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风箱记忆

作者: 彭宪光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6-12

1978年,父亲回老家的时候,顺便请老木工师傅做了一个小风箱。因要带回团场,所以风箱做得小了一点。这一年,父亲回团场的时候带上了我,我背着风箱和炉灶门踏上了西去的列车,来到了农九师一六七团(现九师一六七团)。从此,我在兵团有了家。

那年,父亲专门请人砌了一个新灶台,将我家的抽风灶台改造成了风箱式灶台。灶台砌起来还挺麻烦,炉齿下面用泥巴做出一个凹形碗状的模子,泥巴里还要添加头发和食盐,否则做出来的灶台不结实,容易坏。灶台旁边开一个孔,能伸进一个套筒连接风箱口。碗状的灶台下面还要留一个圆形小孔,用于漏灰。在煤炭还未燃尽时,可以把小孔用一个圆形石头堵上,避免漏风,影响火力。这个圆形的石头,老家人亲切地称之为“漏灰蛋蛋”。

炉灶打好后,安上风箱,放上锅,带有风箱的炉灶就大功告成。

风箱的风力足以让每一小块煤炭都燃烧得彻底,偶尔有没有烧尽的,母亲用一个小撮箕簸一簸,再拣掉炉渣,将没烧尽的煤炭倒回煤箱里。有了风箱,做饭就方便多了。以前都是烧炉子做饭,炉火旺的时候才能炒菜做饭,做一顿饭耗时耗力,父亲常常赶不及吃饭,只得拿着馒头、咸菜在上班的路上吃。

有了风箱,我和妹妹也能给忙碌的父母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记得有一次,我蒸馒头,让小妹烧火,她坐在小凳子上只顾添柴火,就是不加煤。因为加煤炭要拉风箱,她懒得拉。眼看馒头就要上锅了,水还没烧开。我一气之下,用沾满面粉的手打了小妹一巴掌,小妹满脸是面粉,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一看,哭就哭吧,我自己来,我加上煤炭,拉着风箱,继续蒸馒头。小妹坐在柴火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看着小妹挺可怜的,把小妹抱起放在床上,自责地想,小妹实在太小了,才6岁,确实干不了这样的活。

时间过得飞快,上世纪80年代,团场人的生活变了模样。走在街头,喇叭裤、烫卷发、三接头皮鞋、皮夹克、录音机、自行车等新物件随处可见,有的人家还买了电视机。

生活节奏在加快,烧火做饭的用具也在逐渐变化。

1983年,风箱退出了我家的生活舞台,手摇鼓风机走进了我们的视野。手摇鼓风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连续不断地吹,不像风箱那样推拉时才有风。

手摇鼓风机“咕噜咕噜”地用了不到三年,又被淘汰了,家家户户的灶台旁安上了电鼓风机。屯垦戍边初期,兵团人修建水库,现在,水库能供几十万亩的农田用水。团场还修建了水力发电站,有了水电,原来的定时送电变成了长明电。电鼓风机的使用大大节约了人力,一个人就可以做一桌饭菜。我再也不用求着小妹烧火了。

用惯了电鼓风机,偶尔停电时,人们还不高兴:“咋又停电了?咋做饭呀?”可想想手拉风箱、手摇鼓风机的年代,偶尔停电算得了什么呀。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风箱几乎绝迹。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兵团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风箱,更没见过风箱的样子,因为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煤气灶。在我们团,家家户户都用天然气做饭,就连手摇鼓风机、电鼓风机也无影无踪。

如今的风箱,只能在回忆里寻找。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