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三鞭子

作者: 吴连广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8-03

清晨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就像仙境一般,人走在缥缈的雾里,如梦如幻,你几乎搞不清楚是在天上还是人间。白茫茫的雾,随着缓缓的晨风贴着地面,慢悠悠地行走在草原上。一眼望不穿的雾,就像一朵朵飘荡的白云,好像把天和地都连在了一起。湿漉漉的草原就像用水洗了一样,绿色的草显得青翠而又晶莹,五颜六色的小花儿,显得更加娇艳妩媚。此刻的草原就像一块美丽的花毡一般,清新而又美丽,还透着那么一股天真活泼的气息。

巴根把雪花(坐骑的名字)鞍子备好了,才打开马圈的门,一声悠长的口哨,马群便争先恐后地蹿出了圈。最后一匹马也跑出了圈门,他才骑上雪花跟在马群的后面。撒着欢儿的马群在云雾里一阵狂奔,在一条小河前停下来。喝足了水,马群才安静地吃起了草。

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巴根不是最棒的牧马人,可是他有一手绝活是别人都没法和他比的,那就是驯马的技术。其实他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可他的三鞭子下去,马的背上就会出现一道道血印子,再烈的马也疼得浑身直哆嗦。所以,他也就有了“三鞭子”的绰号。说真的,大家都知道巴根三鞭子的厉害,可没人亲眼见过他让烈马都哆嗦的三鞭子。

云雾慢慢地飘散开了,可太阳还是躲在白云的后面,从云朵间隙射下一道道金光。巴根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调转马头往回走。一个内地的骑马俱乐部,今天要过来挑几匹好马。看时间,他该去接人家了。他本来不想卖马,这么好的马卖给骑马俱乐部,实在太可惜了,要是在战争年代,这些马都是冲锋陷阵的好战马。可是现在连拉车干活儿的都很少用马了。再说了,不卖哪来的钱呢!家里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女儿要结婚,儿子在州里上高中,眼看着就要考大学了,卖几匹手里头就宽绰了。

巴根赶到巴音布鲁克镇的时候,镇长和骑马俱乐部的人都在等着他。镇长说,你怎么才来呀,人家都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巴根笑了笑说,那就走吧,瞧好了,一手交钱一手提马。

镇长说,人家是大老板,不会差你的钱。

那当然,我们带的是卡,挑选好了,立马给你打款。骑马俱乐部的人说,不过,你要帮忙把马装上飞机,不然我们两个可没这个本事。听说你的绰号叫三鞭子?一定不是徒有虚名。

那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现在可没这本事了。巴根说,哎,好汉不提当年勇。

其实,巴根并非谦虚,现在老了,没有那个精神头了。那时,他年轻气盛,哪有不敢干的事儿,什么事儿都想拔个尖儿,还输不起,一输就脸红脖子粗的。年轻的时候,巴根确实干过三鞭子就让烈马打哆嗦的事儿。那时,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在别人眼里就像大英雄一样。可是后来,他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对牲口还是对人,都不能做得太过分了,什么事儿一过了头,就不是什么好事儿。那年,有人养了一匹烈马,请了不少人都驯服不了,人家就听说,有个绰号叫三鞭子的,再烈的马三鞭子就解决问题了。别人没请,他自己就去了,他的三鞭子确实很见效,三鞭子抽完马背就是三道血印子,那匹烈马虽然没哆嗦,却也老老实实的,可他却看到那匹烈马眼里的泪水和仇恨。别人都夸他,他却感觉到后背一股寒气袭来。从那以后,巴根再也没有使过这种绝技,也不想再使了。

骑马俱乐部的人把车放在镇上,也换骑两匹马跟着巴根向草原进发。巴根一路很少说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反正别人问一句,他就回答一句,不问他们就默默地走着。骑马俱乐部的人对巴根说,您这样有绝招的驯马师,在我们俱乐部一个月最少可以拿到上万元钱。还问他,有没有心思到俱乐部试一试,一个月保证不少于一万元。

巴根笑着摇了摇头说,钱这玩意儿确实是好东西,有了钱想干什么都行。可我是草原人,过不了城市的生活。我也离不开草原,草原就是我的家。离开了草原,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两个骑马俱乐部的人也笑了,他们说,人要善于发现自己的优点,不能把自己的优点埋没了,那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嫌少,还可以再商量。

一个月一万元,对我们牧民来说是真不少,不想,是假话,巴根仰起头想了想说,可是我在草原生活一辈子了,实在离不开呀,草原就是我的根。

巴根帮着两个骑马俱乐部的人,把四匹马运到机场装上飞机,他们确实见识了巴根对马的耐心,无论马怎样不听话,他都耐心地把马一匹一匹装进箱子里,然后装上飞机。那两个骑马俱乐部的人问他,马这么不听话,你怎么不使出你的绝招。

巴根望着这两个人说,三鞭子,只是一个传说。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