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香姑

作者: 张艺馨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0-05

香姑是我姑。

第一次见香姑是1968年。记得那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们一大群孩子正在池塘冰面上溜冰,一个小孩跑来告诉我:“你们家来了一个大姐姐。”我说不是姐,是老家的姑姑来了,说完一溜烟地跑回去。一听是老家来的姑姑,其他孩子也跟着我去看热闹。那年月,牧场很闭塞,来辆汽车我们一帮孩子都要跑出老远去迎,何况是从老家来了亲戚。

第一眼看到姑姑就觉得她长得真好看,身材苗条,肤色白净,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胸前戴着一枚毛主席像章。那年姑姑18岁。姑姑看到我,笑盈盈地说:“是我侄子吧,长这么高了。”说着就过来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姑姑说话声音跟收音机里的播音员一样好听。

姑姑高中毕业后就在老家农村劳动,我爸是家里老大,给老家写信让我姑来牧场。那时牧场还没有高中毕业生,我爸想给我姑在牧场找份工作。姑姑不但长得漂亮,还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不像我们一张口就是一口河南腔。我和姑姑说话时,她常纠正我某个字发音不准。刚开始我还很好奇,颇感新鲜,跟着姑姑学习正确的发音,可时间一长就有点不耐烦了,觉得姑姑是在拿腔拿调。

姑姑比我大八岁,严格说来也还是一个大孩子。有一次,妈妈给我买了一件条绒背带裤,由于走路裤腿摩擦,条绒裤子发出一种“吱吱”的声响,我很是得意。姑姑就有些不高兴了,她私下对我爸爸说,我妈偏心眼儿,不给她买条绒裤。可能是爸爸对妈妈说了,我妈给我姑买了一件花衣裳,但我心里老有一种“自家的钱花在外人身上”的不悦。一旦有了这种情绪,我的言谈举止可能也有了变化,不再像刚来时对她那么亲切了。在家里,我常常找姑姑的茬,动不动就说这是我们家,让她走。有一次,姑姑被我气哭了,说我“骑在她脖子上拉屎拉尿”。我好生纳闷,我什么时候骑在她脖子上拉屎拉尿了?直到后来“文革”忆苦思甜,常说地主老财骑在穷人脖子上拉屎拉尿,我才知道此话是个比喻。

不久,姑姑就到牧场小学当了老师。那时的小学老师教汉字还行,但都教不好拼音,特别是发音不准确,分不出前鼻音、后鼻音。姑姑普通话说得那么标准,与拼音发音准确有着直接关系。她还有一绝活——用拼音写文章,比一些老师用汉字书写都流畅。她常常在班里念《中国少年报》上的拼音文章,看到拼音字母就如看到汉字一般一目了然,朗读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姑姑的这一绝技很快被场部小学领导知道了,一纸调令,姑姑到了场部小学当老师。姑姑在牧场当了37年小学老师,可以说她是学生如何说好普通话的启蒙老师。她教出的学生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后来,有一个学生还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做了专职播音员。逢年过节,姑姑都能收到大量的贺年卡,她的学生常常说的一句话是“张老师教会了我们如何把话说好”。

前不久,已经退休回老家多年的姑姑去世了,听到噩耗的那个晚上,我失眠了。

姑姑叫张书香。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