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赤胆忠心分国忧

作者: 李健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6-22

热爱祖国作为兵团精神的灵魂和旗帜,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传承了历代屯垦将士西出阳关、屯戍边关、马革裹尸的忠魂,更直接凝聚了人民军队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风范。人民军队的优秀品质,同党和国家赋予的屯垦戍边神圣使命相结合,在迎战半个多世纪的无数艰难困苦和危险风波中,造就了兵团人对国家和民族的赤胆忠心,演绎了兵团儿女创业大漠、立功边塞、为国戍边的壮丽史诗,奏响了热爱祖国的时代强音。

三五九旅今何在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往年的南泥湾,处处是荒山,没有人烟。如今的南泥湾,与往年不一般;再不是旧模样,是陕北的好江南。陕北的好江南,鲜花开满山。学习那南泥湾,处处是江南。又学习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咱们走向前,鲜花送模范。”这首贺敬之作词、马可作曲、郭兰英演唱的曲调优美、欢快动人、脍炙人口的《南泥湾》,随着中国革命的步伐,从抗战唱到了今天,从陕北唱遍了大江南北,唱出了三五九旅屯垦南泥湾、又战斗又生产的模范风采,唱出了南泥湾精神的不朽丰碑。时光倥偬,岁月流逝。三五九旅,这支功勋卓著、威名显赫的英雄部队后来怎样了呢?

三五九旅的全称是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由长期战斗在湘鄂赣地区的红六军团改编的第七一七团、由红三十二军改编的第七一八团组成。这支光荣的部队诞生于湘赣苏区,在罗霄山脉经历了国民党第五次“围剿”,在任弼时、萧克、王震的率领下突围北上,与贺龙率领的红三军会合并创建了湘赣川黔苏区红色革命根据地;1935年冬,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被改编为三五九旅,东渡黄河,深入敌后开辟了冀西和冀中的抗日根据地;1939年秋回师陕甘宁边区,在黄河西岸担负河防一线保卫延安的警备任务。

1939年,面对陕北贫瘠的土地、生活艰苦的人民,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包围封锁、连年的自然灾害,面对物资匮乏的空前困境,毛泽东发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朱德总司令选择了位于延安东南面、原称“烂泥湾”的南泥湾作为军队屯垦第一块试验田。1941年年初,三五九旅1.1万多名将士分批进驻这条茅草丛生、野兽出没的荒山沟。旅长王震带领大家“不要公家一粒粮、一寸布、一文钱”,风餐露宿、挖窑洞、吃野菜、喝苦水,一边生产、一边与国民党摩擦部队战斗,开荒16.1万亩,经过两个几乎挨饿的冬天,收获粮食1.5万石,造窑洞1374孔,盖平房6000多间、土房601间、瓦房96间、礼堂3座,配制农具1万多件(套),不仅实现了吃用全部自给,每年还上缴公粮1万石。朱德总司令特地写信称赞这支“既能扛枪、又能锄地的队伍”把南泥湾变成了“陕北的好江南”;毛泽东称赞三五九旅是边区“大生产运动中的一面旗帜”。三五九旅创造的一手拿枪、一手拿镐、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南泥湾精神,成为人民军队克服任何艰难险阻的屯垦军魂,成为激励三五九旅后人不断奋进的光荣传统,也成为我们党屯垦史上高高矗立起的一座丰碑。

1944年,党中央、毛泽东决定抽调三五九旅主力3800人和从中央组织部选调的工作干部,加上被护送的900余名南方干部,组成约5000人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在王震带领下万里跃进广东,在华南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后又回师北渡长江,复名三五九旅,编入中原军区第二纵队序列,继而转战鄂北、豫南。南下支队(三五九旅)南征北返历时659天,转战于陕、晋、豫、鄂、湘、赣、粤、陇八省,行程1.1万多公里,共路经100多个县,冲过敌人的100多条封锁线,经历大小战斗300余次,展示了人民军队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秀品质。毛泽东称其为“第二次长征”。1946年,蒋介石调集36万重兵对中原解放区进行大规模进攻。三五九旅作为中原军区主力北路军开始了著名的中原突围,他们浴血奋战、日夜冲杀,历时63天,连续作战86次,历经无数次绝路逢生,付出减员2917人的重大牺牲,转战鄂、豫、陕、甘四省,粉碎了20倍于己的强敌围追堵截,突出重围回到延安。党中央、毛泽东专门召开欢迎大会,高度赞扬三五九旅不怕困难、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八路军总部和边区政府分别授予三五九旅“模范党军”和“百战百胜的铁军”的称号。

