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父亲,我会护好那片林

作者: 李天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9-29

眼前的这片林在阳光下,不仅发散出令人目眩的光,还仿佛能让时光倒流。

那是2006年7月的第一天。天刚蒙蒙亮,马晓华就已经给八师一五○团最北边的一片防风基干林浇完水了,他靠着一棵胡杨树坐下,看着远方的绿色,耳边再一次回响起父亲的话:“儿子,把树好好种下去,别让咱团再遭受风沙之苦了!”

就在几天前,马晓华的父亲马宗辉因肺癌去世。父亲住院期间,刚刚栽种下的树苗如果不及时浇水,就有旱死的危险。马晓华想去医院陪父亲,可父亲却让儿子先给树浇水。之后,他在医院陪了三天,父亲就走了。马晓华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是树重要还是人重要?

一阵风把沙子吹进了马晓华的眼里,不知是因为风沙太涩还是回忆太苦,让他的眼睛泛红。少顷,马晓华起身,扛着铁锹,迈步向大漠走去……

跟着父亲造林

“风起沙石扬,埋地又压房,好年不过百,灾年全丢光。”这是位于中国第二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一五○团过去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

上世纪60年代初,马宗辉来到刚建团不久的一五○团支边。团场地处托里风口东南,东西北三面环沙,被人们称为“沙海半岛”。这里风沙灾害频繁,不仅生态环境极其恶劣,路到头、电到头、水到头的生活现状也让人犯难。

据团场林业站原站长杨玉德回忆,当时职工住的是地窝子,荒漠里飞沙漫天。风刮过后,被子上、桌子上都是一层沙子。严重的时候,整个地窝子都会被沙子掩埋,更别说农作物了。1962年,一场风沙过后,棉花全部绝收了。

就在这样严酷的自然环境中,一五○团的职工们不停地播种、受灾、再播种,顽强地和自然灾害作斗争。

看着农作物一年又一年地遭受风沙灾害,马宗辉坐不住了,开始思考怎样才能保护农作物。当他看到沙漠里的野生梭梭和红柳可以顽强地生存,同时可以防风固沙,便大胆尝试着人工繁育树种。

马宗辉每天都会在沙漠边缘研究野生沙漠植物的生长情况。他把野生胡杨树种采集回来,仔细研究树种适合的自然生长环境,再经过反复种植试验,胡杨种子终于发芽了。经过将近年的努力,1992年,野生胡杨通过人工繁育成功,马宗辉成了家喻户晓的功臣。

1995年,马宗辉的儿子马晓华从武警部队复原回到家乡,被分配到当时效益最好的棉花加工厂工作,马宗辉却执意要他来林业站工作。马晓华虽然有些想不通,但还是听了父亲的话,到林业站和父亲一起建林、护林、守林。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马宗辉带着马晓华和全团职工一起,大面积植树造林,将人工培育的梭梭、红柳苗栽种在沙丘上。就这样树苗越种越多,一公里、两公里,五公里……慢慢地往沙漠延伸、挺进。

有了树,浇水却成了难题。当时没有大型机械设备挖渠,只能靠人工挖渠。大家本着宁可旱死十亩田、不能旱死一棵树的想法,开始人工挖水渠。铲土、抬土、挑土、运土,土被一点点挖走,渠道终于修成,给树浇水的问题解决了。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一五○团的荒漠防风固沙林终于初见规模。

2003年,忙于工作的马晓华到了适婚年龄,马宗辉便托人在甘肃老家给儿子相了几回亲,姑娘们都因为马晓华家境贫寒又身在边疆,婉拒了。

善良的甘肃姑娘常俊梅见马晓华为人老实憨厚,便答应和马晓华一起来新疆结婚。谁知,当常俊梅到了连队,下了车看到眼前的黄沙时,一下子哭了起来。马晓华安慰她说:“你别看现在这里的环境不好,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05年年底,马宗辉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但为了工作,他坚持不去医院。看着天天在林带里忙活的马宗辉,杨玉德说:“天天呆在沙丘上研究树种,培育树苗,身体哪受得住啊。”

