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头条新闻

体现特色靓报 彰显“兵”的魅力 我们这样做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1-14

体现特色靓报 彰显“兵”的魅力 我们这样做


兵团日报牢记党的新闻舆论工作职责使命,积极宣传党的主张,深入反映群众呼声,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通过开设一批体现兵团特色的专版专栏如“南疆师团”“咱兵团人”“兵团符号”“思路·新语”“兵团论坛学术版”“画说兵团”“兵点快评”“兵团故事汇”“胡杨”等,一大批反映兵团精神兵团发展的策划报道如“兵仲文”“字说兵团”“五彩兵团”“兵团骄傲”等,浓墨重彩、精彩纷呈,为兵团党委团结带领干部职工群众,深入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疆方略和对兵团的定位要求,弘扬兵团精神、老兵精神,忠实履行好兵团职责使命,切实发挥好兵团特殊作用,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凝聚了强大舆论力量、营造了良好舆论氛围。

为了进一步推动和加强新闻业务学习,本报特推出一批编采人员撰写的版面策划、新闻写作体会文章,供读者朋友阅读。


怎样让评论中的“大飞机”飞起来

●李岳伍

人民日报有个“任仲平”,文章写得超好,不只业界内大名鼎鼎,就是社会上也是名头响亮,影响广泛。我们兵团日报的“兵仲文”作为报社的长篇评论,就曾受到过它的影响,成为近年新崛起的一个品牌。

2014年4月29日,《高举兵团精神的伟大旗帜》见报。它虽署名“鲍平”,但与以往鲍平文章不同,它的篇幅超长,有6000多字,所以它事实上是《兵团日报》的第一篇长篇重要评论“兵仲文”。之后几年,我们又陆陆续续写过多篇“兵仲文”,一直反响很好,有的获评兵团新闻奖特别奖,有的获评全国省区市党报好新闻一等奖。长篇重要评论这种评论中的“大飞机”,曾经的仰之弥高、遥不可及,现在变成了只要我们努力蹦一蹦、跳一跳,就能够到,就能“制造”,这里面有哪些成功经验,这里简要阐述如下:

领导重视。领导重视是干事创业的重要前提,也是写好“兵仲文”的重要前提。《兵团日报》历来比较重视理论评论工作,“鲍平”历来很受读者欢迎,一些言论栏目如“群言堂”“绿洲新语”“世相杂谈”也很有影响,“世相杂谈”还荣获首届中国新闻名专栏奖。尤其最近几年,报社领导空前重视理论评论工作,配强理论评论部人员,增加理论言论版面,各版增设评论栏目,使包括评论员文章在内的各种理论、评论文章数量大增,质量提升,一个全方位、立体化的理论评论格局业已形成。在这种态势下,更强势推出“兵仲文”系列长篇评论。“兵仲文”的出现,是社领导重视理论评论的必然结果,是《兵团日报》理论评论的创新成果,标示出我们理论评论所能达到的新高度。如《辉煌历史映照美好未来》,发表于2015年9月26日,是为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撰写的。当时,从选题的策划,到内容的布局,从观点的提炼,到思想的升华,兵团日报党委书记、总编辑王瀚林同志都作出明确指示。初稿出来之后,他逐节点评,当场敲定每一节还要补充哪些内容,调整哪些段落。后来的“兵仲文”也是一样,都是总编辑敲定策划方案,全程督导,指导实施,其他领导鼎力支持。

选题恰切。撰写一篇“兵仲文”,选题一定要恰当贴切,要充分论证,既要写重中之重,又要考虑方方面面因素。2017年4月29日,适逢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兵团、发表重要讲话三周年。在这样重要的时间节点,如果推出一篇“兵仲文”,写写三年来兵团人是怎样以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为遵循,努力拼搏、无私奉献,兵团是怎样发挥稳定器大熔炉示范区作用的,无疑是十分必要的。因此,我们适时撰写了《向更为广阔的天地铿锵迈步--写在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新疆兵团三周年之际》。2015年,中央对学习宣传尤良英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批示,兵团党委、兵团授予尤良英“民族团结进步模范”荣誉称号,向尤良英学习成为兵团人新的自觉,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在2015年10月19日推出了《执手同心浇灌民族团结花》。在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也都适时隆重推出“兵仲文”,取得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

