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刘道乾:为后代留下一片绿荫,值!

作者: 驻十师记者站 樊晓丽 通讯员 王艳花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8-30

查干屯格,蒙古语意为“有白色芨芨草的地方”,位于十师一八四团。这里非常干旱,生态环境极其脆弱。30多年间,刘道乾在查干屯格种了80万棵钻天杨,让遍地是碱包的查干屯格变成了一片绿洲。有商人找他,想花150万元买他这片林子,他没同意,而是把这片林子无偿交给团场——

为后代留下一片绿荫,值!

立秋刚过,查干屯格被一片绿荫覆盖,78岁的刘道乾和老伴再次回到十师一八四团四连的老屋。查干屯格,蒙古语意为“有白色芨芨草的地方”。

老屋的四周是老两口用红柳枝编织的栅栏,有栅栏的地方就有树。

为了防止牛羊啃树皮,他们一点一点地编栅栏,把栅栏一截一截地围起来,把一棵棵树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

“我喜欢钻天杨,耐旱、挺拔、有精气神儿,看着就像咱兵团人……”刘道乾说。30多年来,这位执着的军垦人在位于一八四团的查干屯格专注地做着一件事——种树。

1959年,刘道乾随部队来到一八四团,成为这片土地的第一代军垦人。

举目四望,他的眼前尽是白花花的碱包,一刮风,戈壁滩上卷起阵阵沙尘。

“啥时候,这片荒滩能变成一片绿洲就好了。”刘道乾感叹道。

1984年,查干屯格的春天刚露头,刘道乾就带着妻子、儿女开始种树,一种就是30多年。

刘道乾的老伴方秀兰还记得,他们刚到准备种树的那片盐碱滩时,白茫茫的盐碱令人目眩,走一趟,盐碱滩上就会留下深深的脚印。她劝刘道乾别干了,但是刘道乾近乎固执的坚持成就了身后这片树林。

方秀兰说“:那时候穷,我想种几亩庄稼,挣点儿钱,可他偏偏就迷上了种树。”

有一次,刘道乾回老家看望父母。人在千里之外,他还心心念念着树林。每次给方秀兰打电话总不忘叮嘱:“林子该上水了,要除草了;那片地可以种树了……”弄得方秀兰哭笑不得,但活儿还得照干,因为她知道刘道乾的脾气,树种不好他不高兴,树管不好他更不高兴。

由于土地盐碱太大,树的成活率很低,树都是种了死,死了种。“老刘种树就像疯了一样,到处都栽树,一踩1米多深的碱包,他挖坑放水泡,泡得没碱了再栽树。今年栽不活,明年挖了坑再栽。看着他那份倔劲,时间长了,孩子心疼爸爸,就抽空搭把手。”方秀兰说。

第一年种树,刘道乾就欠账近3万元。为了解决他们家的燃眉之急,连队让刘道乾放羊,增加收入,偿还债务。

后来,刘道乾夫妇在成材的树林里种了一些经济作物,有了收入就还债,然后继续精心种树。

1999年,刘道乾和老伴都退休了,每人有310元的工资。忙惯了的刘道乾根本没有歇一歇的想法,他有了新的打算:有了稳定收入,就可以买更多的树苗栽种了……

“其实种树这么多年来,最大的花销就是买树苗,为了节省钱,活儿都是我和老伴、孩子们干的,从来不雇人。”刘道乾说。

“这么多年了,日子总是过得紧紧巴巴的,但是再难,也不能让一棵树死掉,种一棵树不容易,毁一片林子可是容易得很呀。”刘道乾接着说,“现在好了,我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加起来有1600多元,干不动的活儿就雇人干,钱不够,就向儿子闺女要,他们不会眼看我这个老头累倒的……”说完,老人爽朗地笑了。

当年种下的小树苗,已长成苍翠挺拔、郁郁葱葱的大树。来求购木材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刘道乾不舍得卖一棵树。

2012年,老两口苦了一辈子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了,地里的活也干不动了,子女们都想把他们接到自己身边,让他们安享晚年,可老两口不愿意,他们舍不得查干屯格,舍不得这片林子。

岁月不饶人,刘道乾夫妇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四连距离团部约5公里,他们的住所又是独门独院,生活十分不便,考虑再三,他们终于同意搬到团部。

听说刘道乾夫妇要搬离四连,有商人见缝插针来找他,想花150万元买他这片林子。刘道乾没同意,并找到团领导说,愿意把这片林子无偿交给团场,由团场帮他照管好这片林子。团领导要拿一部分资金补偿刘道乾,他说什么也不要。

为了将这片林子充分利用起来、保护起来,今年,一八四团通过招商引资引进新疆喀纳河谷葡萄酒庄,投资4000万元在这里打造一个集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葡萄文化旅游于一体的酒庄,这在阿勒泰地区是第一家。刘道乾知道后非常高兴,他说,他的树可以一直绿下去了。

“有人说我是傻子,我不认为自己是傻子,我要在有生之年继续种树,哪怕是每年10棵、8棵的都要种。有一天我不在了,能为后代留下一片绿荫,值!”

因为种树,刘道乾先后获得十师年度骄傲人物、兵团防风治沙先进个人称号。2009年,他当选第二届“感动兵团人物”。

采访手记:在你的皱纹里读懂一种精神

风拂过,簌簌有声。这是风穿过绿色屏障发出的美妙声响。刘道乾刚踏上一八四团屯垦的荒漠时,固执地选择了种树这一件事,在满是碱包的查干屯格种下一片树林,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绿荫。

“这是一双宽厚、温暖的大手,岁月的风霜在手心里留下了几块老茧,皲裂的手指和手背上,贴满一道道白色胶布,胶布已泛黄发暗,隐约透出点点血迹……”早年,有记者采访时这样描述刘道乾的手。

不只是那双勤劳的双手,岁月在他的额头上也刻上了皱纹,皱纹里写满了绿洲的故事,皱纹间充满了军垦人的执着追求。

军垦人用青春拉开屯垦戍边的大幕,他们像一棵棵绿色的树苗,深深扎根在这块贫瘠而又充满希望的土地上,用毕生心血写下屯垦戍边誓言。他们犹如绿洲大地上的一棵棵白杨树,虽然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但伟岸、正直、质朴,以极强的生命力顽强生长,磨折不弯,压迫不倒……

刘道乾种植的那些高大挺拔的钻天杨,耐旱,挺直向上,宁折不弯,就是兵团精神的写照。(樊晓丽

一键分享:转播到新华微博 收藏到QQ书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白社会 分享到豆瓣 分享到网易微博 添加到百度搜藏
编辑:刘芳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