子总是潮乎乎的。

胡同与学校一道土坯墙相隔,迟到的学生翻墙过去就是学校的操场。当年,大家上学结伴成群,或三三两两而行,很少迟到。

那时街上没有饭馆,家里没有电视,诱人的娱乐活动只有校园里才有,那就是学校里丰富的文体活动。虽然活动场地和器械无法与今天相比,但我们已经十分满足,能参加学校的文体比赛,为学校争得荣誉,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当时,兵团机关直属子女学校的篮球队、田径队在乌鲁木齐市的比赛中名列前茅,文艺队排练的文艺节目经常和专业文艺团体同台表演。

对于我们来说,这条胡同小路不是一条普通的路,它是一条熟悉的路、亲切的路、通往理想的路。

广阔天地大课堂

1973年,我和同学们在兵团独立团(现八师一五二团)劳作。我们住进土坯房,睡在稻草上,喝着涝坝水,吃着葫芦瓜汤。从破旧的门窗望出去,无边无际的庄稼,有小鸟儿鸣叫的声响,陌生的广阔天地令我们感到新鲜和期待。

我们头顶星星出工,掰玉米,劳动竞赛的口号声震天响。我们顾不上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一人承包两三行,比比看谁先到地头上。日头正当午,汗流浃背,肚里空空,向前一眼望去,地头被庄稼遮挡,几乎看不到终点。这时一位同学伸出援助的手,帮我收了一两行,我也悄悄帮一把身后同学的忙,终于大家先后完成农活,在地头休息。伸出满手老茧,抖抖晒黑的肩膀,计划中午要去水渠“冲浪”。“冲浪”是我们首创的游戏,把草垫在身下跳进水渠里,顺水浪冲力而下,起名叫“水摩托”,不用花一分钱就达到休息娱乐的目的。

在劳动中,我们懂得了团结互助、热爱集体,学会了乐观面对生活,这些都令我们一生受益。

战备劳动青春似火

白雪地,公路旁,晓驾爬犁运石忙。1971年冬天,我们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在浩浩荡荡的运石料的队伍中,头戴军棉帽,身穿绿棉袄,拉着爬犁,沿着学校附近的公路,运送建防空洞的石料。

运石料的人流绵延望不到头,拉着的爬犁在雪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沟痕,它弯弯曲曲地映衬着远方的雪山,见证了我们似火的青春。

夜幕降临,天气更冷,道路更滑。为了安全,同学们结伴而行,相互照应,没有人喊冷喊饿。

天上下起了雪,雪花打在我们的脸上,眼睛被蒙上一层白雾。我们借助路上驶过的汽车灯光,能看见女生头上的红色围巾,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像一团燃烧的火,驱散了空气中的寒冷;像一面旗帜,飘扬在队伍的最前方。

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揉揉挂满霜花的眼,听到远处传来熟悉的歌声:“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那年,我们的寒假是在战备劳动中度过的,我们运送的石料被整齐码放在防空洞边。

接受工人再教育

1976年,我们走进天山染织厂,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那时,工人形象在我们心中是“高、大、上”。我们抱着向工人师傅学习的心愿,虚心地接受再教育。在天山染织厂震耳欲聋的机器旁,女生学工人师傅用“咬耳朵”的方式讲话,嗓子喊哑了仍不肯休息,争先恐后地上机操作练习织布;她们虽然穿着陈旧的粗布衣衫,稚嫩的脸庞没有装扮,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橡胶厂的压胶车间,厂里运来生产原料,男生主动装卸最危险的物品,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他们虽然浑身是灰土,油黑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当年,我们和工人师傅一起读报,一起编写黑板报。我们给工厂带来了青春活力,工厂让我们明白了劳动的真谛。工人师傅说:“学好文化很重要”。老师讲:“热爱劳动最光荣”。两个不同角度的期望,令我们感悟颇深。诚然,离开课堂走进工厂,有收获也有迷茫。工人师傅告诉我们“做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后来的日子里,我一直这样要求自己,没有让兵团前辈失望。

遥远的往事,承载着我们的梦想。40年后,我们重返校园,走进那熟悉的小胡同,捧起上学路上的泥土,抚摸和我们同龄的白杨树,聆听着岁月的回声:我们青春无悔!

我们留恋在兵团生活的那段时光,想再喝一碗天山的雪水,看看兵团如今的变化;我们怀念曾经,愿再戴上一次红领巾,感受年少时的模样。

轻轻地,我们走了,正如我们轻轻地来。对于兵团的那分难舍的情怀,却从此深深扎根在我们心中。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