分工明确。“兵仲文”体量大,牵涉面广,写前需要搜集海量素材,写时不仅需要很强的文字驾驭能力,还需要很强的内容整合能力,撰写任务相当艰巨,通常非一人两人所能担当。通过探索,我们认为采取“分解全篇、各自承包、统稿合成”的撰写方式简单易行,效率高,效果好。如此“大事化小”,再“小事化了”,原来看起来十分艰巨的任务,就变得不那么艰巨了。

配合得当。合作撰写,把大任务分解为小任务,会减轻撰写难度,极大提高撰写效率,不过它还需要一个重要前提,队员之间相互配合。好比球队比赛,队员不只要踢好自己的球,还要有大局意识,相互之间作好配合。“兵仲文”是一个整体,它的部分与部分之间,既有比较明显的内容区别,又有思想逻辑的紧密联系,这就要求每名参战队员既要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又要胸怀全局。各自的初稿出来后,要相互看稿,提出修改意见。配合当然不限于队员之间,一篇好的“兵仲文”问世,往往是和其他部门密切配合的结果。如《高举兵团精神的伟大旗帜》一文,初稿出来后,报社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新闻部、记者部很多同事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

打磨精细。就系统性、说理性、启示性而言,“兵仲文”是理论文章;就新闻性、宣传性、评议性来说,“兵仲文”属于新闻评论。它既具有一般理论文章、新闻评论的属性,又具有自己的特质,那就是它的某种程度的散文化、艺术性,所以它比一般理论文章、新闻评论更具冲击力、感染力。对“兵仲文”撰写艺术方面的要求,是一开始在“承包到人”时就要提出的,通常,队员可在自己所写的部分开头位置,给出一个场景式的或者名言警句式的开场白,引出正文。当然,对文章艺术性的要求,最主要是在初稿出来之后,那时文章的各个部分已经被组装到一起,成为一篇文章。亟须进行的工作是,统稿人要根据眼前的初稿和自己对整篇文章预期的领悟“运气”,要把各个部分用一气呵成的“气”贯通,就像吹一个连体气球,该鼓吹起来的每一个地方都要鼓吹起来。这时,统稿人要坚决做到“一视同仁”和“适者生存”,即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个部分,让符合贯通之“气”存活下来,不符合的就果断删除。这样,在大的方面看,文章才会浑然一体。之后,在每个枝节细细打磨,甚至每个重要句子、词语,都要仔细斟酌,反复推敲。例如,《高举兵团精神的伟大旗帜》一文,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几稿,它才成为后来见报的那个样子。



在“”中感悟兵团——“字说兵团”栏目稿件撰写体会

●李红

2016年3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拿起刚刚送达的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兵团日报》,阅读起来。

“你的名字叫”魂“,兵团人深情地把你称做‘兵团魂你源起井冈山,赋予了兵团事业红色的基因;你来自南泥湾,留下难以忘却的红色记忆;如今你扎根天山下,谱写着屯垦戍边崭新的篇章……”

这篇发在“字说兵团”栏目上的名为《魂》的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虽然一直都在关注着《兵团日报》,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新开设的栏目。以一个汉字为切入点,写、说、解读兵团,这大概在兵团历史上是第一次,让我感到耳目一新。

汉字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文字,多达近10万个汉字,每个汉字中都包含着丰富的内容。把“字说兵团”作为党报的一个栏目,以“字”解说兵团,这是多么浩大的工程啊。

从“严”“屯”“笑”“甜”“碱”“勤”等一个个汉字为主题的文章中,我看到兵团的昨天活了起来,神采奕奕地向我们走来;我读出了兵团的今天以怎样的姿态,在履行着神圣使命;我感到了一个又一个兵团人以独有的精神气概,义无反顾地坚守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的情感、眼泪、笑靥,活灵活现,不停地拨动着我的心弦。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沉醉其中,时不时地有种提笔写些什么的欲望、激情。我从这个栏目的读者变成了写作者,并调动人生积累,陆续写下了“花”“转”“亲”“一”“地”等十几个字,把我所理解、认识、看到、听到的兵团及对兵团的感情,一一融进了这些文字中。

然而,随着写作的深入,当初的激情逐渐开始消泯,难免开始重复自己。如果不能让每个汉字都成为进入兵团的一个窗口,让每个读者都能从中触摸到活生生的兵团,对这一栏目来说,肯定是一种损伤。如何寻找到新的突破口?我在苦苦地思索着、探寻着。

一天,与几位兵团日报社的朋友闲聊时,一位朋友感慨地说,自己的父亲来自湖北,母亲来自江苏,而他却生在兵团、长在兵团,每次填写履历表的“籍贯”那一栏时,他都不知道该填湖北还是江苏,抑或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同样让这位朋友感到困惑的是,在兵团出生、在兵团成长,现在却远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在填写履历表的时候,又该如何去填写自己的籍贯?