回延安后,三五九旅被编入晋绥军区第二纵队战斗序列。1947年转隶西北野战军建制,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解放区。1949年,第二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隶属第一野战军,王震任军长兼政治委员(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成立后,王震任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三五九旅改称第五师,在三五九旅基础上建立的独立第六旅改称第六师。“三五九旅”这一战旗,从抗战一直举到解放战争,在炮火硝烟中呐喊冲锋了12年。在解放战争的战略反攻阶段,五师、六师鏖战西北战场,参加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兰州战役,解放了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兵临玉门关,直叩新疆大门,促使国民党新疆军政当局起义。为了巩固和平起义成果,党中央命令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火速进疆:“这一永垂不朽的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将很光荣地落在一、二兵团之二、六军、装甲车营的身上。”(第二兵团第六军后划归第一兵团)。这支以三五九旅为主体、由南泥湾精神武装起来的英雄部队光荣地担负起了进军新疆、保卫新疆、建设新疆的重任。

1949年10月12日至1950年1月15日,第二、六军各部采用徒步、汽车、飞机等方式,从陆地到天空齐头并进,向新疆展开了气势磅礴的大进军。“白雪照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王震将军这首诗,描绘了西进途中恶劣的环境和战士们高昂的气势。进疆部队凭借激昂的斗志,在严寒的冬天,顶风冒雪、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越过冰封天山,徒步千里沙漠,1950年1月20日,部队分别进驻到指定防区,第一兵团团部、第六军军部及六军十七师驻迪化(今乌鲁木齐),六军十六师驻哈密。第二军军部及四师驻疏勒,二军五师驻阿克苏,二军六师驻焉耆。人民解放军全面接管了新疆各重要城市、军事要地和千里边防,把五星红旗插上了天山、阿尔泰山和帕米尔高原。

新疆和平解放后,第一兵团先后从二军、六军抽调大批优秀的政治干部对民族军和起义部队进行了整编(民族军被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起义部队被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三五九旅的精神成为驻疆人民解放军的整体风貌。1953年,新疆军区部队被整编为国防部队和生产部队两大部分。除第二军第四师被改编为国防师外,其他驻疆人民解放军全部被改编为生产部队,计10个农业师、1个建筑工程师、4个建筑工程独立团、2个汽车团、3个汽车独立营,共17.5万人。其中,二军五师被改编为农业建设第一师,二军六师被改编为农业建设第二师。1954年,党中央、毛泽东批准这些经济建设部队组建成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赋予屯垦戍边的使命。组建生产部队的时候,由于一兵团二军五师、六师不仅是三五九旅的基础,而且是井冈山时期红六军团的老基础,保留这样一个有老红军、老八路长期光荣战斗历史的二军建制是完全应该的,中央军委也是同意的。但王震同志以祖国最高利益为己任,主动向中央军委提出不保留二军建制。因此,二军除四师外,其余全部就地转为生产建设兵团。这支为解放全中国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部队,在新疆贫瘠荒凉的土地上开辟了屯垦戍边的新战线。从此,人民解放军序列中缺少了二军建制,而屯垦戍边事业中有了一支威名赫赫、战无不胜的三五九旅部队。

从此,以三五九旅为基础整编派生的一、二、十四师所辖数十个团场的几十万职工及其家属们,在世界第二大沙漠、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周围,深深地扎下根来,在“死亡之海”奏响了生命的乐章,在亘古荒原上创造了绿色的奇迹。在这一艰苦、贫瘠、荒凉、落后之地,他们像在战场上同敌人进行激战那样顽强地克服困难,白手起家、开垦荒地、植树造林、兴修水利、发展百业、建设城镇,用青春、热血、汗水乃至生命,继续创造着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为共和国的建设和安宁树立起英雄的榜样。新疆的和平安宁和沧桑巨变,万古荒原上崛起的良田、道路、林带、水库、渠道和现代化农场、工厂、学校和城镇,处处都有他们洒下的血和汗,留下了三五九旅的雄姿。他们在天山南北播撒了南泥湾精神,在兵团的发展史上树起了不朽的精神丰碑。三五九旅的精神成为兵团精神最重要的源头,成为兵团的“传家宝”。

