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过节

作者: 朱月华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7-10-11

今年,男人和女人舒舒服服地过了个国庆节。

在团场种棉花的人都知道,每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是棉花大量吐絮的时期,也是团场职工最忙最累的时候。

前些年,拾花都是靠人工。早晨四五点钟,男人发动车子,去劳务市场接拾花工,女人一边忙着把装棉花的袋子准备好,一边烧着开水,发好中午蒸馒头的面,还抽空把鸡食剁好。

由于这些天棉花开得多,拾花劳力明显紧张,拾花价格一天天上涨,前天两元每公斤,今天不知涨了多少。不管涨多少,人得接回来,棉花要拾回来。算着时间差不多,女人扛着袋子来到地里,天昏沉沉的,看不见人,只听见人说话的声音。嘿,人不少,女人心里一乐,加快脚步。等到分好地方,发好袋子,女人又匆匆赶回家,叫醒要上学的儿子。来不及做早饭,给儿子5元钱,儿子一边走,一边嘟囔:又去外边小吃店,咱家棉花啥时候能拾完啊?女人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眼角有些湿润。一群鸡咕咕叫着朝女人跑来,女人赶紧把鸡食倒进鸡食槽,拿上篮子去菜地摘菜。摘好菜,洗好,切好,面也发了。把面揉成馒头,醒上半个小时,蒸出的馒头又松又软,特好吃。女人又抽空去市场买了两公斤肉,让拾花工吃好点,争取把这一遍棉花拾完再走。

中午,女人和男人把饭送到地里,看着拾花工把饭吃得干干净净,听着拾花工说,还没吃过这么香的饭、明天还来时,女人笑了,从兜里拿出个卤鸡腿,悄悄塞给男人。

傍晚,过秤的时候像打仗。拾过棉花的人都有体会,越是要过秤了,拾花工担心比别人拾的数量少,总想多拾点,怎么喊也不出地。太阳一落山,人全跑出地,急着过秤、结账、回家。地边是装得满满的棉花袋子,四处是喊声:老板,快,过秤。男人头戴着矿灯,女人手打着电筒,一直忙到满天星星。

在一天的劳动中,最累的是倒棉花袋子。

当送走拾花工后,男人和女人把袋子装上四轮平板车,拉到连队场院,一袋一袋卸下车,再一袋一袋滚到垛子上。然后,解开袋子,往外掏棉花。拾花工袋子里的棉花装得太结实,掏得女人指甲疼,掏到最后胳膊都酸得抬不起来,咬着牙,继续干,明天还要用袋子。女人掏袋口的棉花,男人再将剩余的半袋棉花倒掉。渐渐地,女人掏不动了,男人慢慢掏慢慢倒,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就这样,忙忙碌碌近两个月。

回家了。路上风一吹,身上的衣服冰冰凉,女人不禁往男人身上靠了靠,抬头看见天上的月亮,才想起要过中秋节了。

而现在,棉花不用人工拾了,要机采了。

还是这块棉田,前些日子打了脱叶剂。等待机采的日子,男人和女人闲得发慌。

国庆节头一天,采棉机开始机采棉花。男人和女人不说话,坐在地头,看着采棉机采棉花,过磅,结算,都干完了天还亮着。

男人说好像在做梦。女人轻轻对男人说,不是在做梦,棉花拾完了。

中秋节时,男人带着女人、孩子回了父母家。老人高兴地说,好多年没吃中秋节团圆饭了。男人说,现在棉花机采了,不忙了,以后,我们每年都回家过中秋节。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