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春到前山

作者: 朱月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5-08

3月中旬了,地处北疆的前山,还是显得很阴冷,一望无际的原野依然被厚厚的冬雪覆盖着,不见冰雪大量融化的迹象。

北方的冬季,寒冷而漫长,就像春天的恋人,久久不肯离去。今年的冬雪是那么厚,冬天也似乎被拉长。对于在寒冷中蛰伏了一个冬天的人们来说,这让他们有些焦躁不安。

一只体态轻盈的黑狗,沿着排渠欢快地向前跑着,时不时低下头嗅一嗅排渠里密密麻麻干透的芦苇,然后抬起一条后腿对着苇根撒上一泡尿,接着向前跑去。黑狗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着,它在等着他的主人强子跟上来。

强子是前山土生土长的军垦后代,父母1965年从河南支边来到新疆。因为母亲有点儿智障,所以从小到大强子一直被同学取笑,他的内心一直很自卑。初中毕业后,他不愿意和人打交道,就赶着一群羊,在戈壁滩上游荡。

早年间,强子喜欢赶着羊群到北边沙包。在这里,自由自在,没有白眼和争吵,没有管束和训斥。一个人,一群羊,一片荒漠。每天,看着羊儿安静地吃草,风吹着树叶,他内心感到无比平静。饿了,便拿出早上离家时带的馒头,点燃一堆梭梭柴用小火慢慢烤,等到那馒头被烤得外焦里酥的时候,就着水壶里的凉水,一口馒头一口水地吃着。吃饱了,躺在朝阳的红柳下睡一觉,惬意极了。

后来,连队的土地都承包出去了,强子也有了自己的承包地。

强子来到了自家地头,掏出一支烟点燃。在烟雾中,妻子小玉的脸庞浮现在眼前,还是那漆黑的眸子、如瀑的长发和迷人的笑靥,还是那样温柔地看着自己。

那年秋天,棉花长得特别好,强子托老家来新疆拾棉花的表哥给招几个拾花工,有个叫小玉的河南妹子引起了他的关注。女孩模样乖巧好看,小嘴儿特别甜,一口一个“强子哥”地叫着,让单身的强子怦然心动。小玉做起事来手脚麻利,每天早早起来帮强子给拾花工做饭,晚上过秤时帮强子记账、装车、去场院倒花。

强子过意不去,中秋节时塞给小玉500元作为辛劳答谢,小玉硬是没要。听她同来的河南老乡说,小玉家经济状况很不好,父亲患病常年吃药,还有个没有成家的大哥。

听到这些,强子沉默了。

棉花拾完了,拾花工要回家了。临走的那晚,强子找到躲在屋子的小玉,给了她一张卡说,密码是你的生日,回家给你哥娶媳妇吧,然后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啊。小玉看着敦厚的强子,泪流满面,使劲点点头。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开春了,北归的燕子在屋檐下昵喃,刚刚抽出嫩芽的柳枝在风中摇曳。连队里关于强子和小玉的事儿也随风传播开来,说强子竟然相信一个外人,给了人家5万元,这下,完了吧,到现在也没有见人影……

强子不解释、不回答,仍旧每天忙着棉田里的活儿。

秋天来了,该拾棉花了,需要接拾花工的承包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接来了一批又一批拾花工。就在强子也为拾花劳力犯愁的一个秋风瑟瑟的黄昏,强子家一下来了一群拾花工。领头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小玉。

连队的人们惊呆了,这让他们对强子刮目相看。小玉带着哥哥嫂子、嫂子的娘家人共计11口人来帮强子拾棉花。后来,小玉留了下来。再后来,小玉走了,去了那个人人都会去的地方——天堂。寂静的田埂上,强子常常想起小玉,希望天堂没有病痛,没有永别。

小黑狗不知啥时悄悄卧在强子脚边,不时抬头看看主人。强子弯腰拍拍黑狗说,走,回家。小黑狗立马跳起来,掉头往家跑去。

路过连队机务站,强子拐了进去。在一溜摆放的机车前,人们正在忙着检修机车和农具。农机户大刘和驾驶员阿川一边说话一边检修农具。大刘说,今年整地、播种一定会比较紧,咱一定要把机车、播种机都仔细检修保养好,该换的一定换好,免得关键时刻掉链条。阿川说,今年开春晚,往年这时候,地都整好一半了,今年雪还没有化,急人。旁边检修机车的小二大声说,急啥,别慌,时间到了,三天雪就化完了,咱现在只要把准备工作做好,时间一到,还是照样播种、年底照样丰收。

或许,真是时间不到。这不,今天早上看着还没有动静的积雪,下午就薄了许多,有些地方的泥土甚至都裸露出来了。

没过几天,春雨悄悄下了一夜,似有似无,如雾如烟。那些被春雨洗过的老树仿佛年轻起来,那些在雪下睡了一冬的草儿、芽儿、虫儿,迫不及待地拱出了泥土,路边,榆叶梅的花苞也丰满起来,似乎都等不及姗姗来迟的春天了。

强子也忙碌起来了。听说,小玉的哥哥和嫂子准备迁来团场。他看见屋角有棵绿色的小草芽露出了头。他抬头看天,天空湛蓝。暖阳,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周沄璐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