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让三五九旅精神在塔河两岸永放光芒

作者: 任新农 曹美玲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7-11



1964年,林海清(左一)在桑园里和技术人员、支边青年交流(资料图)。任新农 提供



图为林海清(右四)与大家一起研究塔里木垦区开发工作。任新农 提供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从湘赣革命根据地出发,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林海清,先任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六连连长,后调到三五九旅七一九团三营任营长。

1938年10月,林海清任河北冀中警备旅特务团营长,奉命率领3个连到冀中地区组建抗日武装。当时冀中刚沦陷,日寇到处烧杀抢掠,哀鸿遍野,国民党溃兵四处抢劫,无恶不作,社会秩序极为混乱。林海清和战友们广泛宣传党中央各项抗日主张和方针政策,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各级抗日政权,很快将3 个连的兵力扩充为一个团——冀中警备旅二团,林海清任团长。在他的带领下,冀中警备旅二团积极在敌人布防的铁路、公路沿线活动,连续破击敌占铁路,神出鬼没,袭击敌人据点,伏击敌人运输队,消灭了大量日伪顽军武装,并打退敌人多次进犯。

浴血奋战勇杀敌

1939年冬季,冀中警备旅二团在林海清的指挥下,同冀中军民一起与日寇浴血奋战,先后参加了朱家庄、魏家桥、百尺口、“五一”反扫荡、北阳堡等大小数十次战斗。

1940年8月,林海清率部参加“百团大战”。部队在石家庄以西至泾井煤矿一带破坏正太铁路,阻击敌人驰援。当时正值连日阴雨,部队没有饭吃,以瓜、菜、草代粮;破坏铁路也没有专用工具,用锤、镐一点一点砸下铁轨上的螺丝。就这样,全团破坏铁路十几公里,攻克敌人20多个碉堡。部队控制铁路达一个多星期,打退从石家庄方面来增援的敌人多次疯狂进攻,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

1940年年底,为了适应斗争形势,林海清奉命率冀中警备旅二团在静东、唐宗会、丰润、古交、娄烦镇一带开展斗争。在极为艰苦的环境里,林海清领导部队及当地军民英勇斗争,粉碎了日伪军一次又一次进攻,战胜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扭转了斗争局面,巩固了抗日根据地。在冀中地区坚持斗争的日日夜夜里,林海清沉着指挥,英勇杀敌,被第八分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了艰苦的相持阶段,敌人不断地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林海清率领全团官兵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不断向敌人发起进攻,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在魏宗桥、磨头、和睦井、谢家洼、滏阳河、武邱等战斗中,冀中警备旅二团歼灭敌人500余人,缴获重机枪、轻机枪、迫击炮、掷弹筒等大量武器装备。

1941年秋季以后,尤其是1942年,由于敌人的疯狂“蚕食”和“扫荡”,加上严重的自然灾害,根据地军民生活十分艰苦,战士们不得不以野菜充饥。林海清和战士们一样吃糠咽菜,不搞特殊。为了改变困境,林海清带着战士们种菜、养畜,改善部队生活,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1942年5月,冀中警备旅二团奉命向冀鲁豫地区作战略转移,以保存有生力量。当时全团只有500余名战斗人员、5个战斗连队,要掩护上级机关及收容的被敌人冲散的兄弟部队人员。部队昼伏夜行,穿越敌人防线的空隙向山东疾奔。在途经馆陶县北阳堡村时,部队与敌人遭遇,林海清命令部队迅速占领北阳堡村,修筑工事,做好战斗准备。在一天的激战中,全团官兵打退了敌人8次冲锋。当年《晋察冀日报》报道这次战斗时说:“敌高级指挥官联队长和大队长都尝到了我们子弹的滋味,倒在血泊里;东部的指挥官——福田大队长也负了重伤;380名日寇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的坟墓。残敌在大炮的掩护下,抢走了他们的尸体,装满了18辆汽车……而我们只有11位同志流尽了他们最后一滴血而光荣牺牲,71名同志光荣地负了伤。”战后,林海清被授予“战斗有功”奖章。

1943年12月,林海清率部队开赴山西吕梁,开展游击战争。1944年,林海清任吕梁军区八分区二支队队长,率部转战山西文水、平遥、汾阳地区开展游击战争。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林海清调任独立四旅十一团团长,不久,十一团与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合并,林海清任团长,部队西渡黄河,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一系列战斗。


无限深情献大漠

1949年9月16日,林海清随部队翻越祁连山,日夜兼程,踏上了进军新疆的征途。此后,他历任新疆军区运输部副部长、二十二兵团供给部政委,新疆军区农业建设第十师师长、党委书记,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师长、党委书记并兼任阿克苏地委副书记等职。他打仗是一名虎将,搞生产建设同样也是英雄模范。

1955年3月,林海清率部进驻塔里木垦区,面对野兽出没的戈壁荒漠,他清醒地认识到:开发塔里木盆地是农一师的发展大计,是稳定边疆、促进民族团结、防止外来侵犯、促进新疆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从踏上这片土地起,林海清就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开发建设塔里木盆地的宏伟事业。

