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难忘打井那些事儿

作者: 冯伟兵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5-09

1970年,父亲带着开荒队踏上农七师一二八团三队(现七师一二八团十三连)的时候,冰雪正在悄悄融化。那时刚刚30岁出头的父亲,内心充满了豪情,想在那片土地上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挖地窝子、修大渠、开垦荒地,整天满脸尘土、忙于创业的父亲,望着饮水用的大水坑里活蹦乱跳的蛤蟆,开始在心里琢磨打井的事。

打井是一件大事,百十号人总不能喝一辈子涝坝水吧?再说别的连队都打出了甘甜的机井水。那时三队才刚刚创建,一时还没有能力打机井,父亲就亲自领着几个人尝试挖井,挖了十几米也没能挖出水来。

1971年夏天,在父亲的争取下,农七师打井队终于来到了三队,半个多月过去了,打井队的人摇摇头拉着机器走了,给盼望清泉的人们留下了一眼苦涩的井水。

从此,打井成了父亲放不下的一件心事。

1973年冬天,父亲回四川探亲,顺路看望在乌鲁木齐的老战友,偶然遇到了自治区物探局(现自治区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计划委员会的吴主任,吴主任是从农六师调去的,听了父亲的诉说,当即表态:兵团人实在太艰苦了,我一定想想办法。

那年秋天,自治区物探局所属的水文地质大队二分队来到了偏远的三队,在连队西南角、离上次打的那眼苦井800米左右的地方支起了井架,开始昼夜不停地打井。

那时候,我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一放学大家都跑去看打井。开始打井那几天,打井的地方是整个连队最热闹、最吸引人的地方,大家像过年一样欢天喜地、兴高采烈的,心里充满了期望。水文地质大队二分队的技术员忙着取打出来的水样化验,他手里拿着的玻璃试管吸引了我们,我们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转悠,看他眯缝着眼睛,摇晃着试管,用舌尖尝浑浊的泥水。父亲更是忙前忙后,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大家都觉得马上就会喝上甘甜的井水了。

父亲的脸上神采飞扬,有了甘甜的井水,这块荒芜的土地什么生长不出来?一个清凉甘甜、绿意盎然的梦想正在1975年秋天一步步实现。他等不及浑浊的水样沉淀,就把井水倒进嘴里品尝,那苦涩的泥浆水在他心里一定是甘甜的吧?我们一大群孩子那几天夜夜守着亮着灯的井架,直到困得睁不开眼睛,才恋恋不舍地离去。如今回想起来,少年时代的井架,灯火辉煌,仍历历在目。

事与愿违,甘甜的井水还是没有打出来。父亲的失望可想而知,也许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父亲在1977年调离了三队,带着他的遗憾,离开了他奉献过青春、热血的地方。

10多年后,一位三队的同志在探望父亲时欣喜地告诉他,三队的职工群众喝上了自来水。听了这番话后,父亲的眼睛湿润了。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