南泥湾垦荒时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团长、兵团创始人张仲瀚的五言长诗《老兵歌》开篇就说:“兵出南泥湾,威猛不可当。身经千百战,高歌进新疆。”20世纪60年代,王震将军专程到阿克苏看望他的老部下,缅怀三五九旅的战斗历程,慨然题词“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千万里,屯垦在天山”,生动地揭示了兵团同三五九旅的传承关系。兵团人非常自豪地称自己为“三五九旅的传人”,他们争的不是老一辈创造的荣誉,而是蕴涵着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南泥湾精神;他们不只是认同自己同三五九旅之间这种天然的血脉传承关系,更是认同三五九旅为了救民族于危亡、解人民于倒悬而出生入死、身经百战、九死一生、不惧任何困难、不怕流血牺牲的高昂斗志和英勇行为。三五九旅作为一个品牌,成为兵团人价值追求的高峰和兵团精神的代名词;兵团人也用热爱祖国的生动实践,维护着三五九旅的荣光。

惟有使命驻心间

屯垦戍边是智慧的中国人民的一大创造,新疆两千多年屯垦史留下了大量遗迹,高昌、龟兹、楼兰等地的繁华和丝绸之路的通畅背后都有屯垦的印痕。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屯垦的成就,为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继承屯垦戍边这一历史遗产、开创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提供了有力根据。在《军委关于一九五○年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中,毛泽东特别强调人民解放军“曾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月,担负过生产任务,具有生产的经验与劳动的传统”,把南泥湾大生产经验作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的宝贵财富。1952年,毛泽东发布“军队转业令”,指出人民解放军不仅是“久经锻炼的有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战斗队”,同时也将是生产建设战线上“有熟练技术的建设突击队”,为全国人民提供“英雄的榜样”;要求他们“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当祖国有事需要召唤你们的时候,我将命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捍卫祖国”,把屯垦戍边使命赋予了具有三五九旅光荣传统的驻疆人民解放军。全体转业指战员怀着对党的无比忠诚和信赖,把命令的一字一句化为自己的崇高誓言,牢记心中,斗志昂扬地投入到新的战线。从此,三五九旅南泥湾大生产的精神风范不仅成为人民军队的一面旗帜,也成为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的一面高扬的旗帜。

怀着“大忠于祖国,大孝于人民”的赤胆忠心,三五九旅的指战员们主动要求承担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重任。1949年3月,党中央在河北省西柏坡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七届二中全会。会议期间,毛泽东等中央首长单独接见了王震。毛泽东讲到仗不久就要打完了,全国很快就要转入经济建设时,王震立即拿出了早就起草好的请求进军新疆、在边疆开展生产建设的报告,说我们要求到需要我们的边疆去,新疆各族人民需要我们去解放,祖国的边疆需要我们去开发建设、发展经济。他豪迈地说:“新疆是我们的国土,我们不去,还要我们手中的枪干什么,我们还叫什么革命者!”毛泽东听了非常高兴,鼓励王震要发扬“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革命精神,英勇奋斗,克服任何艰难险阻,解放新疆。

作为领导三五九旅屯垦南泥湾的著名指挥员,王震很早就酝酿全国解放后在边疆进行屯垦戍边。他先后在陕西咸阳、武功接收西北农学院、西北工学院70多名教授、学生参军,为部队进疆生产储备人才。兰州解放后,为了发展新疆经济,研究解决新疆经济建设中将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部队成立了第一兵团新疆经济研究所,聘请和招收谙熟财政经济的专门人才、青年学生1000多人;为使参军的青年学生尽快掌握业务技术知识,部队成立了第一兵团财经学校和第一兵团卫生学校。在进军新疆之前,王震把目光投向了新疆荒漠数百里的空旷之处,指示张仲瀚从酒泉带一批技术人员去新疆,提前赶到南北疆分界处的咽喉焉耆、库尔勒一带,进行勘察和做好生产准备,为部队开展大生产创造条件。他还电告陶峙岳将军,将原新疆的农林水牧专家集中一批人,等进疆部队到达新疆焉耆后赶至会合,迅速开展部队的生产建设活动。