喀拉库勒(今一师三团)位于金银川西南50公里处,是一片从未有人涉足的荒漠。林海清任农一师师长不久,就亲自到喀拉库勒进行实地勘察。在师党委会议上,林海清提出:开发喀拉库勒,一是可以充分发挥胜利渠的工程效益;二可以扩大农一师的耕地面积,使喀拉库勒和金银川首尾相连,形成规模。他以军人的果敢和雷厉风行的作风,迅速制定了开发喀拉库勒的具体方案。他亲自担任勘察队长,率队对该地区进行土地资源勘察。勘察结果表明:喀拉库勒土壤质量优良,宜牧宜农。林海清立即决定将胜利渠延伸到喀拉库勒,当年开垦土地5600多亩,播种2200多亩,获利润5000余元,实现了师党委提出的“一面勘测,一面规划,一面开垦,一面生产”的建设设想。

沙井子是农一师开发最早的农场,胜利渠就是为了解决沙井子灌区的农田用水而修建的。1954年至1956年,沙井子连续三年获得粮棉大丰收。1957年以后,由于大面积开荒灌水洗碱,致使地下水位急剧上升,土地逐步次生盐渍化,播种不出苗,盐碱像瘟疫般蔓延到整个农场。对此,许多人悲观失望,认为只有迁场转移一条路。在军心动摇、农场前途凶吉难测的关键时刻,林海清来到了沙井子。他召开全场干部职工大会,统一大家的认识。他指出:没有经过真刀真枪的较量,就打退堂鼓,这不是三五九旅的作风。守住沙井子,就如同守住了开发塔里木盆地的前沿阵地,可以鼓舞部队战胜沙漠的勇气。林海清鼓励大家群策群力,人人为农场的前途想办法。有人提出试种水稻,他表示大力支持。他和科技人员一道,边实践边摸索,经常到实验田里查看稻苗长势,研究水稻生长规律,终于找到了治理盐碱的方法,为开发塔里木盆地提供了宝贵的一手资料。

誓将荒原变良田

1958年5月,农一师在塔里木垦区组建共青团农场。林海清及全师广大军垦战士捐资90余万元,并抽调各团场860余名优秀青壮年,背着背包、干粮,参加共青团农场建设。他们凭着“一根扁担两个肩,双手开辟新天地”的大无畏精神,在胡杨树下搭棚为家,风餐露宿,开荒造田,修建塔南总干渠,引水灌溉农田。

盛夏的塔里木盆地,赤日炎炎,施工部队吃菜极为困难。在万般无奈下,炊事人员把以前丢弃的早已晒干的白菜皮捡回来烧汤。汤有些碜牙,大家意见很大。这时,林海清来了,他问清原因,盛起一碗菜汤一下喝了个底朝天。职工们一下子安静下来,不再埋怨。林海清回到师部后,立即与有关部门协商,想办法调运一批黄豆以代口粮。

1956年至1957年春,林海清两次前往阿拉尔西部的肖加克,为开发塔里木盆地作前期实地调查。

1957年6月,林海清正在乌鲁木齐开会,为进一步搜集资料,做好正式开发塔里木盆地的准备工作,他打电报回农一师,让一位副师长亲率部分勘查队员去塔里木依拉力克(维吾尔语“花虫窝子”之意)建立根据地。7月,在得到农一师勘察队的水土资料和初步规划方案的报告以后,兵团和自治区水利厅组织了一支勘察队伍,奔赴塔里木盆地进行全面勘察。10月,林海清参加北京国庆观礼时,将塔里木盆地的开发计划和建设方案向时任国家农垦部部长王震做了汇报,王震对此十分感兴趣,催促林海清赶回新疆,着手开发建设塔里木盆地。

1957年冬,大规模开发建设塔里木盆地的序幕在阿拉尔拉开了。在开发塔里木盆地的日日夜夜里,林海清率农一师干部职工,天当被、地作铺,没有房子就搭帐篷、挖地窝子;物资供应困难,战士们豪迈地说:“半月不吃油,干劲照样有;半月不吃菜,干劲照样在。”“狂风当电扇,暴雨洗衣衫。”在这场大会战中,林海清既是总指挥又是普通战士。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的足迹,哪里工程紧张,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身上有多处枪伤,逢阴雨天就疼痛难忍,可他仍然和战士们一起睡在芦苇搭的窝棚里,忍受风沙侵袭;和战士们一样就着凉水吃玉米馍馍。

经过一年的苦战,以阿拉尔为中心的塔里木河南北岸新建了8个国营农场,开荒造田45万亩,阿拉尔盖起了楼房,新建了拖拉机修配厂、加工厂、医院、商店、邮电局、银行、招待所等。1959年,塔里木垦区开垦荒地4.5万亩,新建3个农场。1956年至1959年,农一师新建农场16个,耕地面积由1955年的14.11万亩猛增到102.66万亩。至此,阿拉尔成为塔里木河岸边的一座绿洲新城。

如今,一师阿拉尔市成为兵团向南发展的排头兵,而这些与林海清等人密不可分。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