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我的药箱

作者: 王玉梅 口述 杜兰萍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6-12

药箱,顾名思义,是装药物以及卫生器械的药具。我的药箱是棕色的牛皮制成的箱子,长34.5厘米、宽15厘米、高25厘米,里面装着听诊器、止血带、消毒玻璃瓶、剪刀、急救药品等。

1959年2月26日,我跟随丈夫来到了农七师车排子第四农场(现七师一二八团)。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我每天挎着药箱,不分昼夜地为军垦战士服务,解除他们的病痛。到了1960年,我所在的医务所盖起了十几间土坯房,设立了简易病房。那时,护士多数是自己培养的,我带出了17名护士。大家喝的是涝坝水,点的是煤油灯。到了冬季,烧着土坯火墙,用枯死的梭梭、红柳点燃取暖。每天12小时值班,治疗护理病人时还要加班,忙了就没有星期天。那时,我的药箱被护士们当作“百宝箱”,谁头疼脑热,总能在药箱里找到相应的药物、器械来救急。

上世纪60年代,团场的很多单位都建起了卫生室。每个卫生室有1至3人,兼管本单位的卫生防疫工作。卫生室的工作人员都随身带着和我一样的药箱,方便处理各种常见病、多发病,药箱里的药物也越来越齐全。

1963年,随着团场职工数量的不断增加,现有的病房逐渐不够用了,团里把卫生所搬迁到有40多间房的基建连。1964年,车四场和车五场合并,医护人员增加,两场的医护人员合在一起,成立了卫生队。我也跟随卫生队迁入场部。那年,场部新建病房1080平方米,有病床50张。第二年,团里又盖起1600余平方米土木结构的大病房,改善了病人的住院条件。但药箱始终在我身边,只是里面又多装了一些常用药物,如感冒冲剂、阿司匹林、黄连素、红药水、碘酒等。

时代在变,医疗设备也在不断更新,但我的药箱却从未过时。小小药箱伴随医务人员下连队,为职工群众解除病痛,的确发挥了大作用。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