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北塔山散记

作者: 王东升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8-30

结束对地处中蒙边境一线的北塔山采访有一段时间了,掸去满身的尘土、伏案挥笔之时,心绪中凝固的那些画面和故事,依然鲜活真切地映现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去。

边境地区,那一片戈壁,两眼泉水,因为有了边防官兵而变得有了灵性和生机,有了传奇、坚守和荣耀。

戈壁

眼前的这片戈壁大漠千百年来就这样恰到好处地陈设在大山的前沿。

在这片荒凉的表皮下,蕴藏着丰富的金、银和煤等矿藏。缘于此,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新疆和平解放后,解放军的一个骑兵团进驻北塔山。一代代边防官兵成为这片疆土忠实的捍卫者。

边关是孤独的,除了地理上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信息闭塞。到现在,这里仍没有一个正规的旅店、超市,看不上当天的报纸,手机网络的覆盖率也有限。

在这偏远闭塞的边防线上,官兵们的爱情显得凄美而浪漫。

2000年6月,边防连冯连长在即将告别军校前,认识了在校大学生吕梅。就在两颗心碰撞出爱情火花的时候,冯连长翻过多座雪山,来到了中蒙边境。那时,边境与外界的通信只有电报,报刊书信半年才能从山外送进来一次。冯连长在进山之前,与吕梅约定坚持给对方写信,可阴差阳错地失去了联系。直到3 年后,冯连长第二次休假,他决定先到昆明寻找吕梅。久别重逢,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边防官兵把自己的身体、心灵和雪山融为一体,恰如这座不倒的雪山,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

甘泉

主峰阿图奥包的雪水满足不了干渴的荒漠。北塔山缺水,北塔山靠泉。42年前,一队牵着骆驼和马匹的边防骑兵找到了泉眼,欢呼雀跃地解下马鞍,搭建帐篷,燃起袅袅炊烟。从此,以泉眼数目命名的“三个泉”边防连诞生了。

泉眼在距连队20余米远的小沟里,一处泉眼周围用石头和铁栅栏高高围着,池深半米有余,泉水汩汩,清澈见底;另一处上覆盖着水泥板,涌出的泉水流往不远处的鱼塘。两眼泉水四季喷涌,甘甜爽口,泉眼周围的斑斑印痕和池壁上的厚厚青苔,昭示泉眼历经的沧桑。很多人没有见过第三个泉,可能在岁月的流逝中干枯和消失了。

边防官兵以拥有泉水为荣、为乐。炎夏,每当官兵们巡逻执勤归来时,打一桶山泉水冲个凉水澡,真是爽快而又惬意,巡逻的疲劳一扫而光,只留下戍边的荣耀留在心头。每当官兵们训练渴了,“咕咚咕咚”吞几捧山泉水,便会从头顶凉到脚跟,痛快极了。新兵来了,喝一口清冽的山泉水,说这是奉献水,喝了它就不知道艰苦的滋味;老兵离队返乡时,人人都要灌上满满一壶山泉水,说这是思念水,喝了它就不会忘记那段戍边的日子;首长来了,离开时都不忘带上几壶山泉水,说这是和平的圣水,喝了它保卫祖国安宁的责任使命就会时刻谨记心头。

岁月倥偬,时光如梭,山泉依旧流水潺潺,仍旧清澈甘甜,像一位慈祥的母亲,用乳汁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戍边军人。我想,这泉该就是军人战斗意志的源泉吧。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