2006年4月,马宗辉病倒了。为了不耽误马晓华工作,马宗辉让女儿把重庆的工作辞了,回来照顾自己。这年6月,马宗辉25年的护林生涯画上了句号,年仅56岁。他的遗愿是将自己埋在所看护的林带中,让他一直守护着这片绿色。

带着家人护林

在给树浇水的时候,马晓华总是回想起和父亲在一起工作的场景。但他也明白,接过父亲的接力棒,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使命,将护林工作继续做下去,把父亲的精神传递下去,才是对父亲最好的安慰。

为了方便林木的管护工作,马晓华带着常俊梅住在距离团部最远的二十五连的丰收林里,一个用树枝和野草搭成的简易小草棚就是他们的家。

2004年,儿子马嘉琦出生了,他和父母一起住在丰收林中。

春秋两季忙植树、夏季忙浇水、冬季忙管护,马晓华和妻子一年四季都在他管护的400多亩防风基干林和一万多亩的公益林里忙活着。他们饿了就啃一口自带的凉馒头,渴了就喝沟渠里的水。晚上,他们枕着沙包入睡,半夜里常常被呼啸的风惊醒。

马晓华时常给妻子讲父辈们坚守风沙前沿育林、管护荒漠植被的故事,让她明白护林人为全团农业生产、居住环境、抵御风沙侵害所付出的辛勤劳动。慢慢地,妻子理解了他的工作,他们一家三口在这里扎下了根。

2005年冬季的一天,马嘉琦突然发高烧,体温上升到39摄氏度。门外下着鹅毛大雪,积雪已经没过了膝盖,马晓华家没有交通工具,从家到连队有5公里的路程,只能步行走到连队坐车,而且去团部的车一天就一趟,去晚了就有可能坐不上车。

眼看着儿子高烧越来越严重,常俊梅急得哭了起来。

“儿子这样烧下去会烧坏的,我们必须把他送到医院去。”马晓华一边说着一边用棉被把儿子包好,抱起儿子和常俊梅迎着风雪出了门。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路都看不清,马晓华凭借着平日里的印象,和常俊梅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大雪中艰难地走着,抱累了就换把手,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将儿子送到了团部医院。医生说,孩子得了肺炎,必须住院治疗。看着才一岁半的儿子躺在病床上输液,妻子累得在病床边趴着睡着了,马晓华含着泪默默地给儿子和妻子掖了掖被角。

日子一天天向前走着,由于长期生活在沙漠边缘,除了和爸爸妈妈说话以外,马嘉琦几乎没见过陌生人。每次一看见有人来,他都会下意识地往马晓华和常俊梅身后躲。

“爸爸,这些小树怎么长得比我还高啊,它们比我长得快,我也会浇水了。”马嘉琦每天都和马晓华一起护林。在家人的陪伴下,日子总是过得快一些。

2010年,马嘉琦到了该上学的年龄,连队里没有学校,常俊梅只好带着他回到团部的家中居住,只留下马晓华一个人继续守在丰收林中。常俊梅每天除了要收拾家务、照顾孩子外,还要打些零工,不然,光靠马晓华的工资,难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独自一人守林

送走了妻子和儿子,马晓华开始一个人守林。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骑上摩托车出门,打开机井的闸门,接着再去下一个机井……护林工作看似简单,干起来却非常枯燥、辛苦。

在沙漠里给树浇水很困难,过去是引渠道的水,现在是用机井的水,都离不开人工操作。钳子、胶筒、剪刀,这些都是马晓华必备的工具。定期浇水、锄草、修枝、打药、补苗、收集种子、育苗,这些都是马晓华的工作。

