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深深一躬

作者: 王东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0-13

琼是来山村支教的。

1进山的路是用碎石铺成的,从山脚蜿蜒至山顶。站远了看,宛如一条褐色巨蟒钻入深山。

琼来自草长莺飞的江南水乡,师大毕业后就在所在的城市教书。她是从媒体上知道这个小山村的。本来丈夫是要和她一起来的,只是他在教毕业班,学校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顶替。琼只有等到他送走这个班再相会了。

这时,琼已经身怀有孕。

琼来的时候,村里已好久没有老师了。这所学校走马灯似的来过好多老师,都因条件太差离开了。最长的半年,最短的只一个星期。

琼刚到的时候,乡亲们见她长得细皮嫩肉,白净得像刚洗过的水萝卜,私下议论她挺不过一个月,新鲜劲儿一过,就会和其他老师一样,脚底抹油——开溜了。

琼的一个班才十几个学生,却分三个年级。她先给高年级学生上完课,布置他们做作业,再给中年级学生上课,最后给低年级学生上课。琼不但教他们课本知识,还教他们唱歌、绘画,把山外的奇闻趣事讲给他们听,开阔学生的眼界。孩子们身未出大山,心早已飞向山外精彩的世界。

春来夏往,秋去冬至,琼已经来了半年多了。爱情的红果业已成熟——她的身子越发笨重了。

今年雪来得早来得凶,刚踩上立冬的门槛,一夜西风裹挟着鹅毛大雪席卷了整个河谷地区。山川隐形,道路遁迹。雪成了世界的主宰。

琼这几天经常觉得腹内阵痛。她一算预产期还有十几天,就没当回事。

这天上午,她正在给低年级学生上数学课,突然小腹刀绞般疼痛并伴有下坠感,额头的汗像断线的珠子般大颗大颗地落下来。“不好!小家伙耐不住寂寞,要提前出生了。”

孩子们叫来了村长和众乡亲。村长急得一脸愁容。

村里只有一位老“赤脚”医生,医术和医疗条件都不尽如人意,头疼脑热打几瓶点滴还凑合。接生,那可是性命攸关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胜任的。

路,被雪封了。山里的车出不去,山外的车进不来。此情此景,像困在昭关的伍子胥。众人一时一筹莫展。

“就是抬也要把她抬下山去!”村长的话撞得屋顶嗡嗡响。

一块门板,两根榆木杠,一副简易担架捆扎完毕。琼身上盖着村里老寿星爷爷的传家宝——一件来自西伯利亚的熊皮大衣,还有一床村长准备陪嫁姑娘的新棉被。

没有人号召,没有人动员,村里能动的人几乎都来了,像解放战争时的“支前”。

十几公里的山路,没膝深的积雪。一场罕见的接力大营救,一曲人类战胜自然的慷慨悲歌。经过十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大家到了山下,人们惊呼山上来了一支抬担架的雪人队伍。

琼在医院顺利产下一男婴。

孩子满月那天,琼来到村长家,要求摆几桌简单的酒席酬谢众乡亲,被村长婉言谢绝了。“你一个城里丫头,不嫌弃咱山里条件差,真心实意教咱娃娃学知识,你这颗心比金子都珍贵呀!我们为你做这点事,比起你的付出,算得了什么呢。”

琼眼里噙满泪花,激动得无以言表。

琼包裹好孩子,爬上屋后的小山包。这里,全村的屋顶一览无余。她抱着孩子,向着白雪覆盖的小山村,深深鞠了一躬。

寒冷包裹下的小山村,跳动着一颗颗火热的心。

琼已跟丈夫通过电话——她和丈夫、孩子将扎根小山村。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