强烈的保边守土意识,是具有三五九旅精神传统的指战员进军新疆、保卫新疆、建设新疆的强大动力。进疆部队在甘肃酒泉集结动员时,王震将军指着地图向大家说:“北边一块独立了。新疆这一大块地方占全国六分之一,帝国主义正在策划阴谋,想把它同祖国分开。如果这一大块地方被搞走了,我们的国家还成什么样子!”1949年7月初,第一野战军全部主力集结在解放不久的西安城外,准备进行歼灭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残部的战役。王震司令员给六师师长张仲瀚讲作战部署时说:打完下一个战役后,西北野战军可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打到新疆去,另一部分在贺龙率领下进取西南,前者是戈壁沙漠,后者是著名的“天府之国”。王震问他是愿意去新疆还是愿意去四川。张仲瀚说:“何去何从,由组织决定。但从战后的建设看,新疆是亟待开发的地方,那里的少数民族兄弟也亟需汉族人民帮助。不管新疆之行多困难,新疆之战多残酷,我宁愿穴居野处去开垦荒地,让戈壁变绿洲,而不愿到富饶的四川盆地去吃现成饭。”按部署,六师是后面进疆的,但张仲瀚满怀着“江山空半壁,何忍国土荒”“赤手开天地,大胆易沧桑”的激情,带了9位同志提前赶赴焉耆,勘探土地、规划布置部队屯垦戍边事宜。由于交通工具紧张,许多进疆部队便徒步向新疆进发;当时王震将军规定一天行军不得超过35公里,但战士们每天行军都在70公里以上。部队一到驻地,就一面剿匪平叛、维持治安、帮助地方建党建政、稳定社会秩序;一面以高昂的斗志投入到挖渠、平地、积肥和制造农具的备耕工作中,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承担起了“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的任务。

兵团由身经百战、战无不胜的人民解放军转业而来,他们脱下了军装,但始终都认为自己是军人,始终保持着人民解放军的组织形式,保持着长期战争锻炼出来的优秀品质;尽管后来又有大量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的支边青壮年、转业军人、知识青年、新职工等加入到兵团事业中来,但他们一进来就过着有组织、有纪律的军事化的生活,并且在老红军、老八路、老战士的带领下,很快就成为接受了人民解放军战斗传统的新的军垦战士。他们的心中始终装着祖国,有着浓烈的爱国情怀,以自己具有南泥湾精神和三五九旅的血统而骄傲,以担负党和国家赋予的屯垦戍边使命而自豪,渴望继续在先辈的业绩上续写辉煌,愿意为国家的利益而不惜流血牺牲。虽然1981年邓小平决定恢复兵团时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更名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但兵团人说:“少了一个‘军’字,还有个‘兵’字,兵团人永远是军垦战士,永远传承着三五九旅的光荣传统和南泥湾精神。”他们扎根边疆、胸怀祖国,劳武结合,平时生产,战时参战,在发展边疆经济、维护新疆安定团结、巩固祖国统一、平定武装叛乱、保卫西北边防的斗争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建设大军、中流砥柱和铜墙铁壁作用,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的赞歌。

从外表上看,兵团职工同普通的农民没有什么不同。但真正不同的是,以屯垦戍边为己任的兵团人身上多了一种精神、多了一种使命感、有一种强烈的国土意识和国家尊严,他们认为自己是一支不穿军装、不吃军粮、不拿军饷、永不转业的军垦部队,在心中永远有一种保家卫国的情怀。有很多像沈桂寿、付华、马军武、魏德友一样的兵团人,他们踏着三五九旅先辈的足迹,高举着南泥湾精神的旗帜,牢记屯垦戍边使命,默默地守卫在祖国的西北角,守卫在兵团这块土地上。这种国家意识、国土情怀,影响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生一世,使他们在平凡中显示出别样的风采,在祖国利益受到威胁时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1 2 下一页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曹玲玲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