为了使林区的植被不被羊群啃食和树木不被人砍伐,马晓华每天要巡视二三十公里路,耐心地给牧民做工作,还要打着手电进行夜间巡逻。马晓华说,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父亲那辈人都是靠步行,之后有了自行车,再后来,就有摩托车骑了。

为了省钱,马晓华花了几百元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来护林巡逻。在2006年的一次巡查中,为了追截偷伐树木的人,马晓华的摩托车被拖拉机轧坏了。现在骑的这辆摩托车,已经是他买的第四辆二手摩托车了。

马晓华管护的林地,地形复杂,有些林床被风沙淹没,要及时清理后才能浇水,因此每浇一次水得花20天的时间,有时候一个月都不能回家。为了解决给养问题,每次回团部的家中时,常俊梅都会给马晓华准备好半个月的食物,拿些土豆、萝卜、白菜等耐储存的蔬菜。

长期在树林中穿梭,被树枝划伤在所难免,马晓华总是笑着说,这是林木用自己的方式在和他亲昵。

2013年7月的一天,马晓华被树林中的苇子划伤了眼睛,他并没在意,可过了几天,眼睛看不清东西了。在妻子的再三劝说下,他才去医院就诊。医生说他可能被树叶上的真菌感染了,得了真菌性角膜炎,建议他住院。一听要住院,他拉着妻子就往回走:“我可不能住院,眼下正是浇水最忙的季节,我要是住院了,我的树可怎么办?回家休息休息没准就没事了。”

几天后,马晓华的眼睛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肿得更严重了,只得又到医院就诊。这一次,他给医生说,就开些眼药水滴一滴,坚决不住院。

护林,苦点累点倒不怕,最怕的是寂寞,没人说话。马晓华家门前有棵胡杨树,它可是马晓华的老朋友了。树长得很高很粗,是他和父亲一起栽种的,想父亲的时候,他总是摸摸树,和它说说心里话。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像是和他对话,但更多的时候,树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马晓华在自言自语。

就算再用心,树还是有得病的时候。马晓华说,每年都会死三四棵树,有的树虽然死了,但过几年后,树根又会重新抽出嫩芽。所以,每一棵死了的树,他都舍不得伐掉,而是悉心照顾,就盼着它发出新芽。

马晓华的辛苦,团领导都看在眼里。2013年,团场提出让他到林业站开大马力机车,工作环境和工资待遇都相对好一些,但是被马晓华拒绝了。

“看着团场的生态环境日趋改善,棉花产量一年比一年高了,我的心里很高兴,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父亲一直都是我的榜样,我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因为我要让每棵树都好好地活着,这是父亲交给我的任务。”马晓华说。

辛勤的耕耘换来了丰硕的成果,马晓华管护的一万多亩公益林完好无损,400多亩防沙基干林苗木成活率达到了85%以上。

2008年至2014年,他先后获得兵团防沙治沙先进个人、自治区绿化奖章、兵团劳动模范、自治区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大漠蕴驼铃,梦归戍边人;远眺风沙尽,近闻红柳香。父辈栽树,子孙守护。如今,几代军垦人已在沙漠腹地中构筑起了以乔木为主、乔木灌木结合的四级生态防护绿色屏障,保护了35万亩的绿洲,上演了人进沙退的人间奇迹。

今年6月16日,是马嘉琦的生日,马晓华难得和家人一起陪儿子过生日。吹蜡烛时,马晓华问儿子许了什么愿望,儿子认真地说:“我希望咱们团的树都能够像我一样茁壮成长。这样,爸爸就可以多点时间陪我和妈妈了。我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像爸爸一样,守护好咱团的树,让树不生病不缺水。”马晓华笑着对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窗外,风依旧在吹,不时还能听见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放眼望去,每棵树都在固有的位置上笔直地站着,就像一个个戍边卫士,守护着沙漠边缘的农作物,也同样守护着这里勤劳的人们。


一键分享:
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