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结对认亲

作者: 王东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5-08

0703-1.jpg

文章插图由叶子绘。

连队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在会议室热火朝天地进行,推举出的几家贫困户都被认了亲戚,只剩下努尔哈孜独自坐在前台,像失群的孤雁,又像落单的孤羊,尴尬得面红耳赤,想找个墙缝钻进去。技术员岑小月看得心焦,瞥瞥这个瞅瞅那个,见人们无动于衷,她恨不能立马跳出来,与努尔哈孜结为亲戚。可她是个姑娘,只能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慎重、慎重、再慎重。

应该说,努尔哈孜这辈子活得有点憋憋屈屈、窝窝囊囊,奔三十的人了,到现今为止,只看见过女人,没亲近过女人。

要说努尔哈孜长得丑,十个人有九个都摇头,在连队哈萨克族小伙子里面,没有几个敢抬头挺胸和他比标致的;要说他生得笨,就连众口一词的“小能人”也不承认,说那小子灵透着哩,一教就通,一学就会,只要有个好领导,干啥都能干出个样来。这充分说明,努尔哈孜要长相有长相,要心计有心计。是他对女人天生反感,还是对女人天生过敏?都不是。努尔哈孜做梦都想找老婆,梦中笑醒了几次,怀里抱着冰冷冷的枕头。究竟为啥?还不是因为躲也躲不掉、推也推不脱的“穷”字。

努尔哈孜出生在一沟深过一沟、一岭高过一岭的深山里,只简简单单地上过几天学,稍大一点,便举着羊鞭,跟在羊屁股后面翻山越岭找青草。从草青找到草枯,又从草枯找到草青,经冬复立春,十几年前是十几只羊,十几年后还是十几只羊,羊娃子全部卖掉了,到头来只混了个肚子饱没混上肚子圆。树挪死人挪活,5 年前,努尔哈孜卖掉那十几只羊,走出深山,来到戈壁滩上的新建连队,弃牧从农,想混出个人样来。

握惯羊鞭把的手陡然握起锄头把,不单直径加粗了,而且分量加重了,舞弄起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努尔哈孜在田间锄草,对准一棵草一个猛劲铲过去,锄刃倏地掠过草尖,只削下几片草叶,却径自朝青苗斩过去,齐齐地把一棵水灵嫩绿的青苗腰截两段。这一幕被技术员岑小月看在眼里,她嗔怒地夺过努尔哈孜的锄头掷在垄间,说:“ 青苗不长眼你也不长眼!”努尔哈孜挠着头皮喃喃地说:“我铲它为什么它不躲呢,站在那里等死。”得,他把青苗当成会跑的羊只了。岑小月被气笑了:“做事啊,要先动脑子后动手,眼劲心劲全使上。”努尔哈孜臊得满脸通红,暗暗咽下几口唾沫。几天后,岑小月再来努尔哈孜田里,只见他锄头用得已经驾轻就熟了,锄把灵巧地在手掌间转动,锄刃长了眼睛似的,在斩断野草最后一丝根须后戛然而止,力度把握得相当有分寸。岑小月默默点点头,自言自语:孺子可教也。

给葡萄树剪枝,努尔哈孜不管三七二十一,粗枝细枝、长枝短枝统统剪得一般齐,站地头一看像千手观音。岑小月气呼呼地走过来,劈手抢过剪刀一扔老远,说:“ 胡搞,你当这是剪羊毛呢? 粗枝留两个芽苞,细枝留一个芽苞,病枝弱枝剪掉,头枝要留一尺长。你把果枝全剪掉了,在你胳膊腿上结葡萄啊?”

努尔哈孜木桩一样站在那,眼光直得像筷子。“ 你傻啦,照我说的做!”岑小月说。努尔哈孜跑过去捡起剪刀,该长则长,该短则短,有去有留,干得像模像样。岑小月笑了:“ 我原以为你是榆木疙瘩脑瓜,其实不然,你的脑瓜像马蜂窝,眼眼洞洞的还不少。”

努尔哈孜脑子灵活,手也灵巧,可他起点太低了,跟大伙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听同一杆枪发令,腿脚扑腾得再快,鞋底子磨穿了,还是被远远地落在后面。日子过得窘迫,各项生产指标在连队垫底,连队领导没面子。好多人对他失去信心,以为无药可救了,有的撒手不管,有的恨铁不成钢。

岑小月不这么认为,她给努尔哈孜摸准了脉、看透了病。努尔哈孜不但要扶贫,还要扶智、扶志。金钱终有用尽时,而“智”的潜力无穷尽,“志”的爆发力像核弹。给努尔哈孜一架梯子,他就能爬到峰顶;给他一根撑杆,他就能跃过大河;给他一根拐杖,他就能蹚过泥泞。她对努尔哈孜能够迎头赶上有十二分的信心。

岑小月越看努尔哈孜在台上的窘相越揪心,看着看着,她觉得窘在那儿的不再是努尔哈孜,而是她自己。

“我与努尔哈孜结为亲戚!”岑小月的声音震得屋顶嗡嗡响。她被自己的气势惊呆了。

“我立下军令状,努尔哈孜三年不脱贫,我把我家的东西全搬来给他。努尔哈孜四年找不到对象……”说到这里,岑小月停顿了,她好像给自己加了加油鼓了鼓劲,音调提高了八度:“我嫁给他!”

会场上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见。旋即,人们欢呼了、雀跃了,掌声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周沄璐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