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阅读与写作,我终生不负

作者: 蔡立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9-07

脑海里常出现一个场景:烟火熏黑的木窗棂、有些年头的黑漆窗扇上用粉笔写着“人口手上中下”,为了防止土坯子的墙壁和陈旧的屋顶上掉落灰尘,母亲糊满了各种纸张,有黑白的报纸,有彩色的画张。墙上有个放油灯的墙洞,熏得黑黄。枕头底下永远放着《毛泽东选集》《西游记》。

说这些,其实是为了说,我的阅读和识字的启蒙教育比较复杂,没有系统性,基本属于“野蛮生长”。

母亲和父亲是上世纪70年代的高中生,在那个时候算是个乡村文化人了。受他们的影响,我开始对文字有了敏感。 

那时候,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写作文,也就把此前已经认识的一些字词尝试着连缀成句子,碎片化的知识开始逐步向片段演变。学会了写东西,就爱上了阅读。那时家里穷,市面上可读的书也少,印象最深的就是《少年文艺》了,大多是从大孩子手里流传下来的,基本不是缺页就是卷边,很少有完整的。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暑假作业》居然也是我非常喜欢的“课外读物”,因为那上面有很多阅读理解的文章,很有意思。

我的写作特长应该是被初中语文老师发现的。因为爱读书,当具备初步的写作能力后,我喜欢上了这种“描述”的感觉,因为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把外婆和父亲给我讲过的故事大概记录下来。

那时候,我的作文后面常有语文老师很长的批语,这让年幼的我很受用。加上作文经常被当作范文在各个班级传阅和朗读,我对写作的兴趣更大了。

感谢我的中学语文老师,是他们让我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特长,鼓舞了我的写作勇气,使得我今天还能选择这种书写的形式与人交流,也给了我一辈子“吃饭的技能”。

参加工作以后,从事的也是和文字有关的营生,看书更多了,更杂了,写东西也更多了。随之,我的阅读变得广泛和复杂,在人文社科的大框架内,当然也会应景地买些市面上热闹的畅销书。

我喜欢阅读,其实是喜欢阅读时身体平静、内心汹涌的感觉,喜欢从字里行间揣摩作者的心思。我把阅读当成忙碌生活里的休闲,当作与世俗生活永不妥协的一点“自留地”。

写字曾经是我谋生糊口的手段,是决定我每月薪水多少的关键,那样的写作乐趣不多。现在的我,写东西也是一种习惯,一种交流的方式,一种自己和自己私语、自己与世界的沟通渠道。我的写作常常涉及诸多的话题,散乱而复杂,我可能在向阳坡上写下一段对夜空的追思,也可能会在一年里无数次去伊犁河畔写那些自鸣得意的句子。

在新疆,在这个第二故乡,我好奇地打量。那些由我的大脑对一两千个汉字的排列组合,叙写的只是某个时刻自己的心境,它或许会有发光的一瞬,或许刚刚好被你看见,我将多么幸运。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