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买羊记

作者: 徐昌瑜 口述 陈秀梅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7-31

1989年,我在一师十团畜牧兽医站任兽医技术员。当年4月20日,刚刚新婚不久的我主动请缨,随兽医站副站长万疆德、牧工张学坤、王登高,前往山东梁山购买种羊。当时,梁山是全国有名的小尾寒羊养殖区,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选购优良小尾寒羊种羊1000只,运回十团扩大繁殖。这是十团首次从外地引进小尾寒羊。

经过10多天,我们到达目的地。在当地人带领下,来到梁山种羊场。来不及休息,我们就投入到挑选羊只的工作中。经过三天的挑选,我们先选好第一批500只小尾寒羊,准备先将羊运回去。在梁山火车站,我们联系好货运火车,将羊和一些干草、麸皮、几桶水装上车。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我们接到临时通知,说火车要到前方换车头,让我们先在这里等着,他们换好车头再回来接我们。同行的几人都相信了,我心里却犯嘀咕,火车开出车站还能再回头吗?带着疑问,我不顾同事们的劝阻,执意跳上火车。不出我所料,火车开出车站就再也没有回头,一直不停地往前开。我给羊加好水和饲料,感到肚子有些饿了,这才想起来,我匆忙上火车,食物、生活用品一样没带。虽然身上装了些钱,但车上的羊没有人看管,货运火车不比客运火车,随时停下随时可能开走,我也不敢轻易下火车去买食物。肚子饿我就喝水充饥,一天一夜过去了,我实在支撑不住了,这样下去我非饿死不可。正当我饿得头昏眼花的时候,突然想起火车上还有用来喂羊的麸皮。我将装水的桶盖取下来倒了些水,把麸皮就着凉水吃下肚,由于饿急了,我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食物。

两天三夜后,火车开进郑州火车站。我正在打盹儿,突然听到车厢外有人叫我的名字:“徐昌瑜!徐昌瑜!”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揉揉眼睛,从车厢门缝往外看了一眼,看到了万疆德。我赶紧打开车门,万疆德一把抱住我说:“徐昌瑜,我可算是找到你了!”我俩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原来,万疆德见火车没有再回到梁山火车站,开始担心我的安全问题,打电话将情况汇报给当时的团场畜牧科科长刘维持。刘维持想办法查到我所在车次,安排万疆德赶到前面与我会合。那时候通讯不方便,万疆德在郑州火车站顺着每节车厢跑,不停地喊我的名字,害怕时间来不及,他索性将皮鞋脱下来背在身上,袜子都磨破了。

此后,我们两个人相互照应,加上食物充足,日子好过多了。一路上,羊的粮草不太充足,为让羊吃上饲草,火车停下后,我们就到附近的农田里向农民买一些干草喂羊。

第六天凌晨,我们到达兰州火车站。天刚蒙蒙亮,就听到外面传来“砰砰”的声音,原来,是有人拿着榔头砸车门,用铁钩钩我们挂在火车门上的食物。以为遇到坏人,万疆德随手拿起一个玻璃瓶扔了下去。只听见“哎哟”一声,那人便跑了。没过多久,外面有人过来说,我们用瓶子把别人眼睛砸伤了,一会儿有人来找事。人生地不熟,加上一车的羊不能有闪失,我们将火车门用绳子紧紧地绑起来。为安全起见,又用铁丝加固一遍。刚做好准备工作,外面就来了几十个人,他们拿着铁叉和榔头,叫嚷着,用榔头狠命地砸火车门,让我们开门,羊都被吓得“咩咩”直叫。我们坚持不开门。砸了一会儿,他们见里面没什么动静,又用撬杠撬门,用匕首割绑门的绳子,幸好我们有两手准备,绳子割断还有铁丝绑着……20分钟后,火车开始启动,这下有救了!那群人见状,悻悻而去。

第六天晚上,我们到达乌鞘岭。虽然已是5月初,但这里仍然还在下雪。由于我没有带棉衣,万疆德为追我,也只背了一些食物,没有带衣物。我俩穿得单薄,冷得直发抖,只好背靠背坐着取暖,最后实在冷得受不了,我们用绳子把自己和羊绑在一起,借着羊身上的温度和厚厚的羊毛,才暖和一些。

离开乌鞘岭,天气变得暖和。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都忍不住笑了,两人的头发乱七八糟,浑身上下沾满羊毛。万疆德开玩笑说:“徐昌瑜,你媳妇要是看到你这样,一定会心疼得不得了!”我说:“你老婆孩子看到你这样,肯定都不敢认你了!”说到这里,我们都沉默了,谁也不再说话,我们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10天后,火车到达吐鲁番火车站。我们联系上大货车,将羊转到汽车上。又经过一天一夜奔波,终于将500只羊一只不少地运回十团,圆满完成任务。如今,十团小寒尾羊已发展到年出栏上万只,养小寒尾羊已成为职工增收重要产业。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