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车推肩挑建库渠

作者: 胡智本 口述 李振翔 朱建华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7-31

“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1959年,年仅19岁的我从湖南千里迢迢前往农七师车五场(现七师一二八团),投身屯垦戍边事业,开发祖国边疆,建设大美新疆。回忆往昔峥嵘岁月,曾经倍感艰辛的创业历程铭刻在心中,难以磨灭。

修筑黄沟水库

1959年6月15日,我所在的连队奉命修筑黄沟水库。在任务重、时间紧,没有推土机和压路机的情况下,修筑大坝只能靠职工肩挑背扛。我们连一开始的工作是挑土,一天任务是5立方米土,运土距离近50米。为了给大家鼓劲加油,连队文教用旧报纸糊了个喇叭筒,不停地喊口号,为大家鼓舞士气。

战士们起早贪黑,每天都能超额完成任务。但全靠人工肩挑背扛,任务还是很艰巨。后来,有人提议用独轮车推土,能够提高工效。

第二天,连队做了十几辆独轮车分配到各班。有了独轮车,各班的运土效率提升很多。班长看我个子矮、年龄小,让我推独轮车。我从小生活在城市,这种独轮车别说推,就是见也没见过,可好强的我却一口答应了。因为没推过,独轮车老是翻车,于是我就推了翻、翻了扶起再推,如此反复,总算利用半天的时间掌握了推独轮车的技巧。

为此,我还高兴地编了顺口溜:“推车不要巧,只要屁股扭得好。”独轮车是会推了,但因为推土是从七八米高的土坡顶往坡底送土,车子的惯性特别大,人的脚步稍微跟不上车子的节奏,就会连车带人翻到一边。所以,一天下来,我不仅腰酸腿痛,两只脚也肿得脱不下鞋子。

推土工作干了近半个月才结束,紧接着连队开始组织人员对大坝进行打夯,一层25厘米厚。打完一次夯,要用测量仪器检测硬度,合格后才能铺第二层土。连队分配我和几个职工当扶夯把手。扶夯把手工作量不仅大,而且要眼明手疾,反应灵敏。当拉夯的人将夯拉起一人多高,再往下落时,扶夯手要准确无误地将夯的重心落在需要打夯的点上。如果扶夯手稍不留神,就会使夯落空,弄不好还会砸到自己的脚。十几天下来,我们几个人手肿、腰疼,到了晚上往床上一躺,浑身就跟散了架一样。

就这样,肩挑、车推、打夯,日子在紧张的劳动中一天天过去,大坝也在大家的辛劳中一点点升高。当年8月底,黄沟水库的筑坝任务顺利完成。

抢修柳沟调节渠

黄沟水库建成后,紧接着就是抢修柳沟调节渠。我们连队又从黄沟水库转战到柳沟皇宫乡一个叫土台的地方。那里只有放牛人遗弃的一间旧房子和牛圈。连队领导决定,旧房子当连部,牛圈分给女同志当宿舍,男同志则两人一组自由结合,到苇湖割苇子盖草房。我和费应龙一组,割好苇子扎成捆背到营地,在连队划分的位置动手搭起一个简易的三角草棚,地上铺上苇子、干草就成了床。那时候,一人一床被子,没有褥子,我俩一合计,两人挤一个被窝,这样就腾出了一张被子当褥子。

第二天下工地,我们修的那段是渠首,渠口宽24米,平均深度6米多,最深的地方要挖8.5米。开始几天好挖些,越到后面,渠道越深越难干。一个人挑100多公斤土,从渠底往七八米高的渠面上送,坡太陡,十分难上,大家就转着坡上,左右转两个坡才能将土挑到渠面上。为了加快工作进度,连队提出的口号是:“两头见星星,中间挑马灯”。意思是上工和收工时都能看见满天的星星,碰上修渠大会战,还得点上马灯干通宵。当渠道挖到最底部时,大家脚下踩着水和泥,肩上还要挑100多公斤的担子,好多同志都累坏了,有的人吃着饭头一歪就睡着了,但就是这样辛苦,也没有人请假。

偏偏在这个时候,我不幸染上了疟疾(俗称打摆子),每天到晚上9点就发病,发作时浑身无力,发冷、打晃、发烧。打针吃药也治不好,这一病就是21天,后来有个老排长用土方法治好了我的病。在生病期间,我仍然坚持劳动。挑不动土,就给别的同志装土。后来,连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强制命令我休息一天,还没休息半天,我又悄悄溜回了工地,晚上收工的时候,连长发现了我,没说什么,只是怜惜地摸了摸我的头,轻声说:“千万要注意身体啊!”当调节渠建成后,许多同志倒头便睡,大家真是太疲惫了。

黄沟水库和柳沟调节渠的建成,改变了农七师靠天种粮的历史,使车五场及周边几个团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职工群众在这里开荒造田,当年就播上了小麦。当绿油油的麦苗在春风吹拂下齐刷刷地长出来时,我们唱起了当时最流行最豪迈的歌曲《戈壁滩上盖花园》,扭起了欢快喜庆的秧歌舞。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