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怀念老师

作者: 桂建强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9-26

前几日,与新疆的同学在微信上聊天时,得知初中教地理课的吉育海老师去世了,悲伤唏嘘不已。

曾几何时,地理课一直就是被忽略的小学科,学校的教学是以语文、数学和英语为重点。因此,同学们对地理课的学习也是得过且过,除非是到了考试的时候,加两个夜班,前背后忘,敷衍而过。

那时,我从上海回团场不久,周围同学也较陌生,所以无聊时会翻翻地理课本中的彩色地图插页,上课会偶尔听听吉老师的讲解。每每听到吉老师那带有甘肃乡音的话语,让人心生亲切。特别是他用绵延起伏的沙漠来比喻浩瀚海洋时的绘声绘色,引得我浮想联翩。吉老师是随王震将军进疆的老兵,在部队时是文化教员,转业后到了南疆,当了团场子校的一名教师。他上地理课总会结合课本上的知识点,给我们讲他们如何使用地图行军,找水源、宿营;如何筑路,开垦荒地,开挖灌渠;在沙尘暴中迷路,又是怎样靠地图回到营地。听他的课,总是趣味横生,他用亲身经历给我们诠释了地理的精妙和奥秘。也就是在他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我慢慢地喜欢上了地理课,而且特别喜欢看地图。30多年过去了,爱看地图的习惯现在还保持着。

那时,由于条件限制,能看到的地图也仅限于课本中的插页。小的32 开,个别大的有16 开的,都是彩色的,夹在书本里很引人注目。常见的是普通的行政区域交通图,上面把全国各省、市和自治区的铁路、公路的走向标注得很清楚。看这种地图时,我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顺着地图中的那条细细的黄色公路线从一师十一团出发到乌鲁木齐,再顺着图中黑黑的铁路线,自西向东找到上海,并试着用三角尺丈量着两地间的地图距离,再用吉老师教的比例尺概念,换算出两地之间的实际距离。就是这样的计算,让我知道了十一团与老家相隔那么遥远。还有一种是地形图,是根据海拔高度来绘制的。颜色越绿的地方海拔高度越低,海拔高度越是高的地区颜色由黄色向深褐色转换,海拔最高的那几座山峰是白色的,表明是白雪覆盖了。在这种地图中,我明白了经度与时差的关系,晓得在十一团我还睡觉的时候,在上海的奶奶已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也懂得了纬度和气候的关系,知道每年开春的三四月间,我冒着沙尘去团部上学的时候,上海的小伙伴却是穿行在绵绵的江南细雨中。

现在,看地图与往日有了完全不同的样子。特别是在互联网上看地图,可以用鼠标任意放大缩小地图;也可以在地图上的任意两个地点之间拉条直线,电脑自动就会计算出两地之间的距离。只要看地图,我还是习惯性地把上海和十一团用一条直线连起来。其实,不用电脑我也知道这两地之间的距离是多少。因为,30 多年前用吉老师教我的方法,已经知道结果了。还有谷歌地图,它那上面的卫星图像最吸引我,是因为可以清晰地看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实景。在离开十一团这么多年的日子里,在无数次翻看谷歌卫星地图的过程中,发现团部的平房渐渐地变成了一栋栋楼房,团中学也建起了崭新的教学楼,椭圆形的塑胶跑道也赫然在目。团部周围大片的土地也变成了绿色,这样一片绿洲,显得那么生机勃勃。

行文至此,不由回忆起吉老师与父辈们在塔里木垦区劳作的情景。他们起早贪黑,冒风沙斗严寒,不畏艰险的形象历历在目。当年,他们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从祖国各地来到塔河两岸,把荒漠变成了绿洲,把戈壁变成了城镇,是他们用血汗谱写了屯垦戍边的胜利之歌。如今,他们大多数人已经离世,但他们那一代老军垦人无私奉献的精神,却永远地留存下来,激励着后世子孙。


一键分享:
编辑:陈鑫海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