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老师妈妈

作者: 谭现锁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0-18

周老师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感到一阵脱掉冬装般的轻松。听到后面好像有人在叫她。回过头,一个30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向她走来。男人的手紧紧抓住男孩的手,男孩手里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帆布钱包。周老师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莫名的痛从心底穿过。

人群立刻围上来,用锥子一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男人威严地把帆布钱包交到周老师手里:“您看这是您的钱包吗?”

男孩眼光怯怯地看着周老师。这种眼神周老师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妈妈……”男孩小心的声音像怕打破一个精致的瓷碗。

周老师心里一颤,不由一愣。泪水喷涌而出。她把手举得老高,但最终还是没有落在男孩脸上。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啊。我什么时候少过你钱,你却要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你要买什么明说嘛。”周老师的声音发颤,显得有些哽咽。

男人的神情有些尴尬:“原来是您的孩子啊,误会,误会。我把孩子交给您了,希望以后不要在公共场合开这种玩笑。”

周老师挂着泪水的脸露出一丝惊喜:“谢谢您啊,警察同志。这孩子从小淘惯了,十八九岁了还是长不大……给您添麻烦了。”

周老师拉着男孩走出人群。走出人们的视线,男孩挣脱周老师的手,深深地给周老师鞠了一躬:“阿姨,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说完,就一阵风似的跑了。

“常青!”周老师脱口而出,声音大得把自己都吓一跳。

男孩像一块落地的石头一样停下来,神情迷惑地看着周老师。

一个外号叫“愣头青”的孩子像过电影一样从周老师的头脑里闪过。十年前的记忆一下子鲜活起来。

“常青,我是周老师啊。你不认识我了?”

“周老师?”男孩看着眼前这个花白头发的女人,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忽然男孩飞奔回来,紧紧地抱着她:“周老师,老师妈妈……”男孩的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

周老师也是热泪盈眶:“常青,真的是你啊,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常青是周老师二年级教的学生。他爸爸妈妈离婚后,他由爸爸抚养,爸爸工作忙没时间管他,就把他放到爷爷奶奶那里,整天脏兮兮的,没少让周老师逮着到办公室洗手洗脸。办公室的老师开玩笑说,干脆叫周老师妈妈算了。以后小常青见到周老师就叫“老师妈妈”。几乎每天就会听到小常青的大嗓门:“老师妈妈,洗手洗脸。”周老师就试一下水温,把常青的小手按到水里搓洗。次数多了,大家就给常青起了个外号“愣头青”。但仅仅一个学期,常青就不在周老师班里上学,听说被他妈妈带到外地了。

周老师摆了一桌菜招待常青。常青眼睛红红地讲述了他跟妈妈上学的经历:他的后爸待他不好,常常对脏兮兮的常青拳脚相加。小学没毕业,常青就逃出了那个家,跟社会上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学会了抽烟喝酒上网吧,为了生活,他还学会了偷……“老师妈妈,我对不起你……”常青站起来给周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以后,常青如同换了一个人,因为,他的老师妈妈重又回到了他的生活中。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