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父亲

作者: 张继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7-05

"七一"到了,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想起了我的父亲。

每年这一天是父亲最快乐的时候,总会庆贺。可是,眼前空荡荡的屋子里,哪里还有父亲的身影,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父亲已经去世几年了,无数月白风清的夜晚,我都会梦见父亲笑着走来。我泪水涟涟地扑到他怀里。他轻轻用大手擦去我脸上的泪,安慰我不哭,他一切都好。然后转身飘然离去,让我从泪眼朦胧中醒来。

父亲张炳乾是一名普通的职工,1959年来到团场,一直到死也没离开那里。他的一生像沙漠里的红柳一样,深深扎根在了这片大漠边上,把生命的绿色延伸到荒漠深处。

刚到连队那年,父亲凭借着在老家学到的木匠手艺,被分配到连队的木工排工作。一天,连长看他制作的门窗美观漂亮,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我想把一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你,能完成吗?"父亲像战士一样站起身,坚定地说:"保证完成任务!"原来,团里抽调一批技术精湛的木工,制作团部大礼堂的木质大梁。从木材的选料到加工,父亲都严格把关。面对图纸,文化水平较低的他,虚心向老师傅请教。他们采用传统的老方法"放大样",解决制作中的困难,提高了工效,按时完成了任务,受到团里的嘉奖。

从此,父亲有了小名声。可是,他戒骄戒躁,一如既往,精益求精地认真工作。没过几年,他入了党,当上了班长。

邻居王奶奶是个孤寡老人,父亲对她关怀备至,每年入冬前帮她把门窗收拾好,把煤炭和柴火也准备好,再收拾好火墙、炉子,直到小屋里暖和了,才拍拍手上的土放心地离去。

过去团场给连队职工上调工资有名额限制,一个几百人的连队只有几个名额,都是从连队职工里筛选出来工作成绩特别突出的人,能得到一个名额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父亲却把给自己的宝贵的名额让给了一个生活困难的职工。

父亲的工资并不高,家里仅靠他一人的工资生活。这让我和母亲很不理解,母亲还和他生了好长时间的气。父亲却坦然地说:"在利益面前,共产党员应该先人后己。"作为一个入党40多年的老党员,父亲对党无比忠诚。身前,他担任过党支部委员,对一些党员中存在的不正之风深恶痛绝,常常直言不讳地批评。一次,一位好心的叔叔悄悄地对父亲说:"你上午在会上的发言,听得某某领导脸色都变青了。小心给你小鞋穿呀!"父亲听后哈哈大笑:"怕!我就不当共产党员了,只要自己做事光明磊落,身正就不怕影子斜!"母亲在整理父亲遗物时,从柜子的底层找到红布包裹着的一沓厚厚的奖状和荣誉证书。她流着泪哽咽着说:"这是你父亲一生光荣的见证啊!他在世时把它们当宝贝似的珍藏在箱底。"母亲说得对,父亲政治觉悟高,25岁入党,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多次被团场授予"五好战士""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退休了,他还时常告诫我们不要忘了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要对得起自己的入党誓词,时刻不能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父亲以一个共产党员高度的责任感,默默地维护党的尊严,履行一个党员应尽的职责。

如今,怀念父亲,让我对他更加崇敬。父亲的言传身教熏陶了我。多年后,我也成了一名共产党员。从那时起,我暗下决心,做像父亲那样的共产党员。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