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母亲持家

作者: 刘心鸣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7-06-16

听母亲说,她小的时候在家里是被当男孩子使的,粗活、脏活、地里的活样样都能干。后来,母亲参军到了新疆,在团场一呆就是几十年,冰天雪地,披星戴月,风里来,雨里去,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累。

自打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一个大忙人,夏天忙,冬天也忙,夏日里田管,冬天积肥,白天在外面干了一天的活,晚上还要点着马灯组织大家学习。忙完单位的事,忙家里的事。母亲每天夜里什么时候睡觉,早晨几点上班,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倒是有两件事,我记得还算清楚。

那些年物资匮乏,吃的用的都较为简单,冬季的蔬菜就是老三样:土豆、萝卜、大白菜。为添加一点色彩,进入腊月后不久,母亲便要种些蒜苗。母亲种蒜苗是不需要土壤的,无土栽培,有水就行。早些时候,没有自来水,就用冰雪融化的水。后来,通自来水了,就改用自来水。

种蒜苗的器皿,一般是旧一点的搪瓷或陶瓷盘,盘子底部要平,中间略微有点深度,可以存住水。母亲把事先准备好的大蒜一一剥开去皮,再精挑细选,小心翼翼、整整齐齐地将蒜瓣立在盘子里,然后浇上水,没过蒜瓣的根部即可。水是清的,清凌凌,蒜是白的,白生生。

冬季房子里冷,母亲要把盛满蒜瓣的盘子放在较为暖和且能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接下来就是每日早晚各浇一次水,还要视情况转动一下盘子,确保每一粒蒜瓣都能享受到阳光。三五天后,嫩嫩的蒜苗就露出了尖尖角。真是有苗不愁长啊!20天过后,原本白花花的一盘蒜瓣便长成了绿油油的蒜苗。

年夜饭,凉拌什锦放少许蒜苗,或者是往鸡汤里撒一小撮蒜苗,那可真是又好看又好吃,既饱眼福又享口福。

闲一点的时候,母亲手里总是握着一只未上鞋帮的鞋底,飞针走线,穿梭不停,时不时地还要将手里的针在花白的头发间划两下。母亲说,针在头发上划两下更好使。用来纳鞋底的线要比缝补衣裳的普通线粗很多,针也要大一点,长一点,还有锥子和顶针,一样也不能少。

深秋,在如豆的煤油灯光下,母亲一边招呼我们写作业,一边不停地往炉里添柴火。这时候,锅里还蒸着馒头,或是煮着土豆什么的。就这样,母亲嘴上说着,眼睛看着,手里的活不停地干着,什么也没耽误。如今,这一幕仍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应该说,纳鞋底这活是挺有讲究的。首先是“打袼褙”。“打袼褙”一般都要在一个案板上来完成。用煮得半生不熟的面糊,把各种破损的、派不上其他用场的布料均匀地粘贴在一起。接下来,是比照着事先准备好的纸质的鞋底码样,仔细地进行剪裁,因为每个人脚底板的形状都是不一样的。鞋子只有合脚,穿起来才舒服。母亲为孩子们做鞋,追求的就是这样一个标准。

舒适很重要,美观也是不能少的。剪裁好的备用材料一般都较为粗糙,在正式用之前,还得选择一块白白净净的布料把鞋底包裹严实,用粗针大线进行简单固定。再往后就是“纳”的过程。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着这个动作,在我的孩童时代从未有停下来的时候。

到兵团后,母亲勤俭持家、辛劳工作,是一位好母亲、好职工。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