说这话时,浓浓的乡愁写在他的脸上,沉在了他的明眸中。是无处可栖的惶恐,还是对兵团的依恋,让他们已然回不到父母出生、生活过的老家?

朋友凝重的表情,让我蓦然想起了余光中的那首诗《乡愁》。凭着对兵团、对兵团人的了解、认识,我知道这种乡愁虽然还没有成为流传千古的诗,但却是每位兵团人的困惑。因为,第一代军垦战士几乎全部来自于河南、山东、江苏等不同省份。然而,传统意义上的、祖辈们的家,他们已无法回去,因此,有些人把兵团人称作无根的一代人。

另外一位朋友告诉我,其实不必纠结,长年生活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这位朋友还说,他在填写履历表的时候,已经习惯于填写上“新疆兵团”。如果还能填写得再细一些,他会写上自己属于第几师或哪个市、哪个团,相当于内地的某个县、某个村。

这位朋友,是千千万万兵团人的代表,他的心路历程,也是每位兵团人必然会走过的心路历程。

与朋友告别,独自回到家中,朋友的一番话盘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想想自己的父母也都来自内地,并把兵团当作了自己无法割舍的第二故乡。传承父辈们的这种情感归属,自己早以兵团人自居,但凡填写“籍贯”一栏,写的必然是新疆兵团时,“乡”字忽地跳将出来。一种情思不停地游走心间,强烈的写作欲望让我匆匆提笔,将久居心中的情感尽情挥洒。

“乡”字文章一气呵成。搁下笔时,方觉这种淋漓尽致的书写,竟是对积压在心中的情感的一种宣泄。一片释然。

再以“字”说兵团时,我会选择那些兵团人共同的情感体验或感受,以看似寻常的共同记忆,展示兵团的不同寻常,并相继写出了“婚”“憩”等字。有时,我会从兵团历史深处打捞一段故事,浓缩在一个“字”中;有时,我会把笔引向正在经历的现实、当下,让“字”中的兵团有了更多时代气息。

为了让栏目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兵团日报社理论评论部的编辑时常会把这一栏目新近刊发的“字”汇集起来,转发到我们这些作者手里。我想,他们的潜在意图也许是想以这种方式激发我们的创作灵感吧。

在编辑的推动下,我的写作思路不断转变,小题材大主题、小人物大历史,贯穿在一个个的“字”中。我把兵团由组建到解散到恢复等宏大壮阔的历史,以“转”等字巧妙地表达出来。在写的过程中,我对兵团的认识也有了质的飞跃,并上升到政治、历史、哲学、文化等高度。现在回忆起这一切,意识到此次写作对于我和更多的业余作者来说,都是一次身心的锤炼,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对自身的一次挑战。这是人生中极为宝贵的一笔财富。

现在“字说兵团”已经刊登了200多期,把这些字全部串联起来,把这些文章联结成一个整体,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情有义的兵团,生动、立体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相信每位有幸读到“字说兵团”栏目文章的读者,都会对兵团产生浓浓的情感。

相信每位有幸参与到“字说兵团”栏目稿件写作中的作者,心灵都会得到升华。

相信“字说兵团”栏目将在兵团的新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收获,永远在翻山越岭之时——“字说兵团”栏目稿件撰写体会

●兰玲玲

写“字说兵团”、看“字说兵团”、思“字说兵团”,是件既有趣、又有深意的事。

如同爬山,常常是这样:攀过一座峰,越过一道岭,眼前美景扑面而来。再抬眼望,前面依然是峰峰岭岭,再攀越,又是豁然开朗的新景。攀与越间,风光尽收眼底,积淀出深厚况味。

记得最初,撰写“字说兵团”稿件的任务下来之后,大家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栏目,这样的文章,历史不见,中外没有,怎么写?写什么?在给出的几十个“字”里,有的人挑选思量了许久。

为精心推出的“字说兵团”栏目写好稿,便是要攀越的第一道峰。

切磋、请教、琢磨、尝试,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接连出稿,以“字”寓境,以“兵”立意,以“事”抒怀,兵团、兵团人的丰功伟绩有了另一种诠释,品读之下,颇有意境。

