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白手起家创伟业

作者: 兵团精神课题研究组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8-04

弹指一挥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戈壁大漠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的亘古荒原,早已被棉山、麦海覆盖,历史的凄凉悲怆,早已被辉煌壮美取代。走进塔里木垦区,走进瓜果飘香的炮台镇,走进万顷棉海的莫索湾垦区,走进可克达拉、走进石河子、阿拉尔、图木舒克、五家渠、铁门关……你是否想到兵团创业者挥舞的第一面旗帜、燃起的第一堆篝火、拉动的军垦第一犁?

生产自救令如山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1949年12月17日,乌鲁木齐南门银行前,各族群众敲起手鼓、吹响唢呐、载歌载舞,庆祝新疆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二、六军,以及“三区革命民族军”和起义部队,举行隆重入城式。彭德怀、张治中等人出席了庆祝大会。从此,新疆历史翻开崭新的一页。

全国解放前夕,毛泽东高瞻远瞩,作出军队参加生产的决策,发出《关于1950年军队参加生产建设工作的指示》,号召人民解放军“除继续作战和服勤务者而外,应当担负一部分生产任务,使我人民解放军不仅是一支国防军,而且是一支生产军。”毛泽东的这一指示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驻疆人民解放军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毛泽东的重大决策,开展大生产运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书记、新疆军区司令员王震坚决执行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领导驻疆人民解放军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今天,新疆各族群众还传颂着王震将军的故事。

这里有乌鲁木齐市最美的风景:西大桥长虹卧波,河滩路车如穿梭,红山如扇如屏,高楼鳞次栉比,更有流水潺潺。

1949年冬,王震率大军进驻乌鲁木齐。当时城市破败,民生凋敝。河流穿城而过,冰水乱流,百姓遭殃。部队决定修和平渠。“和平”之名为纪念新疆和平解放。工程师樊宝兰受命设计,绞尽脑汁。数据令他大吃一惊:仅渠道两岸就需片石7000立方米,1立方重1500公斤,需100辆卡车拉运一个月!工程计划呈送军区生产委员会,王震请樊宝兰商量。见樊宝兰面有难色,将军问他有何心事。樊宝兰直率地说:“没有卡车,寸步难行。”将军哈哈大笑,幽默地说:“咱们没有卡车,可有的是拖拉机嘛!”樊宝兰一脸疑惑地问:“哪有这么多拖拉机?”将军斩钉截铁地说:“5天之后保证你能见到拖拉机!”军中无戏言,这里无法演“草船借箭”啊,樊宝兰心里犯嘀咕。王震下令“不允许任何军人站在大生产运动之外”。战士们都急了,当时的乌鲁木齐连铁丝铁钉都难找到,况且要赶制1000个爬犁啊!有人想起来盛世才的监狱有钢筋,战士们连忙去“抢监狱”!杀人魔王囚禁革命志士的钢筋变成了拉运片石的爬犁。5天后,樊宝兰被眼前众人拉爬犁运片石的场景惊呆了。在拉爬犁的队伍中有王震、程悦长等高级领导人。各族群众奔走相告:‘大胡子’司令拉爬犁了!”市民争相目睹,热闹如市。

“我到过许多城市,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它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海市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它的一草一木,都是血汗凝成。”艾青如此赞美石河子。陈毅元帅提笔挥毫写下了“戈壁惊开新世界,天山常涌大波涛”的诗句。海外游客惊叹“想不到大西北有这么美丽的城市!”这座新城的创建人是王震,城里的老建筑里有将军捂热的一块砖!

1950年7月,王震将军偕陶峙岳等人踏勘石河子荒原。芦叶割面,刺藤扯衣。有路坐车,无路骑马。在烈日之下立马高丘,极目远眺:南山雪峰闪烁、蜿蜒而来,红柳沙拐吐蕊。王震将军扬鞭一挥、充满豪情地说:“我们要在这里建一座现代化的城市!”转脸笑问陶峙岳:“老秀才,请教一下,有句诗说什么不敢到火焰山来?”陶峙岳稍有沉思后答道:“唐朝岑参的诗,诗句为‘火云满山疑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将军举目远眺,和起诗来:“瓜果遍地百花开,火车开到这里来!”众人大笑说:“好!好!”将军审图纸、定规划、揽人才、摆战场,新城建设轰轰烈烈。转眼到了1951年隆冬,“风头如刀面如割”。战士们开展拉砖比赛,汗气如蒸、眉凝霜。爬犁首尾相接,你追我赶。突然后面一声喊:“同志们!休息一下!”这熟悉的声音是王震将军发出的,只见将军身穿皮大衣,大步走来。“大家辛苦了!吸支烟。”将军边逐一给大家递烟,边观察着一个个爬犁。当看到战士温子信拉的爬犁时,将军问:“拉了多少块砖?”温子信如实回答。将军笑道:“你数一数是不是那么多。”温子信数后说:“少了一块砖。”这时,将军从皮大衣里取出一块红砖递给他说:“把这块砖补上就够数了。”将军又对大家说:“拉着走吧!别再掉了!烧块砖不容易啊!”

几十年后,石河子一座座高楼崛起,因为有那块带着将军体温的砖……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时,新疆一穷二白,无一尺机织布,无一枚机制钉,遑论钢铁工业了。建工厂、修铁路,没有钢铁不可能。王震将军有言:“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靠什么写?一是粮,二是钢。

抓钢铁,将军倾注了大量心血。新中国成立之初,上海益华钢厂濒临破产。上海益华钢厂老板兼工程师余铭钰是留美归国的冶金专家。1951年,王震亲自请余铭钰来疆考察。

王震与余铭钰促膝畅谈、话不离钢。有这样一番对话,王震说:“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但有一条,你必须炼出钢铁。”余铭钰回答:“这个请你放心,你准备搞多大规模?先搞个日产3吨的炉子如何?”将军笑着说:“日产3吨的,那不成了小脚女人?日产10吨也不行,日产不要少于150吨,如果日产250吨则更好!”余铭钰惊呆了,禁不住问道:“你们搞这么多钢铁何用?”将军讲了发展新疆经济的宏伟规划,强调一个重要观点:尽快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建立现代工业中心,建设少数民族现代工人阶级队伍,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全面发展。余铭钰被深深感动了。接着,在上海市市长陈毅的帮助下,上海益华钢厂迁来新疆,被命名八一钢铁厂。1952年4月30日,王震亲临一号化铁炉,看到了那炽热的铁水,宣告新疆的“钢铁时代”来临了!

此前,余铭钰举家迁疆后,新疆军区从前苏联进口了几辆“胜利”牌小轿车。王震特批给余铭钰一辆。有些人私下发牢骚说:“师军级干部还没分到轿车呢。”王震把这些人招来批评道:“我批给专家余铭钰一辆轿车,是因为他能把矿石炼成钢铁。你们谁能‘点石成金’,我王震也给你送一辆轿车。我劝各位还是多学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不要如此狭隘。”被批评者面红耳赤、心服口服。


1 2 3 下一页

一键分享:
编辑:曹玲玲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