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黑皮肤

作者: 秦安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0-23

在团场几乎见不到皮肤稍白些的人,从团领导到普通职工,一个赛一个黑。开始我有些想不通,机关科室干部不常下地,脸应该白些吧,错!脸黑。学校老师、医院护士整天在房子里,不应该黑吧,错!也黑。我刚去团里那天,机关开会,当团长政委把我介绍给大伙,我站起来欠身以示礼貌时,听到身后有人小声说,别看他现在白白净净,一个星期后保准和我们一样黑。

我没去过非洲,但见过黑人,那才叫真正的黑呀,黑得发亮,黑得渗油。那是黑种人。我们中国人是黄种人,黄种人我理解就是比白种人黑些,比黑种人白些,就是不白不黑的人。我常年居住在城里,其实城里人在我看来大都很白。而真正的白种人,那些欧洲人,你仔细看,并不十分白,那白里有些红,红上还有些微黄的细毛,几种颜色掺杂在一起,看上去叫人说不出是什么肤色,并不耐看。

南疆的4月,正是庄稼苗露头时节,那些天我跟着团长政委经常下地,一走就半天,球鞋里灌满了土,脸上身上全是土,浑身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回来往床上一躺,洗脸吃饭都动不了身。我在心里暗暗佩服上级党委,机关里的白面书生们,不在地里滚爬几年,就别想有什么作为。这才几天你就受不了,那些职工长年累月都这样,人家还活不活了!

好在很快我就适应了。一天一位连长见到我,说我的脸吹得跟他们一样黑了。他说吹,不说晒,风把脸吹黑,不是太阳把脸晒黑。我回到屋里用镜子一照,果然黑得可以,以前并不白的牙齿在黑皮肤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白。而且凑近看去,黑肤色上还有一层细碎的干皮。这下我走在团场,露着一张黑脸,算是一个真正的团场人了吧。有一次我回城探亲,走在街上妻子离我远远的,不肯靠近,她是嫌我黑、土,不像个城里人。还有一次,上级组织部门来人检查我的工作,一见面,说你怎么黑得像个刚果人。我心里喜滋滋的,他们这是在表扬我呢,我就是要拿一张黑脸给他们看,看谁还敢说我是一个白面书生。

人间的事物充满辩证法,黑看久了,才真正看出了美。黑里有很多的健康、美丽,黑厚实、牢靠、有分量,跟肤色黑的人打交道有安全感。后来我对肤色黑的人,怎么看怎么顺眼,你说怪不怪?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