一个好栏目,似枣花散发幽香,引众人聚之爱之赏之。这个时候,一些“大家”的文章亦纷纷刊出,“魂”“屯”“城”“国”等文章精彩耐读,意境深厚。

“特色”,是一种闪光的属性。将“特色靓报”列入“24 字办报方针”,兵团日报的磁场更为强大。“字说兵团”栏目,“特”得透彻,“特”得响当当,一开头就吸引了无数目光。

写“魂”,是这样写的:“你的名字叫‘魂',兵团人深情地把你称作‘兵团魂’。你源起井冈山,赋予了兵团事业红色的基因。”

讲“土”,是这样讲的:“兵团的历史是从土里长出的光荣历史。”

这样的文章,可悦读,可赏析,可遐思,可慨忆,新闻的文学性和文学的新闻性相得益彰,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兼而有之,可谓开篇见精彩。

虽然美景在目,还要继续赶路。向前,总有峰岭在卧“.字说兵团”运行了一段时间,是否陷入了固有模式,还能否创出新意?

题材上,范围由常见字拓展到所有字。以往,有人总认为写着写着就无字可写了,栏目办到什么时候可能就停了。“字海浩瀚,没有什么不能写,写了还可重复写”,很快,“字”里一片新天地,“诗”“梦”“榴”“婚”等“字说兵团”文章扑面而来。新“字”、新画面、新故事、新内涵,赋予了栏目更多新意和活力。

写法上,除第三人称叙事起笔外,还有了第二人称、第一人称:“我的名字叫‘’。追云逐电、风驰电掣、电光火石,看,有我地方,就有光明、有速度、有激情、有幸福”,更灵活、更接地气。“字义上,背景更宽广,立意更高远,文字更深情。随着栏目越办越精彩,关注的人越来越多,写者亦越写越自信,涌现出许多内涵深厚的佳作。

比如,说“:“一,在大多数人眼中,是开始,是起点,但对第一代军垦战士来说,它也是终点,是人生最后的归宿;一,是第一代军垦战士扎根兵团、成为一种精神的高度。”

文无定法,能引人去读、深入内心的,就是好文章。报纸要提升舆论传播力、竞争力,就需要这样不羁框架的好文章。而“字说兵团栏目,便搭起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只有不断前进的人,才能遇见不同的美景。

峰回路转中,一座座山峰被攀越,“字说兵团栏目到了一个新境界,成为兵团日报拿得出、叫得响、扬名遐迩的金牌栏目,在中国省级党报好新闻、自治区新闻奖新闻栏目评选中获得奖项。

新的报纸永远在第二天到来,怎样让只有小时的报纸生命永存?如何让兵团魅力、使命在心中永久激荡?被读者深深喜爱的“字说兵团告诉我们:一个栏目、一篇文章或许就能做到。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也是一份报纸出彩的筋骨。“字说兵团栏目的成长与成功,见证了兵团日报“24字办报方针的精准定位与强大作用,见证了破除思想拘囿、创新成就发展的蓬勃生命力。

收获,永远在翻山越岭之时。与“字说兵团栏目一样,如今,一大批“字号栏目在《兵团日报》这片热土上萌芽生长,形成惹眼的新绿。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前方的美景,依然在呼唤着我们继续攀越。


活字”印兵团--“字说兵团”栏目编辑感想

●李志军

在众多的文字中,汉字有其独特的魅力。

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通过一个个方块字得到定格;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通过一个个方块字得到传承、发展和彰显。这无穷无尽的文字魅力,是我们难以叙说彻底的。

能否也让文字与兵团来一次相遇,如果用文字来发掘屯垦戍边历史、展示现实生活、讴歌兵团人和兵团精神又会产生怎样的文学火花呢?由此,兵团日报特推出了《字说兵团》栏目,用这些与兵团紧密相关的文字来展开兵团发展的壮美篇章。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字说兵团”栏目已经和我们一起走过了两年的时光,我们接到了各地踊跃积极的投稿,迄今为止已刊发文章 200 余篇。栏目产生的效果令人满意,不仅主体主旨清晰正能量,文体文风也不拘一格、感人至深。可以说,“字说兵团”栏目中的每一个“字”都熔炼了一段历史、真实叙述了那段往事、记录了兵团发展的日新月异,就像是一本生动的“字典”一样,每个字都有属于兵团和兵团人的专属注解。所以,每期文章一经刊发,不仅纸媒读者喜欢看,还会有众多网站、微博、微信等媒介予以转发、评论,引发更大范围关注。该栏目现已成为《兵团日报》的品牌栏目,新疆媒体的强势栏目,就是放在全国媒体大群里看,也是非常有特点的一个好栏目。

