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满插羽翅待劲风

作者: 王云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9-21

时间好比一匹脱了缰绳的马,那些草木一秋的野花野草们,匆忙度过了一年一开花的时间,又到了一年一结果的时间了。那些四野开满红色、黄色、紫色、白色花朵的日子才过去不久,枝头又将打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符号,只待秋风舞动,一个个新的生命个体就将落脚在北疆这辽阔之地,用不息之生气,参与北疆年复一年的挣扎生长。

是的,没错,是一个挣扎生长的过程。在遥远的北疆,那些田边地头的野花野草们,一旦被春风唤醒,便不管不顾,开始了一场属于自己生命的接力赛跑。

没错,是接力赛跑,是自身生存本能的蠢蠢欲动与生存环境、时令气候的接力赛跑。

早春的蒲公英匍匐在地表,舒展开叶片,将小拳头般的绿色花骨朵,慢慢举高,一株株嫩黄色的花朵便有预谋地出现了。显而易见,这是一个聪明的小举动,它们用自身的弱小积聚着能量,把身段放低了,等体内积聚足够爆发新生命的力量,一夜之间,大片的蒲公英群落,就陆陆续续占满了大田的四周,给缺少绿意的早春大田一丝温馨。虽然,它的身段和大地一样平展,却有着启动整个北疆各色花系花期的大功劳。

当然,它也是最早将生命之路跑完的一个,那些风起的日子里,早熟的蒲公英宝宝便乘坐夏日里温暖的柔风,四下飘散开来,在合适的地方潜伏下来,等待下一场生命接力赛的到来。

放低身段的,不仅仅是蒲公英,那些被叫做野葵花的矮小植株,就倚在半截废弃的农渠旁,有一滴路过的露水滋润,或者零星飘过的雨滴点化了它,它便开始了生命的旅程。

营养不良是不争的事实,将自己隐藏起来,偷生般成长,才变得更加重要。野葵花的出现,有着多种机缘巧合。原本地块收获后,遗落的一颗种子,在原地生长,很显然多了一点点自作主张,只有等作物长得高大起来,野葵花这才有了小小的胆量。就着矮小的身子,赶紧打开花盘,用生命中最灿烂的一面,迎接太阳的光芒。花香散开,会有七星瓢虫或者蜜蜂或者蝴蝶有一下没一下地光顾,在这些漂亮的昆虫眼里,只要是甜美的花事,管你高矮胖瘦,一路飞奔着,也要把所有的花事赶完。

北疆的无霜期是个无法逾越的障碍,各色野花野草们都在急匆匆赶着这场无霜期的长跑接力赛。那些浑身长满刺的刺蓟,混在甘草、苦豆子中间,占据着路边、地边的任何可以占据的地方,哪怕是水渠铺板的夹缝中,也会有它们扎下的根系。它们的色彩是艳丽的,身材是曼妙的,在拔节长高的过程中,一个赛程接着一个赛程,是铁人三项吗?从最初的生命开始,到绿色拔节长高再到头顶绚烂,在这野花野草们的身上,看得到生的渴望,生的重要。

转眼立秋的日子快到了,那些缺少水源灌溉的杨树,它们的叶片由绿向着黄色渐变,野菊花的黄色花瓣被时间缩略为一丛白色羽翅的结构体,刺蓟成片地顶着轻盈的种子。芦苇也在地面上匍匐攀爬,它生怕盛开的芦花没轻没重的,浪费了生命的接力,干脆将根部四分五裂地张开,一部分在地下,一部分在地表,匍匐前行,展示着拼命生长的矫健身手。

一场生命的接力,已经到了最后的赛程,所有的野花野草们,都在努力为这场接力赛的最后一棒储蓄能量。

虽然它们经历了早春的干渴,盛夏的炙烤,它们一路啜风饮露,不也过来了吗?那盘旋植株顶端的白色圣光,普照着遍插羽翅的一个个生命源。

生命有时也需要等待,当无霜期归零,劲风西起,那些满插羽翅的种子将伺机而动,在合适的时间,寻找合适的落脚点,它们将延续生命的下一个开始,一如它们的母体那般努力、执着与审时度势。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