“字说兵团”栏目以汉字做文章,视角集中且代入感强是该栏目的亮点。所以,我们尽量让每一篇文章都活用一个主题字或该字衍生出来的词加以叙述。比如《特》一文,我们在编辑过程中,就分别用兵团人的4个“特”,即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创业、特别能奉献作为4个分段,使得文章在结构上更加紧凑、主题上更加集中,同时,为了增强文章的可读性和代入感,我们又赋予4个“特”不同的小故事、小场景,让文章有血有肉,给读者以强烈的现场感。其实,职工群众真正关心的是与自己生活相关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选好角度,让作者讲好身边事,使文章有温度、接地气,这是基本功。比如在与作者约写《信》一文时,就希望作者能结合亲身经历,生动再现当时兵团人寄托在书信中的情感和期待。只有让文章内容与职工群众的生活有交集,才能产生情绪上的感染、心灵上的共鸣。

“字说兵团”栏目不拘文体,尽情舒展是一大特色。我们用心使文章的文风文体“活”起来,体裁形式不受新闻写作的束缚,不仅有消息类、通讯类、深度报道、评论类等新闻媒体形式,还大胆鼓励作者们发散思维,大胆尝试另类的写作手法。比如《电》一文,作者虽用“第一人称”展开叙述,但作者把“电”赋予了生命,用“电”的眼睛看兵团,着力刻画“电”的思想动态,反映出兵团因“电”生出的光和亮,看似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实则紧扣主旨、形散神聚。画一样的场景、诗一样的语言,行云流水般倾诸笔端,把党报文章常见的刻板、制式形象一扫而光。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如果题材拘泥俗套、语言干瘪乏味,翻来覆去就那么干巴巴几根筋,再好的内容也会被扼杀。作为编辑,我们还要进一步对语言文字进行提炼、加工,要加工成既能塑造鲜明的形象,又适合职工群众阅读习惯以及信息传播规律的美文。

“字说兵团”栏目主旨“正”,旗帜鲜明,激浊扬清是核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兵团是如何战胜荒漠戈壁的?曾经寸草不生的沙漠,又是如何实现华丽转身成为绿洲的,澎湃起“绿色的波浪”?让职工群众富足安康,几代兵团人又付出怎样的艰辛……无论是曾经的“激情岁月”,还是当前的“中流击水”,通过“字说兵团”栏目,都被生动地讲述、热情地歌颂。

当前,多元价值观激烈交锋,奉献是不是光荣?英雄该不该尊敬?高尚应不应褒扬?一串串的问号等着去拉直。所以,《字说兵团》每一篇文章都蕴含着满满的正能量。

一个“林”字,描述兵团的成立以来,为改善恶劣的自然环境,改善生产和驻地生活条件,兵团开始大规模植树造林活动,兴建大量农田防护林和防风固沙基干林。

一个“居”字,见证了兵团人从草棚子、地窝子、土坯房到红砖平房、楼房的居住条件变化的全过程。

一个“屯”字,让我们知道了有一种奉献叫做坚守,有一种奉献叫做“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有一种奉献叫做“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

“字说兵团”栏目集中展示兵团的点点滴滴,总结兵团发展的风风雨雨。“字说兵团”栏目的开办,就是要为建设美丽兵团进一步凝聚共识、汇聚力量,让“正能量”的种子根植每个人的内心,让人人都成为兵团未来的支持者、实践者、建设者,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贡献力量。

伟大的时代孕育动人的故事,精彩的篇章需要真情的讲述“.字说兵团”栏目中,每篇稿件都通过揭示一个“字”,以不同视角记录着兵团的发展变迁,讴歌兵团人和兵团精神,讲述精彩动人的兵团故事。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兵团是如何发挥特殊作用的,是如何一步一步崛起的。

“字说兵团”栏目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心灵感受时代脉搏,用好媒体平台发出兵团之声,奉献更精彩内容,为兵团的发展凝聚起磅礴力量。

一键分享:
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